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白癡!笨蛋!

 

如果這個時候有世紀大笨蛋的選拔賽,那冠軍一定非她邵志薰不可!

跨著偌大的步伐,邵志薰憤憤地伸手抹乾臉上的眼淚。

暗罵自己沒有用……

竟然連這樣的場合也沒有辦法應對!

那她幹嘛又雞婆地把子壐和孫鈺彤送做堆?!

真的是沒事找事做,存心跟自己過不去!

「志薰!」

子壐拉住她手腕的動作,讓她停止了跨開的腳步。

她撇開臉,不想讓他看見她含淚的眼睛……

「怎麼啦?」這還是他第一次看見志薰這個模樣:「生氣啦?」

生氣?

他不開口還沒事,這一問像是問到了她心裏頭,害她轉頭破口就是大罵:「你白癡啊!幹嘛找我聽你們兩個談情說愛啊?」

談情說愛?

子壐蹙起眉頭;他有嗎?

「鈺彤說要謝謝妳才……

「那你傳話就好啦!」很氣!氣到眼淚又不爭氣地溜到她的眼睛裏:「幹嘛硬要我來聽你們的愛情故事?」

這還是他江子壐第一次,看到她邵志薰這麼生氣……

「妳……」他皺了眉頭:「幹嘛那麼生氣?」

「我那有生氣?」她死不承認!

她,只是聲音大聲點罷了!

那有在生氣?!

「那妳又幹嘛哭啊?」

「誰哭啦!」她不服氣地又擦了一次眼淚:「沙子跑到眼睛裏了啦!」

「妳……」他愈看愈糊塗:「到底那條神經不對啊?」這又不是她第一次,看到他身旁有女人……

那條神經不對?

邵志薰簡直快瘋了;這個像根木頭的大笨蛋!!!

她竟然會笨到暗戀這種人十六年?!

「月經來了啦!」她無視於旁人存在似地大吼:「所以那一條神精都不對!!」

月經?

子壐全搞糊塗了……

「你的月經不是還要過幾天才來?! 而且,如果要我陪妳去買衛生棉用講的就好,幹嘛用吼的啊?」

──

邵志薰氣結;再這麼跟他耗下去,她待會兒鐵定去掛急診。

「笨────」她吼道:「回去陪你的女人啦!」

說罷,她甩開他的手,轉身乾脆用跑的。

這個世紀超級大笨蛋──

她真的是瞎了眼才會暗戀他十六年!

 

望著她遠去的身影,江子壐的心裏頭竟也無由地燃起一陣莫名的怒火。

她幹嘛叫他笨蛋啊?

他又沒做錯什麼事!

虧他剛剛還想帶她去吃滷味……

嘖!他輕啐一聲,反轉身走回那家餐廳。

也不知道她是那條神經不對!

懶得理她了啦!

 

* *          *

 

「志薰。」

 

一道叫聲拉回了邵志薰遠走的思緒,她回了神,就看見蕙薏擠眉弄眼地一聲:「外找。」

外找?

她還搞不清楚誰會在這個時候來找她,轉個頭,便看見羅昕傑高大的身影駐立在門邊。

顯然是站了好一會了,光是看辦公室裏每個女人交頭接耳的模樣,就不難知道,他應該算是個行情很好的男人。

「你……」她清清喉嚨,這才自椅子上站了起來,不記得自己和他有約:「怎麼來了?」

「來接妳下班。」

下班?

她轉頭望向一旁的時鐘,這才注意到己經是下班時間了!

這一天,竟過得如此的盲盲目目……

「我……」她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只是反射性地伸手整理一桌子的混亂:「還沒有整理好。」

「沒關係。」他說得倒是順口,進門便自然地在椅子上坐了下來:「我等妳。」

「你不需要……

「一起吃個飯吧。」

不等她開口拒絕,他便建議道。

這種擅自做決定的舉動,讓她不自覺地聯想到子壐。

向來,只有子壐會這麼霸道地為她決定什麼時候該吃飯。

想想,那個臭子壐,竟然這幾天都沒有打電話給她……

「怎樣?」

羅昕傑低沈的聲音再度拉回她的思緒,她回了神,彷彿花好長一段時間,才終於有辦法把理智捉回來。

「嗯。」她點點頭:「你等我。」

說著,很快速地將桌上的檔案大致歸檔。

如果,子壐己經選擇了孫鈺彤。

那麼……

或許,她真的該死心放棄這段為期十六年的暗戀,好好地為自己的未來著想。

 

* *          *

 

她竟然叫他笨蛋?!

 

不知道怎麼搞的,江子壐的腦子裏就是怎麼也揮不去邵志薰罵他笨蛋的臉。

她憑什麼罵他笨蛋?!

他又沒有做錯什麼事?!

明明是她自己月經失調,竟然還跟他發大小姐脾氣……

「子壐──

孫鈺彤不耐地一聲,終於拉回了江子壐的思緒。

今天的他,不知道怎麼搞的,從吃飯到現在,整個人都一直魂不守舍,像是屬於另一個世界似的……

「你到底在想什麼?」她噘了嘴:「感覺我說什麼你都沒聽到似的。」

「沒什麼。」他似乎也不想解釋:「只是一些公事。」

「又是公事?」這似乎成了他最上口的藉口似的:「那你跟我在一起的時候,可不可以暫時不要去想公事?」

他沒有答話。

向來,他就不喜歡女人要求他要怎麼做,更別提要試圖左右他的思想。

孫鈺彤此刻這種侍寵而嬌的態度,讓他不禁懷疑,十年前的他,究竟是為了什麼愛上她?

不過,如果志薰說他愛她,那他就應該真的,還是愛著她的吧?

因為向來,只有志薰最了解他……

甚至比子瑜更了解他。

「子壐──

也不知道子壐這幾天是怎麼搞的,跟她在一起的時候都心不在焉的,總是要這麼叫他,他才又辦法回神。

「你再這樣下去,那我要先回去了啦!」

孫鈺彤嘟著嘴站起身,做勢一副要離開的模樣,原以為這樣會讓江子壐轉回所有的注意力,開口留她。

卻沒有想到,他轉過頭,卻又突然像是看到什麼似的,非旦沒有留她的動作,反而起身朝餐廳的另一個方向走去。

「你──

她孫鈺彤再怎麼說也算是個演藝人員,在這種不難讓人注意的大庭廣眾之下,總不好因此而失去她的風範吧?

望著身旁的人到處指著她評頭論足的!

哼!她氣得跺腳朝電梯的方向走去;這個該死的子壐,她一定好幾天不接他的電話,讓他嚐嚐苦頭。

 

* *          *

 

「我上次跟妳提過的事情,妳考慮得怎麼樣?」

 

優雅的餐廳,真誠的問話……

羅昕傑從坐定位之後,視線似乎就一直沒有從她的身上離開過。

他不會覺得尷尬嗎?

她自問;要不,她為什麼會覺得全身不對勁?

這樣真的好奇怪。

邵志薰低著頭,許久找不到一句可以回答的話。

這種情況,像是第一次相親就要嫁人似的。

他只是要求跟她交往而己,她幹嘛搞得自己這麼緊張啊?

反正,子壐那個大笨蛋都己經有了孫鈺彤……

「我……

還來不及開口,一道熟悉的男聲這便斷然地打斷兩人的對話。

「你是做什麼的?家住那裏啊?有沒有兄弟姊妹啊?」

就見子壐,像在做身家調查似地,拉了把椅子便在邵志薰身旁坐了下來。

「你是?」

羅昕傑不解地望向眼前的江子壐,就見邵志薰支支吾吾:「他是……」怎麼介紹啊?又沒名沒份的!

「哥哥。」他回答得到是爽快,像是不需要經過大腦似的。

而後,羅昕傑像是鬆了口氣似地解開了眉頭:「原來是妳哥啊。」

「是啊,」他很順手地搭上她的肩膀:「要跟我家小妹約會,是要先經過身家調查的!」

「你──」邵志薰很反射性地推開他,氣他這種沒打草稿的謊,竟然也說得這麼順口:「來這裏做什麼啦?!」

「哪有做什麼?我是來這裏跟鈺彤約會……」他伸手指向自己的桌位,這才注意到孫鈺彤的身影早己不在桌上。

算了!他倒是無所謂;轉身又將手指指著邵志薰的鼻頭:「剛好看到妳跟男人約會,被我捉包!」

「什麼捉包?!」什麼時候規定,她約會還要偷偷摸摸的啊?!

「可不是!」他這又搭上她的肩頭:「待會讓媽知道,妳就死很慘了!」說著,他又轉頭望向眼前的羅昕傑:「你可別看我家小妹今年己經二十八了!她啊……」看他叫得親蜜的:「可是我家二老的寶!跟什麼人約會,可得先看過良民證才可以喔。」

良民證?

邵志薰真的差點沒吐血!

什麼叫要先檢查良民證才可以約會啊?中華民國政府有這種東西嗎?!

「你閃邊啦!」

她推不開他,今天的江子壐到底是怎麼搞的?!

從來沒有看過他這麼瘋瘋癲癲的樣子!

他到底是那根筋不對啦?

不會真讓她給叫笨了吧?

「喂──」江子壐不服氣地又將她拉進臂彎裏:「妳不會真的這麼慘忍吧?有男朋友也不介紹給我認識?」

看他們兩個這麼一搭一唱,眼前的羅昕傑似乎一句話也搭不上:「你們兄妹兩的感情真好……

「誰跟他感情好啊?」

沒看過子壐像今天這麼瞎!

真的是再次證明,十二歲的時候,一定是眼睛讓蛤肉糊到才會暗戀上他。

「唉呀!」子壐大驚小怪的聲音,這又拉回了大家的注意力,就見他誇大的表演著:「小妹,快十點了耶!妳再不回去打個電話給爸媽,他們鐵定又會以為妳發生了什麼事,火速飆到台北的!」

……什麼?

「對不起喔,這位先生。」他壓根不想問羅昕傑的名字:「妹妹我先帶走了,可不可以順便請你幫我結那桌的帳啊?」他指指自己的桌位:「我得趕在門禁之前帶她回家才行!」

「喂──」誰這麼不要臉啊?

竟然連自己吃的東西也要叫人家付?!

要是讓羅昕傑知道他江子壐年薪將近一千萬,鐵定會嘔死今天吃飯還要替他付帳!

「沒關係。」羅昕傑反倒是一點也不在意,順手招來了一旁的服務生。

「先生,你真是好人啊!」真是虛偽的笑容:「那我會在我爸媽前多講你幾句好話的!就這樣,先走了哦!」

「你──

也不等她開口,他根本是用力將她整個人從椅子上拉起來,硬往電梯的方向拖去。

有沒有搞錯啊?

邵志薰全都看糊塗了。

今天的子壐,到底是吃錯什麼藥了啊?!

 

* *          *

 

「碰!」

 

一回到家,邵志薰似乎是將門整個用甩的,才可以稍稍壓減心頭的那股怒氣。

「你瘋了啊?!」她破口就是大罵:「你幹嘛拉我回來啊?!」

雖然……她不是真的挺喜歡跟羅昕傑約會!

雖然,剛剛那個場面真是給他超級尷尬。

那也不能這麼死拖活拉地把她整個人拉走啊!

光是子壐那麼虛偽的動作,人家還以為是她派他來演戲的呢!

「妳很喜歡跟他約會嗎?」看他問得若無其事似的。

「喜不喜歡也不關你的事啊?!」她又不是三歲小孩子。

「不喜歡就不要浪費你的時間。」

「浪不浪費時間,我自己可以決定。犯不著你這樣拖著我走。」

「跟那種男人在一起就是浪費時間。」

「你到底在說什麼?」她整個眉頭全皺在一起了。

今天的子壐到底是怎麼搞的?

讓她完全搞不清楚他在說些什麼……

「我早跟妳說過,」他竟然還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那種男人要小心一點。」

「小心什麼啊?!他再怎麼壞,鐵定也比你這個笨蛋好上幾百倍!」

「妳幹嘛又叫我笨蛋啊?!」他瞪大了眼;為了這句話,他己經氣了很多天了!

「你本來就是個笨──

邵志薰的嘴巴才剛打開,子壐的吻卻在這個時候覆上她半開的嘴,奪去了她所有的言語,也劃空了她所有的思緒。

──吻她?!

邵志薰瞪大了眼,仍是不能相信眼前的事實,任由腦海裏浮現種種的問號。

這個觸感是真的嗎?

為什麼,他的嘴巴會黏在她的嘴巴上?

他,為什麼會吻她?

有那麼一秒的時間,兩人似乎都因為這麼突然的舉動而產生一陣楞愕,只見江子壐抽起身,若無其事地一聲:「吵死了。」

說著,順手拿起了一旁的外套說道:「我要回去了。」這便大剌剌地往門外的方向走了出去。

彷彿剛剛發生的那五秒震撼,完完全全沒發生過似的。

一直等到自己聽到關門的聲音,她的雙腳竟像沒了力氣似地,整個人像瀉了氣的氣球一樣,蹲坐到地面上。

剛剛……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她伸手摀上自己的嘴唇,方才的震驚仍找不到適合的字眼。

他吻了她嗎?

為什麼?

他,不是一直把她當妹妹嗎?為什麼會吻她?

還是,他向來都是這麼吻妹妹的嗎?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為什麼,她完全沒有辦法思緒……

 

江子壐沒有走遠,只是靜靜地站在門外。

剛剛發生的事,就連他自己也沒有辦法解釋。

為什麼會吻她?

他自己也不知道。

只知道他不喜歡看到她跟別的男人約會,不喜歡她一天到晚叫他笨蛋,不喜歡她這麼對他大吼大叫……

吻她,似乎是唯一堵住她嘴巴的方式。

可是……

他不是,一直把志薰當做自己的妹妹嗎?

那又為什麼……

他伸手輕撫上自己的嘴唇;這種感覺,究竟是什麼?

就連在與鈺彤交歡時,也不曾有的悸動。

是他想太多了嗎?

為什麼,他的思考組織像是失去功能一樣,再也不能正常運作了呢?

 

*           *          *

「回來啦?」

 

開了門,一道突而其來的女聲讓江子壐反射性地蹙起了眉頭!

家裏的鑰匙,除了志薰以外,他沒有給過任何一個人,而志薰又從來不往他家踏進一步,向來都是他往她家裏跑的。

怎麼,家裏面會有女人的聲音?

他抬起頭,卻因為看見子瑜的身影而整個人楞了住:「妳怎麼會在這裏?」她,不是應該在巴黎讀書嗎?

「喂!」子瑜學著他皺起了眉頭:「沒有人看見自己的妹妹是這張臉的吧?」

「妳還沒有告訴我,」他向來不喜歡別人跟他拐彎抹角地說話:「妳怎麼會在這裏?」

「我今天剛下飛機啊!」這是什麼白癡對話?「不來你這裏,那要去哪裏?」

「我是說,妳怎麼沒在巴黎?」此刻的子瑜,應該還在巴黎才對!怎麼會跑到他家?

「書讀完了啊!」

「讀完?」不是才不久前的事嗎?

「老哥!」子瑜拍拍他的肩頭:「你得老年癡呆了啊!我去五年了耶!讀醫學院也不過這個年數吧!」

是嗎?

江子壐眉頭深鎖;怎麼覺得子瑜出國像是昨天的事……

他隨手丟了外套,試著理清自己一頭的混亂:「那妳回來做什麼?」

回來幹什麼?

一個讓子瑜大眼的問題:「那是什麼爛話啊?」

今天的子壐是那條神經不對勁啊?老問些很奇怪的問題?

「全世界有像你這樣的哥哥嗎?妳可愛的妹妹可是離家五年耶!好歹回國來沒慶祝,也要歡迎一下吧!竟然問我回來幹什麼?!」

「我家沒地方讓妳睡啊。」

──

子瑜簡直是快瘋了!

怎麼會有哥哥跟自己親妹妹說這種話?!

真不知道志薰到底是看上她老哥那一點?!

「你也太沒人性了吧!」子瑜拍拍他的良心,又拍拍他的臉:「人家還以為你會想我這個可愛的妹妹,特地要來給你一個驚喜的!沒想到,你竟然給我這張死臉!早知道,我就先去找志薰!她鐵定比你還來得有情有義……

一聽到邵志薰的名字,子壐反射性地便握住子瑜拍在臉上的手。

對於剛剛在她家發生的事,他的腦子裏到現在還沒有一個合理的解釋。

他應該是把志薰當妹妹,才會那麼吻她的吧?

「喂──

今天的子壐真的像是接錯線一樣,連反應都很異常!

握著她的手也不放,盯著她看的眼神,像是要將她整個人吃了似的:「很痛耶!你──

她才要扯開自己的手,卻沒想到子壐竟然一個傾身,吻上她的嘴唇!

「啪!」

一個火辣辣的巴掌,毫不客氣地就往子壐的臉上甩去。

他還來不及反應,就看見子瑜滿臉厭惡又噁心地猛擦自己的嘴吼道:「你瘋了啊!幹嘛吻我?!」

為什麼……

他不懂;子瑜的反應會是這麼激烈?

「兄妹……」他的語調中滿是不確定:「沒人這麼接吻的嗎?!」

「誰跟自己的哥哥這麼接吻啊?!你要吻不會去吻你的女人啊?!」她快要吐了,轉身便衝到廚房的洗手檯嗽口:「噁心死了!呸!呸!呸──」呸了一百次,也呸不掉那股噁心感。

「是嗎?」他像個傻子似地在原地喃喃自語。

那麼,他又為什麼會吻志薰呢?

他伸手摸摸自己的嘴唇;吻子瑜的時候,他的確覺得很怪異!

可是……

吻志薰的時候,為什麼一點也沒有這種感覺呢?

如果不是意識到自己把她當成親妹妹一樣,他甚至,有更進一步的衝動……

他吻她,真的是因為她太吵了嗎?

可是,他心裏頭那股揪得緊的感覺,究竟又是為了什麼?

「我要去睡了。」

他輕落了句,就像個遊魂似的,也不準備給子瑜一個解釋,便轉身走進自己的房間。

這種事,或許好好地睡一覺,一切都會恢復正常的。

望著子壐鎖在門後的動作,子瑜的肚子裏滿是牢騷:「什麼嘛!怪里怪氣的!」先是回答很奇怪的話,現在又吻她?!

那有哥哥這麼吻妹妹的啊?!

呸!呸!呸──

嗽了一百次的口也洗不掉那股噁心感!

不成!

她像是想到什麼似的站起身;子壐這麼吻她,要是他真的搞亂倫,晚上趁她睡覺的時候偷襲她,那她該怎麼辦才好?!

愈想,她的雞皮疙瘩就愈是滿地。

雖然她家老哥真的長得很帥,但她江子瑜可沒有這種特殊喜好!

為了自保,她還是先窩到志薰家裏去住好了!

想著,她趕緊拎著自己不大不小的行李往門外逃了出去!

要逃命,得在子壐再出來之前溜之大吉才行!

天知道那個衣冠禽獸又會做出什麼事情?!

創作者介紹

心靈寫真館 | RUOWEN HUANG

駱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