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你們有很多的問題,不過...
CLICK HERE FOR MY ENGLISH BLOG

1.由於本版已討論過多項主題,若有任何問題請先以本版右下方的Search功能來搜尋版內文章,也許已有您想要的解答哦!

2.本版即日起恕不回答任何個人問題,詳情請見罷工宣言一文

最近不知道是為了什麼緣故,突然對“催眠”這件事很感興趣。

不是想要被催眠,但卻想要讓自己得到更專業的催眠訓練。

但是坊間的催眠課程又貴又很有限,要是不小心又看到它們刊登教師的相片,覺得對方會是個對我沒有什麼貢獻、抑或是自身有什麼人生課題無法突破的教師的話,那我就根本連繼續深入研究課程的念頭也沒有。所以找來看去,到最後還是決定先從網路上評價最優的三片自修DVD開始學起。雖然DVD的價錢也不便宜,但至少是一般課程的五到十分之一。(沒辦法,老公說如果我真的想要去上課,要自已去賣血~)如果到時候還覺得這是件我想要深造的方向,那再來決定我要賣多少血好了~XD

但也因為這樣無由來的衝動,讓我反觀自己真正想要學習催眠的目地究竟是什麼。

我常常覺得因為自己的通靈能力,讓我在催眠客戶的情況底下多了一種優勢。我可以審視客戶的狀況,可以觀看他們調閱出來的影像,有時候就算他們無法進入狀況,我都可以試著依照他們自已調給我的資料來引導他們進入狀況。

但是在接觸了許多的客人以後,我發現這樣的“優勢”其實是一種“弱勢”~

由於我本身沒有什麼耐性,有些時候影像都在我面前晃了老半天,而客戶卻遲遲無法進入狀況,這個時候,我根本會沒有耐心等他們進入狀況,而是會直接把他們叫起來,我來告訴他們我看到了什麼,問題點在哪裡~由於我是照時間收費,客戶需要花愈久的時間進入狀況,也就等於他們要花上更多的金錢付我諮詢費。在不希望他們荷包失血的情況底下, 我總覺得直接陳述反而要來得快一些。

不像坊間一般的催眠師,由於他們看不見任何的影像,只能要求客戶提供資訊給他們,所以他們會很有耐心地觀察客戶的狀況,以及等待客戶提供更多的資訊給他。但我不一樣,我很可能從客戶一坐下來就知道問題點在哪裡,也很可能他一開口,我便已經拿到了對方前世今生的資料。所以要我拿著資料乖乖地等著對方看見我已經看到的資料,說真的,那真的是在挑戰我的極限。就像在考試的時候你明明已經知道了答案卻又不能寫,還要等堅考官心情好的時候說動筆你才能動筆一樣~你的腦子裡一定會一直不斷地自問:我到底在等什麼啊,這等待的時間早可以交卷出去遊山玩水了啊~XD

所以說來說去,我想學催眠其實只是很簡單的一個事實:那就是我很沒有耐性。與其花上三十分鐘等客戶被催眠,我想要一彈指對方就可以直接進入狀況。這樣對我來說是既省時,又省客戶費用的結果~XD

而且如果遇到死腦筋一點的客戶,與其像個跳針的唱盤不斷地重覆一句話,我想要彈個指就直接把設定丟到對方腦子裡不是更快一點?搞不好也可以這樣醫好婆婆那超級戲劇性的個性哩~

(是說,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催眠之於我是一種只要一彈指就可以做到的事啊?XD)

好啦,我這個人一旦想學某件事,自然就會有從各方位觀察的習慣。

所以我不只是想要學個催眠者,我也得實際地體驗“被催眠者”的角色,才可以真正地體驗“催眠”這件事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這幾天不斷地聽著Brian L. Weiss的催眠錄音帶,試著看看被催眠的狀況究竟是怎麼一回事。這才發現,如果“被催眠”有分等級的話,那麼我應該是最難進入狀況的那一個等級。我知道他在話裡設定的“指令”,也知道他對客戶大腦設定的種種“暗示”,更甚至是引誘引導的方法等等......因為任何指令要進入到我的大腦以前都會不自覺地拉起我腦裡的警報系統,反而讓我沒有辦法放鬆。

我不知道這種循序漸進的方法對一般大眾是什麼作用,但對我來說卻是太耗時又沒有必要的過程,等到他實際地要帶領被催眠者進入前世今生的時候,短短的二十幾分鐘的催眠錄音帶已經浪費掉了十五分鐘~而真正讓人體驗催眠的過程又太短太精簡,要是連我都很難攫取到所需的資料,我相信一般大眾更可能覺得完全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吧?

是說,在這幾個體驗裡,我倒是看到幾個瞬間一逝的幾個畫面,讓我感到挺有趣的~

Brian Weiss在一個錄音帶裡以年代倒退的方式讓被催眠者觀看自己的前世,例如:時間回到十九世紀,你看到了什麼?現在是十八世紀,你又看到了什麼?十七世紀,你看到了什麼?西元兩百五十年、西元前四百多年等等....然後再問被催眠者在這幾個浮現的影像裡,有那一個影像是你想要深入探索的......

我在西元十五六世紀的時候,看見了自己是一個赤腳粗衣,頭髮又零亂的小女孩,應該是在蘇格蘭的傳統市集裡,很開心,像個野孩子一樣東跑西跳的,但不知道為什麼卻駐足在一個衣著整齊卻又一臉傲氣的小男孩身後。好笑的是,那個小男孩一看就是我家老公~而後我根本沒有時間多看就又被前一世紀的影像給覆蓋住了。但不知道為什麼,這個影像卻讓我思索了好幾天~想深索卻又感覺到什麼東西在拉扯,與埃及那世一樣的感覺,想必又是什麼讓人覺得痛不欲生的故事吧~

另一個,則是西元前的影像,我站在山坡上,波斯還是摩洛哥?身著橘色華服以及皮製拖鞋。搞不清楚是什麼狀況,只知道觀看我的衣著,應該算是貴族人家,但我卻一點都不快樂。那一秒的影像是我正拔下手鐲給身前的男人,像是在告別,也像是在送行,根本搞不清楚自已在幹什麼,又被送了回來~

但同樣的是,這兩個令我感到好奇的畫面裡都有我不想要探索的回憶。

每一個錄音帶都有不一樣的效果,但同樣的是,進入狀況的時間都太長,真正催眠的時間又太短,(再強調一次,這是對我來說)我其實也不覺得自己有“被催眠”的必要,但是卻我很好奇地想知道正常人在什麼樣的情況底下會進入完全專注又完全放鬆的階段,又什麼時候會進入接受指令狀態?所以同樣的東西聽了又聽,試了又試,但對一個壓根就不是“正常人”的我來說,應該是聽了幾百次都沒有用吧? 

看來,是不是該找個正常一點的朋友,讓我來觀察練習反而會比較有效些啊?

創作者介紹

心靈寫真館 | RUOWEN HUANG

駱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Aisha
  • 我算正常吧!可以當實驗組Xdd
  • 親愛的,就地理區勢而言,你是鐵定會成為白老鼠之一的。只不過,依舊你的時間表,可能得要六個月前先跟你安排時間喔~XD

    駱玟 於 2012/10/12 11:26 回覆

  • 爪子
  • 嗯...我覺得Brian的手法是比較古典的,對於某些太理性的人不太容易讓潛意識跑出來,後來我才去學NLP,但即使不學NLP,也可以從NLP中找到其他更厲害的催眠手法。

    先推薦一本書叫做《給自己時間改變》(Time for a change,by Richard Bandler),這本書是研討催眠技術的研習會實錄,中文書已經絕版了,可是很有用,前幾天我引導了一位不容易進入狀況的個案,就用了裡頭的遠進鏡頭融入法,效果不錯。
  • thanks, will definitely look into it.
    ya~ I started to realize that maybe the traditional way is just not my thing. XD though I am not a big fan of NLP stuff, but am definitely open for all options.

    駱玟 於 2012/10/12 11:24 回覆

  • Claire Neville Lin
  • 我我我~~我在地理區而言也很ok喔 :) 不過我覺得我應該蠻難進入的,之前有看過催眠秀都沒什麼反應 XD
  • XDDDD 那先等我學有所成再找你來當白老鼠啦

    駱玟 於 2012/10/12 14:16 回覆

  • yahanan
  • 我也可以唷!自願當白老鼠XD
  • 劉振鴻
  • 我覺得,差別在於:
    這個資訊是由你提供的,
    或是由當事者親身體驗到的。

    也許是相同的一件事,
    但對當事者來說,
    震撼度卻是完全不同的。

    如果要解釋你學了催眠之後會有的差別,
    我想是在這裡吧
  • Giriat
  • 最近在閱讀<心靈戲法>和<心靈戲法2>,內容正好和催眠相關,從書中得知作者開設了學習中心,地點離我不遠但沒去過(在台中市大里區),自行搜索福馬國際心靈淨化中心。

    <心靈戲法>和<心靈戲法2>蠻值得推薦閱讀。
  • jessi
  • 我想詢問從催眠得到的行為修正跟透過自身領悟而決定做改變這兩者有什麼差異嗎? 因為有聽說藉由催眠去修正你的淺意識只是暫時的...
  • 透過自身領悟而決定做改變的成就是永久的,那種領悟會持續滯留在靈魂的認知裡,進而成為輪迴的一項優勢。
    而催眠得到的修正很有時間性,如果只是說服你遺忘自身的課題,那麼那個被壓抑的課題遲早會再浮上檯面。

    駱玟 於 2012/10/13 23:38 回覆

  • 雅芸
  • 不好意思~~~
    我真的好奇催眠的真實性^^
    我有試著被催眠但情況不佳~~~
    而且頭還很痛><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