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你們有很多的問題,不過...
CLICK HERE FOR MY ENGLISH BLOG

1.由於本版已討論過多項主題,若有任何問題請先以本版右下方的Search功能來搜尋版內文章,也許已有您想要的解答哦!

2.本版即日起恕不回答任何個人問題,詳情請見罷工宣言一文

NLP是什麼碗糕?

老實說,這是我每次聽到這個名詞的第一個反應。

對於我所不知道的事情,我向來很有求知慾。但可惜的是,我是個很容易被Turn off的人,如果我接觸到的第一個資訊太過於偏激,抑或是讓我感到反感的話,那麼我很可能很久很久都不會對這一件事/東西感到任何的興趣。

而我第一次接觸到NLP這個名詞的時候就是這種情況。導致於我之後只要一看到這個名詞,連看都不看地就會直接轉台,抑或是丟到我根本不想深入研究的筒子裡。

我其實已經忘了第一次跟我提到NLP的人是誰,只知道那個人似乎是上了幾堂的NLP課程,滿口的愛與光,連事實都分不清楚,連自身的課題都沒有辦法處理,就只會一昧地叫人要用愛與光的態度去接受這個世界的好與壞~可想而知,當我遇到這種人的時候都會直覺地認為對方腦袋壞了,根本連多說一句話都覺得懶。我向來是道不同,不相為謀,要是遇到有人理念與我不一樣,我連解釋的動作都覺得懶。重點是,只要對方高興就好~只不過,我向來不是善行愛與光的聖人,所以沒有辦法執行過度偏激的言論與行為,因為恨與暗對我是相同的重要啊~

就是不知道為什麼有人可以上了幾堂課就覺得自己可以當諮詢師,見人就可以指正他們的缺點。那不就像是讀了我幾篇文章就覺得自己也通靈,可以到處去指出別人的功課一樣嗎?(即使我的文章裡面總是不斷地強調各位運用認知來處理‘自已’的功課,為什麼還是有人會覺得去指出別人的問題會比處理自己的來得重要呢?)

沒有人喜歡莫名奇妙地就被送上烤刑台,讓人指出自己的問題點在哪裡。這樣的行為很容易引起反效果,因為人們自我防禦系統會在被攻擊的當下挺身而出,義務保護當事人。當然,有很多的時候我會癈話不多地指出人家的缺點,但那大多是因為人家付錢來找我,不是來找我純聊天的,所以我在被付錢的當下已經被允許這麼做。但私底下的時候,我卻是不多話又膚淺的,就算看到朋友有問題我也大多三緘其口,連個屁都不敢放。除非人家問得直接,要不,我裝死的功力依舊了得。(所以也才會有部落格的產生啊~XD)

好啦,癈話這麼多是因為,我到現在還是不能理解為什麼有人可以沾個邊就自封為師啦!

而第一個跟我提到NLP的那個人就是這樣的人,害我誤以為NLP又是一個什麼會讓人學了就沒了理智的CULT,只會滿口愛與光的道德倫理,使得我根本是讓我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久久都與這個名詞保持最適當的距離~

好了,既然對一個名詞討厭了這麼久,今天又為什麼會突然發文向大家提起了這件事呢?

也不知道是要感謝自己對催眠的這股衝動,還是要感謝爪子的大膽建言。

爪子其實學了NLP很久,但我也從來沒有深入去研究過NLP到底是什麼碗糕,所幸這塊區域還沒有完全被摧毀,我的理智還算開通,所以昨天看她介紹NLP的Richard Bandler一本有關催眠的書之後,當下上網去做了個研究,甚至還看了好幾個有關NLP的影片。

結果發現,NLP跟愛與光根本一點關係也沒有!真不知道當初那個人為什麼就不能直接照字面上的意思介紹給我聽,害得我一直避到現在像在避什麼似的~(唉!其實搞不好是我時間還沒到,不是學的時候啊~XD)

NLP﹣Neuro-linguistic programming (神精語言設定)

基本上是依照人的神精思考模式,配合言語的應用而重新改造潛意識設定。

在NLP的系統之下,沒有所謂的潛意識,所有的意識/潛意識都是有知覺的,所以執行者可以透過言語以及動作對任何人下“暗示‘,而這個暗示則會逐漸轉換成設定。

這個系統不難理解,因為做諮詢的時候本來就很常做到這樣子的動作。透過觀察,認知後再決定該以什麼方式溝通,該下什麼指令以改變設定。

照這個字面的解釋,大家應該不難想像這是道我的菜,我向來好奇意識、潛意識與語言的作用能力,互動關係。所以為了解這層關係,我為此看了不少的示範與影片,選看了很多不一樣的人的方法與介紹,也因此看到了所謂NLP的模式。我雖然還不專精催眠,但NLP的模式其實不難理解,也不難執行。透過影片裡執行者與客戶的互動,我可以觀察到兩方的舉動,行為模式的改變,暗示的設定,以及被催眠者本身的氣流改變。

因為覺得有趣,所以就像在嗑書一樣,每一本都拿起來咳,本一個人的影片都翻來看看。好像昨天才喊著要白老鼠,今天眼前就多了許多一樣~XD 

只不過,雖然大家口中的NLP都是如此的完美無缺,但是我卻無法不去注意到裡頭的漏洞~(我想,那大概又是我凡事挑戰極限的個性在使然吧~^^|||)

那就是透過設定的改造,原本的問題可能就不是問題了,但那樣的問題並沒有被根除,只是被壓抑。這個意思就是就,如果這個問題本身不是個“很大的人生課題”,那麼它被治癒的可能性很大。但如果這個被NLP治療的課題本身就是人生藍圖裡所設定的“主要問題”,那麼這個問題就只能暫時被解決,然後依照當事者的頑強程度,可能在半年一年後又逐漸浮上檯面。如果真的一再被催眠而不去執行與面對那個課題的話,那麼這個一直被壓抑的課題到下一個輪迴後又會重覆執行,更甚至是加倍反應。

所以,NLP的執行點沒有錯,但少了什麼~好像少了什麼點,抑或是點的置放位置錯誤,我還在研究啦~但至少暫時是對NLP沒有反感了。所以要是有人跟我一樣,也不知道NLP是什麼碗糕,跟我一樣誤以為是愛與光的大愛系統的話,它只是一套透過研究神精系統,與語言模式所產生的潛意識設定方法。大家有興趣的都可以去研究看看啦~

創作者介紹

心靈寫真館 | RUOWEN HUANG

駱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留言列表 (1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18K
  • 催眠術的發展,目前已經進行到第三代。

    所謂的第一代催眠,就是一般人知道的傳統催眠方式,重點是把人的顯意識層面打倒,讓治療師讓個案在半睡眠的狀態,與他的潛意識對談。第一代催眠師面對潛意識,通常是以「內在兒童」的角度,讓個案直接接受催眠師的指令。通常第一代催眠的效果很有限,因為催眠師一開始就把人當白痴。

    NLP 是第二代的催眠模式,由 Milton H. Erickson 發展出來。Erickson 面對潛意識的態度比較像是夥伴而不是兒童。對 Erikson 來說,潛意識比較像是智慧與創造力的來源。他的做法通常是以個案的生活狀況作為溝通的基礎,然後用間接的指令,或是混淆的語言技巧,繞過個案的顯意識層面,與潛意識對談。雖然沒有讓個案進入半睡眠狀態,但是使用 NLP 技術的目的也是在於讓個案的顯意識脫離常軌,然後讓潛意識取而代之。

    Erickson 用自己的顯意識取代個案的顯意識,然後很有技巧的與潛意識互動。雖然這種方式很傑出,但是有一個問題是:這個技術同時也暗示了個案需要催眠師的幫助,但是個案無法幫助自己,因此個案通常對於催眠師的依賴性非常高。所以 NLP 被很多的催眠師或是企業變成斂財的工具。這就是你為什麼會覺得 NLP 很像是 cult 的原因。

    比較少人知道的第三代催眠,代表人物是 Erickson 的學生 Stephen Gilligan,雖然依舊使用 NLP 的技巧,但是第三代催眠的不同,是催眠師不再將個案的顯意識視為一種阻礙,而比較強調顯意識與潛意識的互補關係。所以第三代的催眠,比較像是顯意識與潛意識的伴侶治療,讓個案的潛意識與顯意識可以互相溝通,一同進步到更高的意識狀態。因此即使治療師不再持續幫助個案,個案仍舊可以持續的與自己的潛意識連結,進行深層對話,自己幫助自己。

    對於第三代催眠,我知道得不多,但是 Stephen Gilligan 目前還活著,如果你有興趣的話,上網搜一下應該可以找得到他。
  • 謝謝~我會上網找找看

    駱玟 於 2012/10/13 23:41 回覆

  • 爪子
  • 樓上的,你不覺得Stephen的書有讓人想往生的fu嗎?超難讀的啊
  • 18K
  • 爪子,別說是 Stephen 的書了,其他 NLP 的書我看了也很想往生 XD
    不過也讓我知道我這輩子是不想當催眠師的。
  • 我也不想要當催眠師~XD 但我好像已經開始找到一個可以不需要透過催眠師,卻人人可以進入自我“半催眠”狀況來自癒的方法,但在那之前,我還要再多多研究催眠者與被催眠者間的互動才行。照你的說法,我想我可能會偏向Stephen的方式,但我有感覺他的文字太過於沈重,模式太過於鑽研與深奧,我要的是一種任何人都可以輕易理解,自行運用,又永久性的療癒方式。所以我還在苦讀,還在思索,還在學啊~(聯考都沒有這麼認真過~XD)

    駱玟 於 2012/10/13 23:49 回覆

  • 爪子
  • 可能我在研習高階NLP吧!慢慢讀下去還行,缺點是記不太住高階書的內容。我想嘗試催眠的個案一陣子,測試自己能做到什麼程度,但還好有18K的提醒,剛剛發現我有買Stephen寫Erickson治療理論的簡體書,但,我家滿坑滿谷的未讀書一直都在增加中。
  • 悄悄話
  • 悄悄話
  • Jessie
  • 很喜歡你的文章喔^^
    有個問題想請問你 就是靈魂投胎前安排了自己的功課
    是指靈魂也不知道自己有了形體後能不能做好這些功課是嗎?
    靈魂只知道自己必須做好這些功課才能進化是嗎?
    若是這樣的話 那針對這些難題功課 我們覺得過得很艱難時
    和本靈溝通可以提供我們有幫助的意見嗎?

    謝謝版主 剛加入這裡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