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是誰給了『鬼』權力?

其實早在去年就一直想要寫這篇文章,但因為礙於手頭上的工作實在是太多,再加上裝潢裝修等事就一拖再拖地拖到現在。能從滿腦子雜物堆裡拉出來寫,肯定是各位網友們有很真的很需要吧~XD

我從小對於『鬼』的認知,其實大概跟大家沒什麼兩樣。也就是去到什麼氣場不太好的地方都很容易卡到陰,或是誰和誰身上老有什麼冤親債主跟著什麼的。喔~其實我對鬼的認知是比較可憐的,因為我從小真的是被『鬼』嚇大的(在我還看得到的階段),半夜不敢去上廁所,睡覺不敢一個人去睡,就連上課的時候都不敢左右亂看。小時候其實常常被人笑我愛哭又沒膽,其實是不敢光明正大地像The Sixth Sense裡頭那個小男孩一樣跟人家說...

images-4  

因為真的很擔心別人把我當成瘋子一樣~XD 

雖說看鬼看習慣的人不會被嚇到,但我坦白講自己三不兩時還是會被嚇到,那感覺就像是我雖然習慣了人,但還是很常會被人嚇到一樣。

所幸長大了以後好一陣子雖然感覺得到,但卻看不到了。相信我,這對於看得到鬼的人來說,絕對是個比較好的折衷辦法。今日要不是無緣無故地跟那個高靈簽了什麼約,我衷心覺得看不到的人絕對是比較幸福的~

好了,這話題扯得有點遠,再回到『鬼』的身上來說好了。

不知道大家在怕鬼的過程中有沒有發現,亞洲的鬼好像無所不能地可以到處亂晃,而國外的鬼好像總是集中在某一個地方,或是的要有個『宿主』才可以生存?

這個問題我其實觀察很久了,最早是在第一次去法國的時候,我發現他們怎麼半夜街上也很少有孤魂野鬼在閒晃,搬到加拿大以後更是發覺這樣,除了一般人認知的“墓園”,或是特定的一些“鬼屋”之外, 其實一般民宅,鄉間小道都很少看到『鬼』的出現。而不是像台灣那樣都是整批整批在街上走的~XD (想像每個人身後都跟著『一堆』冤親債主,然後廟前又跟了堆,廟後也跟了堆,基本上就是走到哪都有的盛況~)再加上七月就更慘了,那簡直就像是去擠鹽寮蜂炮一樣的人潮~

爾後在看國外與亞洲的鬼片時又發現,國外的鬼常常都是出現在一個特定的地方,而不是像亞洲的鬼那樣四處亂跑~例:國外的鬼殺人是你闖到了我的地盤所以我要殺你,而亞洲的鬼是我只要跑到誰家就殺誰~(貞子大概是最精典之作了吧~)國外的鬼是我認識你所以我跟著你,國內的鬼是我不認識你也要跟著你~好啦,這個我要舉例的話可以舉很多例啦,大家有空去多多觀察就會知道我在說什麼了啦~XD

在學習到了意識的能量之後,我發現國外的鬼不會到處亂跑的原因主要是因為社會大眾普遍認為『鬼不應該亂跑』~這樣的觀念造就了一般人們的生活空間裡不允許『鬼』到處做亂,也不自覺地對『鬼』產生了某種形式的約束。由於社會大眾普遍這麼認為,這樣的能量大過於龐大,也使得國外死亡的鬼都很守本份的不敢到處『亂跑』。反之,國內好像就不一樣的了,人們普遍認為一個人身後就是要有一狗票的『冤親債主』跟著,為了滿足這樣子的『社會需求』,所以久而久之,連不是真的鬼都被說成是真的鬼了~(冤親債主就是一個十足十的例子)

好啦,舉了這麼多例子,其實想知道大家有沒有很認真地去思考過:究竟是誰給了『鬼』權限?

從我寫部落格至今,有不少的人總是私下來問我說他們很常被好兄弟干擾卻苦無方法。

我常說,不要給他們打擾你們的權限就好了,卻老讓各位覺得我是在說外國話似的~說真的,我講了那麼多遍也講得很無力。我今天要不是這麼走過來了,有所領悟了,會給你感覺這麼不負責任的回答嗎?

我今天真正要問你的是:究竟是誰給了他們權限來干擾你了?

要不是你打從心底地相信他們無所不能,無所不在,他們又怎麼能夠干擾到你呢?

人們常常因為自己摸不到鬼,看不到鬼,而對那種未知產生極大的恐懼,這樣的恐懼便是賦予了他們打擾你的權限。我的文章曾經一說再說,說了又說,不斷地告知鬼與人沒有什麼不同,你對待他們的方法就像是你會對待任何一個人一樣。如果拿人來做比喻太難讓你理解的話,那麼就把鬼拿來與空氣一樣做比例好了。一個人要如何改變空氣?混濁的空氣或許可以用空氣濾淨器來轉換,但是一個空氣的能量又要如何做轉換? 不就是靠著意識的能量嗎?

水的property都可以單純地靠個單字來改變了,那麼五行裡的基本元素又何嚐不是如此。

怕鬼就像是怕空氣一樣,對現在的我來說是一件十分不合理的事,假設我們原本就是要在一起“共存”的,那麼今天因為他們的存在而感到恐懼豈不就變得很沒有道理?

既然我們從一開始就是要共存的,那麼大家難到不好奇此刻內心所感受到的那種『恐懼』究竟又是從何而來?

記得我前一篇文章曾經大概提過嗎?當一個宗教讓一個對權力有所渴望的人權控之後,那麼宗教的本意自然會有所曲解。

這要講真的又要從盤古開天開始講,咱們今天就約略地點個頭就好了,拿牧師與道師兩者做比較好了...

古代的牧師除了趨魔之外還有另一項很重要的工作,那就是扮演心理醫生的角色讓人們來告解~ 所以他們就算沒有鬼的存在也可以吃飯,而事實也證明現在的牧師大多不趨魔,只負責傳教的角色~

而古代的道師除了趨鬼之外還是只能趨鬼~所以為了讓自己的能力更顯得強大,其實最好的方式就是讓自己的『對手』也相形強大~ 這不是說每一個道師都是這個樣,而是說宗教一旦曾經讓這些人沾過手,便免不了會因為個人主觀意識而被曲解。

這樣的情況不只是發生在佛教,世界的任何一個宗教都有著大同小異的傾向~

好了,假想五千年前曾經出現一個為了讓自已看起來很厲害,而讓鬼也變得相對的恐怖的大師,那麼五千年後的子孫又怎麼可能不怕鬼呢?

現在再想想,究竟是誰給了鬼權限呢?

如果一個虛無不實的鬼都讓人這麼感到恐懼了,那麼我覺得人們真正應該害怕的其實是人們掌握在自己手上那個看不到也摸不到的權力吧?

因為那樣的權力才是那些曾經貪圖權力的人不想要讓你發掘的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駱玟 的頭像
駱玟

心靈寫真館 | RUOWEN HUANG

駱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