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你們有很多的問題,不過...
CLICK HERE FOR MY ENGLISH BLOG

1.由於本版已討論過多項主題,若有任何問題請先以本版右下方的Search功能來搜尋版內文章,也許已有您想要的解答哦!

2.本版即日起恕不回答任何個人問題,詳情請見罷工宣言一文

為什麼這一陣子又提到埃及呢?!

真的是那個愛整型的女人害的!

可能是看到她的前世記憶的緣故,害我竟然無緣無故地拉回了早被我丟掉的回憶. 

只不過, 這之前去德國的埃及展,應該也是個導火線啦!

今天跟姊姊聊天的時候, 

因為聊到了那個為了讓自己像Nerfetiti的女人,

而間接地問到一個自己懷疑很久的問題.

我說:我不能理解, 明明埃及那段故事的功課,我己經有在做了啊?! 那為什麼,我只要一觸及埃及的東西,竟然還會怕?!

她:會嗎?  那段記憶對我來說己經一點影響也沒有了啊!

我:是啊!照理說應該是要這樣才對啊! 可是,為什麼,我還會怕啊?!

她:你在怕什麼啊?

我:我不知道啊!但是,那種怕,真的是那種腿軟的怕, 只是,可能定性好一點,所以,不至於用爬的啦. 

她:那麼,應該還有功課沒有找出來吧...

我:怎麼可能?! 都花了半年還沒找出來?! 太扯了吧?! 那有一段前世,到今天一年半還沒找到答案的啊?!

她:要不然,你到底在怕什麼?

我:就是怎麼都想不通,才問你啊!整段故事從頭想到尾,最糟的都看過了, 照理說,應該都沒問題了啊!那為什麼,我一進去那個埃及展的時候還會腿軟?! 又為什麼人家只要一提到埃及,我的內心竟然還會有恐懼?!我到底在怕什麼啊?!

她想了一會後又問我:你在遇到法老王以後的事都沒問題啊...那麼...會不會是你遇到法老王以前的事啊?!

我:什麼意思啊?

她: 你在遇到法老王以後的功課都做了啊. 那麼,會不會是在遇到法老王以前,有什麼事讓你害怕的啊?

我這會兒,努力讓自己回想起整個催眠的過程: 我一開始的時候, 看見自己在一條大街上,很確定自己不是個大富大貴之人,然後,我看到我的母親, 她在縫牛皮...接下來,我就遇見了法老王...

她:你之前的記憶全都沒有嗎?

"不"字卡在喉間,很想說沒有,但卻怎麼都說不出口. 

這下,害我皺了眉頭:很想跟你說,我沒有之前的記憶,但是,感覺好像不是沒有,而是...不想記起來. 

(因為,開始意識到自己的氣場莫名地變得混亂, 連呼吸都不自覺地加速了起來, 這不像是正常的我該有的反應啊?!

為什麼,只是提到個過去, 自己的氣場竟然可以亂成這樣?! 這不像是不知道的反應,反倒像是害怕知道的反應...)

她:你媽呢?

我:什麼意思?

她:你當了埃及的皇后之後,你媽呢?

我搜尋了一下自己腦子裏的記憶,扼然地發現,腦子裏竟然沒有母親的"任何記憶":沒有耶!除了她在縫牛皮的背影之外,其它完全空白?! 照理說,我要是當了皇后之後,不是會把母親接到宮裏來的嗎?

她:是啊!但是,你的腦子裏,卻一點母親的記憶也沒有?

我,再確認了一下:真的一點也沒有...(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

她:搞不好,你為了當皇后,殺手把你自己的親媽給殺了...

"不可能"這字,這會兒又卡在喉間,卻怎麼都擠不出來:可能嗎? (連自己都情不自禁地跟著懷疑了起來...) 對了,歷史上完完全全沒有Nerfetiti在當女皇前任何的資料... (我不會真的這麼狠毒吧?!)

她:還有,你在那裏遇見法老王的?

我想了會:有水,有洞...應該是山洞裏啊. 

她:山洞? 你為什麼會在山洞裏遇見法老王? 是有計劃的嗎?

我又想了一會,很確定地開口:...應該不可能, 因為,在看到他的時候,有很明顯地感到驚訝. 

她:你在遇見法老王前有見過我嗎?(指KIA)

我的腦子裏頓時浮現KIA的臉...:有. 

她:那個時候,我們兩個地位應該相反. 是我在高,你在下吧?

腦中頓時又浮現了那個影像,看看兩個人的裝扮,我回答:對. 

她:那,在遇見法老王之前,你有見過TIYE嗎?

腦中,這又浮現了她的臉:有. 

她: 搞不好,是他媽安排你去遇見他的. 要不然,怎麼有可能會那麼容易遇見法老王的?

我稍微整理了下自己的情緒:很想說不是,但又說不出口. 不過,我很確定,在山洞裏面遇見他是個意外,因為,第一眼遇到的時候,感覺是完全不預期會在那裏看到他的驚訝.

她:可是,你為什麼會去那個山洞啊?....會不會,你在那裏做了什麼不可告人的事,所以,很驚訝在那裏會看到法老王?

一股情緒莫名地湧上心頭,本來還只是氣場混亂的我,這會兒竟然莫名奇妙地哭了起來. 

我:我不知道為什麼,可是,我突然好想哭! 然後,像個白癡一樣,哭得天花地暗的, 還不太清楚自己到底在哭些什麼...

她:搞不好,你在那個山洞裏,親手謀殺了自己的母親也說不定. 

我:就算我真的是謀殺親母的人好了,那也不是我這輩子的功課啊!如果,這己經是最糟的事了,那我到底還在怕埃及什麼啊?

她:搞不好,這還不是最糟的啊...

我忍不住地大叫:還不是最糟的?!那到底還有什麼事,可以讓我怕埃及怕成這樣?!

她:難到你沒有發現嗎? 在講你遇見法老王之後的事,你的氣場都很穩定.但是,只要一提到你遇見法老王之前的事,你的氣場就整個緊張了起來?!

媽的!就是因為有意識到,才更想要知道答案在那裏啊!

只不過,雖然這一世的我,很想"儘快地"把這堂功課給做完, 

但是,我也不可以否認,潛意識裏的我,很害怕去面對每一個姊姊可能提出來的問題. 

那種害怕知道的氣場太過於強烈,也太過於明顯,很難讓人忽視掉. 

只不過,當了心靈治療師這麼久, 正因為這種混亂的氣場, 

讓我更加清楚地知道,愈是害怕的點,就愈是需要去挖掘的地方....

 

不過,寫到這,

我發現我不可能把所有的對話都寫出來啦. 

這個對話,維持了快兩個小時, 也讓我的思緒,整整混亂了一天, 

己經好久沒有這麼鬱卒,又低落了說. 

只不過,情緒雖然低落,但彷彿也開始慢慢地有了頭緒, 

在這一輩子裏一直找不到答案的不合理,好像不自覺地變得合理了起來. 

所以,我決定,等我腦子正常運作一點,整個邏輯編排一下次序再寫出來與大家分享吧. 

現在的我,愈寫愈鬱卒...

突然希望今天晚上睡覺別做惡夢就好了啦....

 

嗚...

為什麼我沒事要做這種功課啊?!

難到,我的高等靈魂真的是閒到沒事,

一堂功課,竟然花了一年半的時間還不願意放過我?!

我到底是招誰惹誰了啊?!

th_005_.gif 

創作者介紹

心靈寫真館 | RUOWEN HUANG

駱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飛翔
  • 感覺就像是已經癒合的傷疤
    但是卻再次被切開去檢視
    被迫再去承受那同樣痛苦的感覺
    這樣的功課真的是痛苦

    也像是不小心跌入坑洞摔得很痛
    但是第二次被迫再跌入
    去了解跌入的原因一樣
    辛苦版主了~!!
  • 嗚...我也覺得自己很辛苦說.

    駱玟 於 2009/08/29 13:02 回覆

  • Frog
  • 記得幾次去團體靜坐時, 引導靜坐的人說過:「如果課題一下子來得太激烈, 讓你覺得無法平靜或難以承受, 就和指導靈或上師溝通, 請他們引導你以比較緩和的方式來完成課題」

    加油~
  • 嗚...我說過,我的指導靈有見死不救的本能咩.
    求救也沒用的..嗚....

    駱玟 於 2009/08/29 13:04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