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你們有很多的問題,不過...
CLICK HERE FOR MY ENGLISH BLOG

1.由於本版已討論過多項主題,若有任何問題請先以本版右下方的Search功能來搜尋版內文章,也許已有您想要的解答哦!

2.本版即日起恕不回答任何個人問題,詳情請見罷工宣言一文

本文引用自amusa - 如果達賴喇嘛是我

其實幾天前就看見爪子寫這篇文章,一直想要上來發文,但實在是礙於婆婆突然造訪又發生了一些狗事,所以也就一直作罷。

我覺得“新行為產生器”其實是一個很有趣的活動,可以幫助人們透過他人的角色與立場來觀察同樣的事情,並以此做出新的決定。

人們其實很常練習這個活動,但大部份的時候因為太捨不得放棄自己的痛處,所以往往會選擇堅守立場而放棄新行為的產生。

最常見的狀況就是自問:如果我是XXX的話,她/他鐵定不會這樣做。她/他會說這個、那個、根本對這個讓我頭大的事情不屑一顧。

但這樣的念頭很容易地會讓另一個念頭所取代,那叫:他/她又不是我,他不會知道我現在的痛處。

其實我在諮詢客人的時候很常運用到這個練習,因為我的個人意識非常的強烈,又常口不擇言,若是在諮詢的時候允許自己放肆,那麼我就很可能在諮詢的當下參與太多的個人意見。為了避免這樣的事情發生,所以我往往會選擇在早上十點,低血壓還沒恢復正常的時候會客。但更多的時候,我會選擇讓自已的感官成為“客戶”本身,透過成為本尊後的身體反應來判斷感官,並試圖以“第一人稱”的角色進入到對方過去與未來的事件中感受他們的情緒與課題。又因為我的角色是‘仿第一人稱’,所以真正的事件只能讓我感受到當事者的反應,卻不至於影響我的判斷,藉此,我再推斷什麼樣的意見是最適合當事者理解與應用的。

所以白話一點就是,我很常在當別人。

幾乎每每只要在諮詢的時候,我都是設法讓自己站在對方的角色來感受,並決定判斷。

只不過,這樣的行為太常做也很容易會有出軌的時候,那就是在意識還沒有清楚的時候,很容易把別人的感官當成自己的感官。別人頭痛我會跟著痛,別人口渴我會跟著渴,想去哪,想喝什麼,想做什麼......在個人意識還沒有登錄之前,別人的感官很容易進入到我的頻道裡面。好在我對自己的個人意識太清楚,所以任何外來的感官都很容易自行區隔出來,要不,我大概會活在老是身不由已的深淵裡吧~XD

在諮詢的時候,我偶爾也會建議客人使用這樣的方法自癒。因為人們身陷苦處的時候往往會失去自我判斷能力,在這種情況下,讓自己跳開自身的位置,以第三者的角色去思考的話,事件往往會變得容易許多。所以有些時候,我甚至會問客人:如果這件事情發生在我的身上,你覺得我會怎麼做?

當然,客戶的反應往往是他們自已做不出來的決定。

然後我會笑說:沒錯,因為這不是我的功課,所以它對我來說沒有任何的影響,使得我可以很快地做出決定。這雖然是你的功課,但你的身邊一定也充斥了很多像我這樣的人,他們的存在不是為了證明你是錯的,而是為了給你更多思考的角度。

就像我“驚人知”的症頭,我也常常拿很多人來我的角色做扮演,清楚地知道今天要是他們的話,鐵定不會有這樣的問題。然後再自我反省,如果這樣的事情對大部份的人都不是一個問題的時候,那我的問題究竟在哪裡?如果我研究不出來問題在哪裡,那麼等我心情好的時候,我會選擇最能讓我接受的建議A做為我親身實驗的方針,再藉此來觀察這樣的作法與我原本的作法差異又在哪裡。等我下一次心情又來的時候,我會選擇建議B再繼續我的測試。而領悟,則往往是透過測試與觀察早得知的。

雖然這樣的行為是我挺推祟的,特別是用來面對自身課題的時候。但是對於那些“名人”,甚至於“領導者”的角色來說,想要透過他們的角色來產生新行為的話,往往很容易會受到世俗的既定觀念而影響自己的判斷。也就是說,我們的個人意識裡很可能早就認定對方是個什麼樣的人,該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又該負起什麼樣的社會責任,所以當自已試圖進入到他們的情境時,往往那些觀念就已經決定了你的思考模式。這種情況就不是你成為他,而是你讓自已變成你認為他應該成為的人。這,其實反而是人們常犯的通病。雖然它感覺好像跟新行為產生很像,但實質卻是不一樣的。

從我的文章中,大家應該不難發現我很常在強調個人存在的重要性。

“I”在靈魂的領域裡佔有很重要的角色,唯有清楚地知道“我”的存在,知道為什麼存在,又該如何存在的時候,那麼“我”的本身自然而然地就會成為宇宙自然循環的一種能量。就像爪子所說的:如果我是療癒,那我喝茶、吃飯、上大號都是療癒。如果我是愛,那我不必去愛,因為我就是愛。

“我”在靈魂的領域裡就是扮演這樣的角色。今天只要你認定“我”是什麼樣的存在,那麼你就是那個存在。你無須改變自己,更正自已,強迫自己而去達到那個存在的標準,因為你就是那個存在。所以我才會一而再,再而三地強調“我”的重要性。

或許這樣很多人來說,凡事以“我”為中心是一種很自私的行為。但讓“我”成為一種實質的存在其實是不自私的,因為它不影響他人,不勉強他人,也不會破壞任何人的存在,因為他本身就是一種存在。

而拿“達賴喇嘛”來說好了,當他們被選擇成為精神領袖的當下,他們其實就己經放棄了“我”的存在,而是選擇以“大我”來取代他們的實質存在。因為選擇了“大我”,所以他們可以以更客觀的角度觀看世事,也可以以更超脫的立場說話。因為他們自知該對自己所說的每一句話負責,在這種強制意識約束的行為底下,“我”便成了“大我”,言行舉止自然而然地也會達到他們個人的要求標準。

其實講了這麼多,我真正想說的是:新行為產生,決定在你想要成為什麼樣的人。

一定這個決定是堅定的,那麼不管你現在是不是那樣的人,你遲早都會成為你想要成為的那種人。

因為在靈魂的領域裡,”我“的設定是很重要的。一旦”我“的設定是堅定的,那麼你的存在就是一種存在,無需特別做什麼事而成為那種存在。若你還不知道從何開始,那就從新行為產生的練習開始吧。

創作者介紹

心靈寫真館 | RUOWEN HUANG

駱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劉振鴻
  • 讚!
  • 訪客
  • 那我的存在是我即是空氣,空氣就是我。就是這樣的存在嗎?
  • 如果你真的認定自已是空氣, 那麼你一定也會注意到空氣被需要的承度,以及如何淨化再生的能力,而不是著重在“不被重視”的自我感官。
    前者是因為存在而存在,後者由於是人類的定義,反而容易陷入自哀自憐的苦境當中喔。

    駱玟 於 2012/10/10 22:38 回覆

  • 同學
  • 這意思好像每一個人想演出自己想要的角色,換言之自己做個模型,讓自己往模型裡套,久了你要的樣子就出來了。
    這樣會不會只有一個面向會顯現,其他是否壓抑住了?
  • 其實這種作法反而是“相反的”,所謂的存在沒有“模式”,接受了真實的存在通常也接受了無限的可能。
    而正因為“模型”是不存在的,所以反而容易激發其它的可能,而不會只有一個面向。
    如果這種發展受到了壓抑,大多是人類的主觀意識在不自覺中又成了考量重點喔~

    駱玟 於 2012/10/10 22:41 回覆

  • 同學
  • 啊!好像瞭解
    沒有模型、沒有框框,沒有設定,有更寬廣、未知、多樣性的可能,那會有很多我不知道我不知道的東東。
  • 同學
  • 再看一次

    你無需改變自己,更正自己,強迫自己而去達到那個存在的標準。
    (就是框框)

    所以接受自己的一切。

    以大我取代我就相用神的眼光看、用神的耳朵聽、用神的嘴說。
  • 駱玟 於 2012/10/11 00:43 回覆

  • 爪子
  • 補充一點,這個方法並不是要用另一個人的處理方式去取代當事人的處理方式,在NLP中,它可以稍微鬆動當事人的原有立場,要完全變成另一個人的作風不可能,所以,頂多就是會出現一種混合的行為模式或情緒,使得當事人比較不會那麼激動。
  • 路過的人
  • 每次過來都會有好東西XD,話說最近我常扯到覺知、思想、行為等東西,莫明其妙去上了課程,後來又翻書看到,話說那本書很久以前我就買了,不過當時沒看,也弄丟了,誰知那本書又在講覺知、思想、行為!!過來看又是行為!!!><難到有新功課要開啟了嗎XD!!!希望這些東西是讓我可以往更好的地方轉變的開始。XD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