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你們有很多的問題,不過...
CLICK HERE FOR MY ENGLISH BLOG

1.由於本版已討論過多項主題,若有任何問題請先以本版右下方的Search功能來搜尋版內文章,也許已有您想要的解答哦!

2.本版即日起恕不回答任何個人問題,詳情請見罷工宣言一文


第十章

 

「沒跟你說嗎?」蕙薏睜大了眼:「邵志薰請長假,昨天開始就沒來上班了啊!」

「妳知道她去哪嗎?」江子壐不禁問道。

家裏找不到她,現在公司又說她請長假,他完全猜不出來她會去什麼地方

「不知道。」蕙薏搖搖頭:「聽說要出國去散心。」

出國?

江子壐皺了眉頭;從來沒有聽志薰提起過。

她為什麼要出國?

又會去什麼地方?

此刻的他,竟氣自己對她的一無所知。

「什麼時候會回來?」

「一個月後吧?」她也只是猜猜:「志薰從上班到現在從來沒有請過假,這還是她第一次請長假呢。」

想想,似乎每次打電話給她的時候,她總是在公司工作。

他的工作向來沒有所謂的假期可言,是因為這樣,她才跟著不請假的嗎?

就只為了讓他找得到她?

為什麼……

他開始認同子瑜罵他笨的原因;這些年他竟然一直都沒有發現?

不過……

現在要他等一個月?

他突然覺得,自己沒有那樣的耐心。

他拿起了手機,隨手撥了個熟悉的電話。

「子瑜?」在聽見電話另一端接起電話後,他命令似地開口:「幫我找找妳的好朋友跑到什麼地方去了吧。我要妳在今天晚上以前回電話給我。」

他沒有辦法讓她從身邊離開一個月。

就算找遍了整個地球,他也會找得到她!

 

*   *   *

 

Au Revoir。」

 

邵志薰在道別之後,這便順手拎起那袋新鮮麵包,往門外走了出去。

站在店門外,她深吸了一口氣,這便跨開自已腳步,踏著有點陌生的路回去。

巴黎……

還記得自己跟子瑜提到想出國去散散心,子瑜便丟了把薩維爾在巴黎的公寓鑰匙給她。

交待她如果要出國,就先來拜訪這個她以後要當婆家的城市。

而今第一次請長假,有了薩維爾的公寓,她的旅費很自然地就省了大半。

子瑜又說他們最近為了討論婚禮的事,可能會在台灣待上個把個月。

所以,她想都不想地便選擇巴黎,做為她第一次離開台灣的逃難地。

而今人來到了這裏,看著街上的人來來往往……

她不禁輕揚了嘴角;或許,在這個陌生的城市,她真的可以學會忘記子壐……

 

塞納河邊有條漫長的步道,很適合散步。

邵志薰初到巴黎,便喜歡上這條步道。

薩維爾的公寓就在塞納河旁,這麼沿著步道散心,看著四周大大小小的中古教堂,就讓她的心情不自覺地輕鬆了許多。

她走上了步道旁的階梯,正掏起鑰匙準備尋找她還不太記得的公寓號碼時,卻因為公寓前駐足的人影,而不自覺地掉了手中的麵包袋。

她伸手摀上自己的嘴,不太確定此刻看到的是不是自己的幻覺……

 

一直守在門口的子壐,在看見志薰之後,像是鬆了口氣似地輕嘆了聲,這便起身往她的方向走去。

他沒有先打招呼,只是低身拾起了散落在一地的麵包,拍了拍灰塵,收進紙袋後再度放回志薰的臂彎裏。

「麵包都髒了,應該不能吃了吧?」

「你……」她花了好大的力氣,才終於找回自己的聲音:「怎麼會在這裏?」

他?

他挑了眉頭,頓時覺得“解釋”是件很尷尬的事。

「本來想去公司找妳吃飯。可是,他們說妳請長假了……」

「就因為這樣?」

所以他大老遠地跑到巴黎來找她?

為什麼他說話的口氣,像是他們現在還在台北市區一様?

「也不是。」

他這麼筆直地站在她的面前,讓她一七八的身高頓時變得好嬌小。

從認識江子壐到現在,她從來沒有見過他說話這麼吞吞吐吐過。

他,究竟為了什麼會來巴黎找她?

真的就只是因為想找她吃飯嗎?

只見他似乎在猶豫什麼,遲疑了好一會才又開口:「子瑜說……妳暗戀我十六年了。」

邵志薰摀著自己的嘴,從子壐口中聽到這樣的事,竟讓她的心跳頓時漏了半拍。

他停頓了會,這又朝她身前走近了半步,輕柔的語氣,有種幾乎將人溶化的溫柔:「我只是想來問妳,是不是有這樣的事?」

「我……」

她到底該不該說?

這樣的情感,在她的心裏面隱藏了好久。

久到連她自己都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淚水滑下她的臉頰,心頭讓股抽痛,讓她久久不能言語。

她該說嗎?

她該告訴他自己真實的感覺嗎?

猶豫了好久,她才終於開口輕道:「是。」

這個字,她鼓足了所有的膽子,才終於有開口的勇氣:「從十二歲見到你的時候開始,就喜歡上你了。」

「十二歲?」他挑高眉頭,一聲輕笑:「好早熟……」

「我知道。」她像個做錯事的小孩在認錯似的:「可是,我沒有辦法控制自己的情感。」像是老早就註定好了似的。

「我一直以為妳把我當哥哥……」

「對不起。」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幹嘛道歉:「我真的很努力地想當好你妹妹的角色了。可是,感情的事……」連她自己也沒有辦法決定。

「可是,」他像是習慣調侃她似的:「十六年耶……」

她自己也知道這是個很長的數字:「真的沒有辦法。」

若是感情可以說放就放,說收就收。

那今天的她,也不會大老遠地跑到巴黎來逃難。

不會浪費所有的力氣,告訴自己不要想他……

 

但他,就是喜歡這樣的她。

老實說,這麼望著此時的邵志薰,真的讓他又愛又憐。

「所以……」他的語氣中有掩不去的笑意:「十六年這麼下來,妳就只有喜歡我?」

「我……」

她不知道該怎麼開口,但跟子壐坦白自己的情感,她害怕自己真的會變得一無所有。

只是……

她還有什麼可以失去的呢?

如果現在不完完全全地跟他坦白,那麼,以後還會有機會嗎?

她咬緊了下唇,真話如淚水般糾緊著她所有的情緒。

「不是。」她搖搖頭:「我很愛你。愛到連自己都不知道該怎麼辦。」

這是實話:「愛到害怕見不到你,愛到害怕再也不能跟你一起吃飯。等到自己發現的時候,己經愛到不能自己──」

她的話還來不及說完,子壐一個用力,便拉起她的手腕,將她整個身子摟進了懷裏。

這樣的舉動讓她怔愕,久久不知道該怎麼反應。

感受著他溫熱的胸膛,她聽得見他急促的心跳……

「好險。」

他像是鬆了一口氣似的輕嘆,擁緊的雙臂像是要將她整個人融入懷裏似的:「還以為,妳會告訴我……根本沒有這麼一回事。」

「子壐?」

她有點糊塗了;為什麼他的語氣,讓她覺得她並不是真的一廂情願?

「我愛妳。」

又是一個讓她錯愕的輕語。

他──

說什麼?

「我愛妳。」

像是向她再次證明似地,他更加環緊了雙臂,順勢地將整個頭埋進了她清淡的髮香之中:「我一直以為自己把妳當成妹妹。但一直到最近,我才發現自己真的很需要妳。」

他的話讓她的眼淚如瀑布般地落下她的眼眶。

對此刻所發生的事,她是如此的不確定。

他,說的是真的嗎?

為什麼,從子壐的口中聽到這樣的句子,她竟沒有辦法說服自己相信?

只見子壐這又開口:「我不能忍受別的男人擁有妳、吻妳、甚至是抱妳。就連子瑜和妳擠一張床,我都會覺得難受。」

他擁著她,第一次對一個女人感到如此強烈的佔有:「我要妳,是只屬於我一個人的。」

他說的話,全都是真的嗎?

「可是……」她的心裏面,還是有那麼一絲絲的不真實感:「孫鈺彤……」

「我並不愛她。」

他再也沒有比現在更確定的事了:「十年前的我,或許曾經愛過她。但現在的我,對她一點感情也沒有。和她在一起的時候,我滿腦子裏想到的,就只有妳。」

「我習慣有妳陪在我的身邊,也習慣找妳的時候,妳總是在那裏等我。所以,我對於妳的存在,是感到那麼地理所當然。」

「可是……一直等到我發現妳不再守在我的身邊,我竟然不知道該怎麼辦?沒有妳的我,不知道該怎麼扮演江子壐這個角色。就連腦子,都不會運作了……」

他說的全是真的嗎?

如果全是真的話,那為什麼,她又老有種想哭的念頭?

連話,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嫁給我吧。」

他輕撫著她的臉,將她稍稍地推開自己的胸膛,以他深情的眼眸望進她含淚的雙眼。

他江子壐生平第一次,對一個女人感到如此的難捨。

「如果,我讓妳花了十六年的時間等我。」他一聲輕笑:「那麼,妳接下來的日子,就讓我來愛妳吧。」

邵志薰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伸開了雙臂,緊緊地便擁上他結實的臂膀,以她所有的愛戀,吻上他炙熱的雙唇。

就當是在作夢吧……

她以吻回應他的深情;就當這一切都是在作夢吧!

她一直深深暗戀的江子壐,終於感受到她的愛……

在浪漫的巴黎街頭,他們第一次對彼此的情感坦白。

 

「對了,」子壐像是想到什麼似地抬起頭:「既然我們兩個人都己經來到巴黎了……」

「嗯?」她跟著抬起頭,喜歡這麼讓他擁在懷裏的感覺。

她想,這或許會開始成為一種習慣。

「不如,」他邪邪地咬上她的耳垂:「我們就先度蜜月吧。」

「蜜月?」她紅了臉:「不可以這樣吧?」

不可以?

江子壐挑高了眉頭:「我不認為,我有準備讓妳討價還價的餘地。妳不是早請了一個月的假?」他毫不費力地便將她整個人抱起來,轉身走向身後的公寓。

「子壐──」

「這一個月,」他笑了:「有足夠的時間讓我先好好補償妳了。」

她紅了臉,羞澀地將臉埋進了他的肩窩之中。

這十六年的愛戀……

終於找到歸宿了。

 

*   *   *

 

「真是行為不檢點。」

 

子瑜嘟著嘴、皺著眉頭抱怨道:「那有人像你這樣,才在巴黎待一個月,也有辦法把人家的肚子弄大?」

「妳管我?」

江子壐像是守護所有品似的,一把將邵志薰摟進懷裏。

「志薰,」子瑜拉上邵志薰的手:「妳真是眼睛瞎了,才會看上我哥這種男人!」

「誰眼睛瞎了啊?」

子壐不服氣地,一把推開子瑜的臉。

「看上你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子瑜一個鬼臉:「這是志薰才會這麼縱容妳!要我,早把你丟一邊了。」

「妳少在那裏給我的小孩亂洗腦!」

「孩子還在肚子裏沒成形呢!就這麼急著當爸爸?這叫胎教啦!有沒有常識啊?」子瑜故意地湊到志薰肚子前叫了聲:「小貝比啊!我是你最可愛的姑姑喔!出來之後要是爸爸欺侮你,要記得來找姑姑喔!」

「誰會大老遠坐飛機到法國去找妳啊!」

「哈!」子瑜大笑一聲:「那還不簡單!就說服媽媽一起帶來囉!」

「妳敢?」

「有什麼不敢的?」子瑜吐個舌頭,轉身就是捥上志薰的手臂:「志薰啊!老哥要是欺侮妳,記得來找我喔!我家免費讓妳住!愛住多久就住多久!」

「妳煩不煩啊!」

子壐很不耐煩地將子瑜扯開志薰身旁!

「喂!」子瑜一聲大叫:「你客氣一點行不行啊?要是傷到小孩,等一下唯你是問喔!」

子瑜的話讓子壐反射性地轉頭問了下身旁的邵志薰。

語氣中滿是溫柔:「沒傷到妳吧?」

「沒有。」志薰搖搖頭。

反正這麼看他們兄妹兩吵架,己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

見志薰沒事,子壐伸起他的長腿,一腳就往子瑜的屁股輕踹去:「要不是你像隻蒼蠅般飛來叫去,我怎麼會去傷到志薰?」

「喂──」子瑜又是誇張的一叫:「怎麼有哥哥這麼踹妹妹的啊?!」

「不這麼踹妳,妳不知道還要煩多久?」

委屈的子瑜沒地方苦訴,只好轉頭就往薩維爾的懷裏奔去。

「老公啊──」她像祝英台裏的十八相送:「你好歹也要幫幫我吧?怎麼盡看我讓哥哥欺侮啊?」

薩維爾無奈地摸摸她的頭。

第一次看兄妹們這麼鬥嘴,非旦聽不懂就算,也不知道該怎麼接口。

「你們兩個啊──」江母的聲音在此刻響起:「不要都三十幾歲了人,還一天到晚像個三歲小孩在吵架,像不像話?」

「都是哥啦!」子瑜先喊冤:「他用腳踹人家耶!」

「子壐──」江母一個白眼。

「還不是因為她,吵死了!」他的手仍緊緊地摟著志薰:「搞得志薰的耳根子都不能靜一靜。」

說到志薰,江母這才又反應過來,轉頭關心地問了句:「妳累了嗎?」

志薰搖搖頭輕聲:「不會。」

只是子壐和子瑜這樣鬥嘴,向來沒有她插嘴的餘地。

「我這個笨兒子啊,」她握起了志薰的手,愛憐地輕拍著:「真是辛苦妳了。」

「不會。」只要能擁有子壐的愛,一切似乎都變得值得了。

「媽──」子壐不悅起皺起了眉頭:「可不可以別再叫我笨了?」

「本來就笨啊!」子瑜趁機吐個舌:「看看志薰!跟你在一起久了,連話都不會講了!」

「妳──」

要不是手中還摟著志薰,他鐵定會一拳揍過去!

「子壐!」江母的叫聲拉回他緊握的拳頭:「都快當爸的人,怎麼還像個小孩子一様?」

他收歛了拳頭,暫時不跟子瑜一般見識。

「你也真是的!」江母搖搖頭:「怎麼不克制一點?現在志薰懷了身孕,怎麼穿婚紗?」

「那很簡單。」他像是早就計劃好了:「反正現在肚子還看不出來,不如,明天就去結婚不就成了?」

「喂──」又是子瑜抗議的聲音:「你好歹也該為志薰想想吧?哪有人說結婚就結婚的啊?」

「那就等小孩子出生之後再去結婚囉!」

「那豈不是還要再等上一年?」

想想,他似乎也不想等那麼久……

他轉頭望向身旁的邵志薰,伸手愛憐地撫上她的小腹。

對於身前的女人,他的眼裏有著無數的縱容:「妳說呢?」他輕柔地問道。

我?

邵志薰楞了一會,臉上的表情很快地便讓一抹幸福的笑容所取代。

子壐應該懂她的心裏在想什麼吧!

守了十六年的愛戀,能夠得到他真誠的愛,就己經是她所要的東西了。

至於什麼時候結婚,早己經不是她所要求的事了。

子壐望著她的雙眸,會意地在她額上輕啄個吻。

繞了好大一圈,他是由衷地慶幸,自己沒有讓她自手中溜走。

下半輩子的時間,他會用盡所有的情感,好好地珍惜她。

「現在,他們是情侶了嗎?」

薩維爾輕聲的問句拉回了子瑜的注意力。

望著眼前目中無人的子壐和志薰,子瑜只有一聲輕笑:「早晉升要當父母了。」

對於子壐這麼坦然地表達他對志薰的情感,連她看了都感到欣慰。

志薰辛苦了這麼久的情感,終於有了代價。

「是嗎?」只聽見薩維爾一聲笑:「他們的動作似乎比我們快很多。」

子瑜轉頭一個白眼,順手挽上他的臂彎:「我不管。」她撒嬌似的噘嘴:「我也要生一個。」

「我沒不讓妳生啊!」薩維爾低笑:「是妳自己說不要大肚子結婚的啊。」

「現在,改變主意了嘛!」

「那麼……」他伸手摟上她的腰:「我們可要努力一點才趕得上囉。」

江家今天的下午,喜氣洋洋。

除了多了對女婿,媳婦之外,可能很快有會有孫子可以抱囉!

 

──全書完──

 

創作者介紹

心靈寫真館 | RUOWEN HUANG

駱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清風太太
  • 志薰和子壐的孩子要叫子瑜〝姑姑〞啦!
    終於看完了!期待新的作品,也謝謝妳把創作po上來跟大家分享,感恩喔!
  • 嗚嗚嗚....當場被捉包! 提到我國文造詣不好的證據...^^||| (我偷偷去把它們改過來了啦.)

    駱玟 於 2009/02/18 14:48 回覆

  • Eve
  • NICE~

    Like the story a lot~
    Thank you for sharing!
  • Thank you for reading it. haha...
    Definitely out of practice.

    駱玟 於 2009/04/28 14:15 回覆

  • 貓耳朵兔子
  • 一次把他看完 真過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