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你們有很多的問題,不過...
CLICK HERE FOR MY ENGLISH BLOG

1.由於本版已討論過多項主題,若有任何問題請先以本版右下方的Search功能來搜尋版內文章,也許已有您想要的解答哦!

2.本版即日起恕不回答任何個人問題,詳情請見罷工宣言一文

Amanda Todd - 這是北美最近挺令人震驚的消息。

基本上就是一個女孩十二歲左右的時候不小心在網路上認識了一個男人,這個男人甜言蜜語地諂媚她,然後引誘她裸露胸部給他看。

她做了。

但卻因此為她壂立了惡夢的根基。

一年後,那個男人要求她做出更火辣的動作,要不然就要將她裸露胸部的照片共諸於世。

她不理會他,結果在當天晚上,警察來告知說她的照片已經公開在網路上,可能觸及兒童色情法。

為此,她成了眾人的笑柄,也得了憂鬱症。

她轉了學,期望有個新的開始,但那個男人竟然有辦法又將她的照片公諸到新的學校與朋友間,讓她再度成為他人的笑柄。

然後,她開始喝酒、嗑藥,也不敢出門,好不容易在新的學校開始,認識了一個男生,以為自已的生命可以從新開始,卻沒想到這個男生竟然已經有女友,而隔天這個男生的女友帶了一群人到新學校圍攻她(連同那個男人),並歐打她,惡言攻擊她。等她好不容裡在水溝裡讓父親找到帶回家時,她想不開所以喝了漂白水自殺,但及時被發現送醫救回來之後,卻又在臉書上看到許多人留言罵她,更甚至是嘲笑她為什麼漂白水不喝多一點,死得乾脆一點等等的話語。

終於,在上個禮拜三,她上吊自殺。

她的死亡雖然震驚了許多人,但網路上那些BULLY的行為與言論卻從來沒有斷過。也因此讓世界上許多的國家開始正視網路惡霸的行為......

我其實不太看電視,這個事件上個禮拜發生,我一直到昨天看到噗浪上有人發言才注意到。花了一整個晚上在Catch up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或許是因為自己也是小孩子的媽,這事件離家太近,小孩的年紀又相差不遠,所以對於這樣的事件總是會特別地有感觸~

其實Amanda Todd並不像她形容的那樣,完完全全地讓“整個學校”所排斥。但就像我先前所說的一樣,要自殺的人在生前就已經會為自已設定自殺泡泡,編劇、排演、實練......她在生前急欲想要融入一個虛擬的世界,看不到自我的價值,所以只能一昧地追求某種人的‘認同’,一旦身旁的人不是她所要求要認同的那群人,那麼就算他們付出再多的關心與愛,設身在自殺泡泡裡的她也永遠會看不到。

所以如果你有定期在追蹤我的部落格,那你就同時知道,這是一堂功課,而且是很。大。的。功。課。

讓小孩學會對自已的言行舉止負責,懂得自己的價值,學會情緒的掌控真的是做父母的最大的功課。

這個世道上,很多人認為那全是社會的責任,導致於自已的所做所為再荒唐無禮,都下意識地認為對方應該自已有辦法分得出輕重、對方可以選擇漠視等等的舉動。是說,如果連自已都無法分辯輕重,又不知道適可而止的話,那麼又怎麼能期望對方知道同樣的道理?

我發現,現下有很多的年輕人其實是很沒有能力掌控自已的情緒。也就是說,在面對某些事情的時候,他們總是以最極端的方式來處理。我在想,是不是從小父母親保護的太好,像是身旁那些連Homeless都捨不得給兒子看的朋友一樣,使得這些小孩長大後覺得不管自已再尖酸、再刻薄,這個世界永遠都還是美好的。

所以,學不會掌控自己的情緒究竟是誰的責任?

我其實對於自殺者沒有過多的同情,不會因為今天她死了,就理所當然地覺得該把所有的同情往往生者的身上丟。但相對的,我覺得慣性用言語攻擊別人的人也該懂得適可而止的境界。

我本身就是個很愛幹譙的人,對這世道也有很多的意見,我向來贊成不爽的話要記得說出來才不會得內傷,但為了發洩而發洩,以及為了罵人而罵人卻是兩種完全不一樣的事。發洩的人不會以人身攻擊為重,只會著重在自已的觀感,但罵人的人卻完全沒有重點,只想用偏激的言論來表達自已的強勢。所以當你問他們這麼做的目地究竟是為了什麼,他們往往無法給你一個正確的答案,反而容易以更偏激的怒罵來掩勢內心的心虛。所以,一旦你捉到自已罵得無止盡的時候,是否也該靜下心來自問:我這麼做的目地究竟是什麼?我達到我想要的目地的嗎?

我向來不太管別人的用辭、用句,也少管他人的閒事。但曾經因為意識到朋友的越踰可能會引發不可收拾的後果,所以適時地出面制止,卻讓一群不認識的人罵我無知又多管閒事。我向來沒有解釋自己的習慣,也沒興趣知道別人怎麼在背後罵我,只要我認識的人別犯下愚蠢的錯,說真的,其他人怎麼死的都不關我的事。

說網路淩霸,說真的,我也被淩霸過。更枉論我從小長得就跟別人不太一樣,行為舉止又屬異常,所以從小到大被淩霸的次數早已經不是雙手雙腳數得出來的。

但我沒有因為被淩霸就選擇拿自已的生命來開玩笑,我想,任何一個懂得愛自己,珍惜自己的人,都不會選擇讓他人的言行舉止來掌控自己的生命。如果我在淩霸下活了這麼多年都活得好好的,我相信新一代的你們應該更有辦法活出比我更精采的生命,而讓下一代能有更好的範本。

好了,這話是對那些‘想自殺的人’說的,但那些不懂得適可而止又慣於偏激言論的人呢?

你們是否也同樣愛自己呢?在罵人的言論裡往往不難看見自己內心的恐懼~就像我自己一樣,在我對世界有任何偏見而忍不住發文的時候,我往往可以在回頭看的當下看見自已的恐懼。或許也因為這樣,所以歴年來好的、不好的文章我都會全數留著,多半是為了留下來警惕自己用的。所以往往言論愈偏激,就更顯內心的脆弱。允許外在的強勢多半也是為了掩飾內心的不堪一擊。

投出的能量就遲早有回收的一日。所以如果真正懂得愛自已,又怎麼會允許自己到處去散布那些沒有目地又過份偏激的言論,好讓它們有回頭毀滅自己的一天?

淩霸的人其實不需要他人來審判,因為他已經在淩霸的當下為自己的未來設立了處刑台,等著自我的審判。那跟自殺的人又有什麼兩樣?自殺的人離不開自已設定的泡泡,只能看著同樣的境頭不斷地重撥,而淩霸的人不也同樣離不開自己的處刑台,只能經歴不斷的審判嗎?

新世紀要到了,這種大批過濾的系統難道大家還看不出來嗎?

要是嘴裡說不出什麼好話的話,那麼就別說了吧~把那些時間拿來做些對自已更有意義的事吧,至少可以讓自已的存在活得更有價值一些。不是嗎?

創作者介紹

心靈寫真館 | RUOWEN HUANG

駱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Ash
  • 不好意思, 也許是我資質不夠, 雖然看了很多您的文章, 可還是有些不懂的地方, 在您"壞人就該永不超生"那篇文章裡, 提到一個已過世的爸爸沒有後悔自己生前的作為, 雖然女兒覺得有點無法接受, 但因為藍圖是原本就選好的; 我的小疑問是雖然爸爸沒有後悔, 但是不是還是需要為自己所做的事付出代價呢? 如果不需要的話, 那這篇文章中那些霸凌的人會不會也是藍圖本來就畫好的? 為什麼就會有處刑台等著他呢? 謝謝
  • 是。即使爸爸沒有後悔,但那並不表示他不需要為自已的行為付出代價。靈魂的處刑台建築在個人的心虛之上,或許籃圖原本就是這麼計劃好的,但功課絕對永遠是雙方面的。而文中女主角的死亡則正是那些霸淩的人所要面對的後果。如果他們當下選擇適可而止,那或許又是另一種後果consequence.

    駱玟 於 2012/10/17 12:53 回覆

  • Ash
  • 嗯, 我想即使是安排好的藍圖仍有自己決定的空間, 也就是還是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非常謝謝您願意幫素昧平生的我解惑, 我自己最近的不順遂在看了您的許多文章後心情上得到了不少平靜, 網路這東西真是可以幫助人也可以害人吶(那個霸凌事件)

    再次謝謝您願意寫出這些文章分享。
  • 不客氣^^

    駱玟 於 2012/10/17 13:53 回覆

  • 訪客
  • 有個疑問, 要是用罵人的話時是用善意或說笑的方式說出,並不是惡意, 但是對方覺得是惡意的.傷害他的. 那對我來說是否會在當下為自己的末來設定了處列台呢. 謝謝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