在我跟阿姨還有在講話的那段時間, (現在己經很久沒說話了啦!)

我常常以匿名的方式幫人家解決所謂的冤親債主. 

(所謂的匿名,就是我阿姨會拿來當事人的名字和地址, 然後,我就會去幫他們看他們有沒有冤親債主,需要什麼, 阿姨得到答案後會再去請示菩薩看是不是,然後再去告訴當事人該怎麼做.這樣,從頭到尾就沒有人會知到有我這一號人物的存在...記得嗎?那個時候的我,不是挺喜歡自己的這種"特殊能力",所以,愈少人知道愈好.)

而這一做,還給他默默地做了好幾年. (當然,沒有我姊那麼可憐啦! 她做得比較久, 我可是打從心底地同情她.)

誰叫咱們兩個的阿姨有那麼熱善好施的熱血,

所以有一陣子, 我甚至要一天分早晚班,每天四個多小時的長途電話, 

就為了解決冤親債主這檔事. 

(而且, 還不是我家的喔!全都是我連聽都沒聽過的人名?!真不知道我阿姨那個時候是到那找來這麼多陌生人的名字?還有每天愈來愈多的傾向?怎麼會有那麼多人想要解決連看都看不到的冤親債主啊?)

不過, 說歸說, 做歸做, 可別忘了我是個百分之百的好奇寶寶. 

我的腦子裏, 很難被我阿姨的那套唯神論所說服-就是,有冤親債主就幫人家解決. 要不解決,他們永遠不會走人的啦!

永遠?

真是讓人刺耳的字.

難到,所謂的冤親債主就沒有別的事做嗎?

有些冤親債主, 一跟就跟個好幾百年. 有沒有搞錯啊?! 每個靈魂死後都會想要去檢視自己的功課, 然後再做下一份功課, 才有辦法讓自己靈魂的等級提昇. 怎麼, 當個冤親債主就不用做這碼子事嗎?

還有, 人一輩子難到就只會得罪一個人啊? 要不,死跟著這個債主又能讓他們得到什麼啊?

我還活不到三分之一的歲數, 再加上想什麼說什麼的個性, 就己經得罪了不下幾百個人了.

這些冤親債主一生才只有一個付債人?會不會太幸福了點啊?

而且, 一個人就只有一個冤親債主也就算, 有些時候, 有些人後面跟著的是一卡車的冤親債主...

那我不禁會懷疑:你們真的是閒閒沒事做嗎?這麼一群人跟著這麼一個人,而不去增強自己靈魂的等級, 值得嗎?

所以,你可以想像, 我的問題是一個接一個, 一句接一句, 為什麼後又為什麼,

如果沒有人回答我,那我會想辦法去自己找答案, 

再加上我阿姨那個時候,天天都有辦法找來幾十個人的名字來解決冤親債主,我多的是實驗對象. 

所以, 我決定去把所謂的"冤親債主"給他弄清楚,搞明白. 

一開始,我很好奇,為什麼有些冤親債主要的是心經,有些要的是大悲咒, 紙錢, 衣服啊,又為什麼有些冤親債主什麼都不需要,就會自己走人了?

然後發現, 心經可以減低悲傷及哀怨這等的情緒,大悲咒可以補足不夠的功德,衣服啊,紙錢啊,還有其他有的沒有的,當然就是依照個人需要囉. 

不過, 我又很好奇, 為什麼唸經回向"一定"要唸出聲?又為什麼唸錯還要重來? (後來發現, 唸錯要重來的原因, 那是因為這樣能量才會形成一個滿圓)

我阿姨說, 因為唸出來,那些冤親債主才會聽得到. 

但是, 我就偏偏不怎麼相信這個理論: 因為,天天跟冤親債主打交道的我,很清楚地知道,我腦子裏面想什麼,不出口他們也知道. 

所以, 要唸出來他們才聽得到的理念,實在是很難說服我. 

而且, 我最最最不能理解的, 就是,為什麼有些人根本不屑唸經, 也有辦法解決他們的冤親債主?

更甚者,只要一跟當事人講有冤親債主這檔事, 這個冤親債主就不見了?!

連個影都找不到!

 

而且, 所謂的冤親債主,看起來雖然跟鬼沒什麼兩樣, 但他們身上少了一種靈魂的存在感. 

簡單來說, 就是他們像鬼,但,不是鬼...

所以,在研究了將近了三個年頭之後,我發現, 解決冤親債主的要件不在於冤親債主要些什麼, 

而是,當事人是否可以讓自己從事件中解脫. 

(因為, 我們開始發現, 只要當事人本身可以釋懷, 冤親債主就會不見了. )

所以, 唸經比較實際的說法, 

其實是唸給當事人自己聽的, (現在,我可以理解,為什麼經要"唸出聲")

而唸經, 燒衣服, 紙錢等等,其實是因為當事人本身可以藉由這樣的舉動對自己的過世的行為舉行一種免罪儀式. 

因為內心得到釋懷, 所以冤親債主自然而然地也就跟著不見了. 

我不是在說冤親債主這種東西不存在, 

只是說與其說他們像個鬼魂一樣,二十四小時全天候地跟著你, 

他們其實比較像你記錄裏的一段投影片,在某一段時期會從你的潛意識裏投射出來撥放. 

而你, 就是那個記錄事件的當事人, 

有人對某一世對你好, 你在這一世會不自覺地想要對這個人好, 在某一世你對人不好, 

你在這一世裏會自然地有種自懲的舉動. 

疾病也好, 災難也好, 從我開始發現思考存在有等質的能量的時候, 

我之前種種的疑問, 自然都開始合理了. 

(而且, 在認清楚了之後, 我也開始可以理解, 為什麼有些時候解決冤親債主的時候,

我看到的不是一個影像, 而是一段故事片段不斷地重撥了. )

我也開始可以理解, 為什麼有那麼多的很像鬼的影像,可以 這麼閒閒沒事地跟著一個人後面走了. 

 

當然,我也遇見很多人,很大聲地跟我說:他不屑唸經.(好像要跟我宣誓什麼似的.)

老實說, 我真的不在乎你要不要唸經!

因為, 那根本一點都不關我的事. (我沒有像我阿姨那種熱血心腸,也不認為我的能力是生來"服務大眾"的)

我如果會建議你唸經, 那單純是因為那是我所得到的訊息. 

也可能是,你可以得到自我解脫的一種方法. 

不過,你要是有更好的方法的話,那你要不要唸經,真的... 一。點。都。不。關。我。的。事。

我沒有你們覺得我該有的"菩薩心腸".

因為, 如果我有菩薩心腸, 幹嘛還投胎做功課啊?!(因為, 我很顯然不是第十階的靈魂!)

所以, 不要在我跟你說"好啊.不屑唸就不要唸!"的時候, 

你們還會很驚訝地問我:就這樣?

要不,怎麼樣? 冤親債主是你的,又不是我的. 我管你要怎麼樣?

 

我只能說, 我的結論是:各位,別以為你們有能力可以不去記錄你自己的所做所為.

靈魂的境界, 是沒有公私的心態, 只有單純的記綠. 

好事就是好事, 壞事就是壞事. 有就有, 沒有就沒有. 全都是被你自己記錄下來的. 

至於什麼時候得到回報, 什麼時候得到報應, 我真的一點都不擔心. 

在見過那麼多的靈魂導師之後, 我很確定, 有一天, 你一定會被強迫去面對你自己的冤親債主的. 

這一世,或下一世...

所以, 我的建議是, 與其去煩惱那些自己看都看不到, 摸都摸不到的冤親債主, 

倒不如從好好地從面對自己的每一天開始做起吧. 

畢竟, 到最後決定要不要投射那個冤親債主的人還是你(嚴格來講,不是外在的你, 而是你的本靈). 

要我, 就從多收集一些可以讓人來還債的事情開始做起吧.哈哈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駱玟 的頭像
駱玟

心靈寫真館 | RUOWEN HUANG

駱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