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開門後的江子壐,對於眼前的這片畫面感到非常、非常地不悅。

 

他蹙緊了眉頭,跨前走向爛醉的孫鈺彤,二話不說地便搶過她正準備灌進嘴裏的紅酒斥喝道:「妳這是幹什麼?!」

看見江子壐的出現,孫鈺彤盈了一個笑容,伸手又拿起了身旁的另一罐酒:「你來啦?我還以為,你再也不會出現了呢……」

不知道為什麼,這樣的孫鈺彤得不到他的同情,反讓他感到一點無由的厭惡。

他傾身,再度搶過她手中的酒:「妳這到底是在幹什麼?有必要把自己喝得這麼醉嗎?!」

「坐下來嘛……」她似乎一點也沒有把他的話聽進耳裏:「跟我一起喝嘛──」

看她這又準備拿一罐酒的動作,子壐索性放下手中的酒瓶,面無表情地一句:「如果,這就是妳叫我過來的原因,那我一點興趣也沒有!我走了。」

他轉身,正準備朝門口的方向再走出去,孫鈺彤卻在這個時候,從背後緊緊地抱住了他。

「為什麼?」她的語氣中滿是悲傷:「為什麼你明明就在這麼靠近的地方,但我卻總是感覺你好遙遠……」

他拉開她的手,轉身望向她。

為什麼……

對於孫鈺彤此刻的模樣,他一點憐惜的情緒也沒有?

他,不是應該是愛她的嗎?

「妳真的喝太多了……」

她甩開他緊握著她的手,改以整個身子投進他的懷裏:「子壐──」她含淚的臉龐有足以溶化所有男人的嬌柔:「我是──真的、真的很愛你。」

他該有所反應嗎?

為什麼此刻的他,竟然對她這樣的告白,一點感覺也沒有?

是因為她喝醉的關係嗎?

他不太清楚……

但是腦子裏,為什麼一直出現志薰的影像?

只聽見鈺彤的話還是不斷地接道:「……我在洛杉磯的每一個日子裏,沒有一天不在想你!我回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想去找你!但是,我是真的怕你還在生我不告而別的氣!」

她像個淚人兒似地縮在他的胸膛裏:「當你來找我的時候,我是……真的、真的很高興!可是……你的心究竟在那裏?為什麼你跟我在一起的時候,我總是感受不到你?在你的眼裏,我也看不到我自已……」

「為什麼?」她泣不成聲:「為什麼要這麼對我?如果讓我覺得我們之間還有任何的希望,為什麼還要這麼對待我?」

他,自以為自己對她,比一般的女人來得好……

「妳……」

他才準備開口,但孫鈺彤傾的吻卻在此時奪去了他所有的言語。

但是……

此刻的吻,讓他感到厭惡。

一種連他自己都無法解釋的厭惡。

他,不是應該是愛她的嗎?

為什麼此刻的他,覺得心裏頭的那種感覺,甚至連喜歡都沾不上邊?

十年前的他,到底在想什麼?

「呵……呵……」

還來不及整理自己的思緒,他聽見的是孫鈺彤的一聲苦笑。

再回頭看她的臉,他的腦子裏,竟無由地浮現出志薰的臉……

「你現在腦子裏的那個女人,是邵志薰吧?」她問得有點悲哀。

也正因為她的質疑,他英俊的臉上不由得一陣楞怔。

她……

怎麼會知道?

「你走吧。」

她推開了他結實的胸膛,轉身又拿起了桌上的酒。

現在的她,只能讓酒精的苦,來沖淡她心中的那份苦澀。

她很清楚地從子壐的吻,得到她的答案。

只是……

這樣的愛戀,叫她該情何以堪?

 

子壐沒有再接口,只是猶豫了一會,這便二話不說地轉身朝門口的方向走了出去。

現在的思緒,就連他自己也無法理解。

對於鈺彤,他開始很清楚地知道那不是愛。

如果還有任何的情感存在,那應該是同情遠剩於愛情。

與她相處的這些日子,她的存在,就猶如他曾經交往過的每一個女朋友一樣。

曾經,他以為自己應該是愛著她的。

如今,他很清楚地知道她在他心裏,並沒有任何的地位。

只是……

為什麼他的腦子裏,總是浮現出志薰的影像呢?

孫鈺彤又是怎麼知道,他的腦子裏想的是志薰呢?

這……究竟是怎麼樣的情感?

連他自己都不知道了。

 

* *     *

 

「每次看到妳的時候,妳好像總是有意外發生……」

 

羅昕傑的調侃得來邵志薰一聲苦笑,她怎麼也沒想到自己一個人在餐廳裏自哀自憐,竟然也會讓他撞見?!

所以,只好又騙他說她吃飯讓飯粒嗆到……

她紅了臉;為自己的謊言而感到心虛。

「每次有意外,好像都會遇見你。」

應該說,每次被子壐放鴿子的時候,她總是會撞見他!

「應該說我們倆個很有緣吧。」他一聲輕笑:「到那都碰得到。」

「可不是。」

她回答得有點尷尬,都不知道這樣的有緣是該哭還是該笑?

看看四周,又回到家了。

這個發現讓她有點迫不急待地想溜回自己的家裏……

「志薰?」

「嗯?」

她抬起頭,正準備望向眼前的羅昕傑時,他的吻卻在這個時候落上她半張的唇。

這個動作讓她腦子剎時劃成了空白,不知道該怎麼反應。

只能瞪大了雙眼,等著他結束這個吻……

「呵。」

她聽見他一聲輕笑,就見他起身給了她一抹溫柔的笑:「妳的眼睛不需要睜這麼大,我會覺得自己好像做錯事的小孩一樣。」

「對不起,」她只能道歉:「我只是……」

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該告訴他,她並沒有期待他會吻她嗎?

但是,交往中的男女朋友,接吻應該是件很理所當然的事吧?

「咳!咳!」

一道咳嗽聲斷然地打斷兩人的對話,邵志薰轉了頭,因子壐的出現而整個人蹙起了眉頭。

「子壐?」他怎麼會在這裏:「你不是去找鈺彤了嗎?」

「我不在,妳就準備找男朋友回家過夜?」

過夜?

「我沒有……」她急忙解釋;她跟羅昕傑,真的是很單純的偶遇!

而他剛剛會吻她的舉動,也完全不在她的預料當中啊!

只不過,他不等她開口,跨步便上前拉起了她的手。

轉頭望向身後的羅昕傑,他的口氣一點也不客氣:「先生,對不起!有點家務事,我先把妹妹帶走了。」

說著,硬拉著她便走進了鐵門後,一點也不讓羅昕傑有告別的機會。

只是……

望著他們倆個消失在門後的身影,羅昕傑也不禁地皺起了眉頭。

這個哥哥的保護慾也太過強烈了吧?

總覺得,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但他又形容不上來!

或許,這世界上。

真的有感情這麼好的兄妹吧!

 

* *     *

 

「喂──」

 

進門後的邵志薰用力地甩開江子壐緊握的手叫道:「很痛耶!」

今天的子壐到底是吃錯什麼藥了?

不是明明去找孫鈺彤了嗎?

為什麼又會出現在她家門口?

還像顆不定時的炸燀一樣……

「我一離開妳,妳就打電話叫他來陪妳?」放開邵志薰的手後,江子壐轉身便像是在質問犯人般地問道。

真是夠了──

她討厭他這種逼問的口氣:「是又怎麼様?」遇見羅昕傑,又不是她的錯?「你自己還不是去找孫鈺彤?!」

她又不是十二歲的小女孩,幹嘛這樣一直管她?

「如果我沒有回來,妳準備帶他回家過夜?」

他的語氣裏,有著他自己也意識不到的憤怒。

「那又怎麼様?」真不知道子壐是那一根神經不對了:「我都己經是二十八歲的女人了,早可以決定該跟什麼樣的男人上床──」

她的憤怒還來不及宣洩,江子壐一把將她整個人摟進懷裏,二話不說地便以吻奪去她所有的言語。

他的吻有著非常強烈的掠奪性,與方才羅昕傑的吻是截然不同的。

但是……

她還是大眼。

不是說他再也不會讓這樣的事發生了嗎?

為什麼這一次,他又吻她?

他的擁抱是如此的強烈,他的吻是如此的佔有,她感覺身體的每一個神經,都快因為這個吻而開始發熱。

如果……

再繼續這樣下去,她害怕自己會因此而沈淪……

像是找回了自己的理智,他再度伸手推開她。

喘息中的邵志薰拭不去臉上的紅暈,只能睜著眼望著他,卻從他急促的喘息中找到了相同的不確定。

原以為他會再像上次一様,轉身丟下她一個人離去。

但這次,他並沒有放開她的動作,只是這麼定定地望著她,彷彿試圖從她身上得到什麼答案似的……

這究竟是什麼情緒?

子壐混亂的思緒裏找不到任何的頭緒。

為什麼此刻,他會希望邵志薰只屬於他江子壐一個人的?

「放……」

他的眼神讓她感到渾身的不自在,不喜歡這麼活生生地成為他眼中的觀察品。

才正準備伸手掙開他結實的胸膛,卻沒想到他反而一個用力,又將她整個人擁入懷裏,再度以吻奪去她所有的言語。

只是,這次的吻比上一個吻,多了一抹讓人難以捉摸的溫柔……

怎麼會這樣呢?

在他懷裏的邵志薰,不知道該怎麼反應,只能逐漸地讓他結實的臂膀,支撐她身體所有的重量。

理智彷彿在他的舌尖的挑逗下,逐一地被剝蝕。

她閤上了眼,感受著他的吻,技巧地掠過她的唇、她的耳際、她的頸間……

該是這樣的嗎?

她不斷地自問;為什麼,身體好像渴望他能給予更多。

重點是……

她該允許兩人之間繼續這麼下去嗎?

一旦走了這一步,她是不是就沒有回頭路可以走了呢?

可是……

老天啊!她無法不去回應他的吻!

身體的每一寸肌膚,都渴望他的擁抱!

她並不希望他停止。

因為這場愛戀,她整整等了十六年了……

 

身前的子壐似乎與她有相同的掙扎……

他無法解釋自己此刻的情緒。

但,想像邵志薰屬於另一個男人的念頭,就讓他覺得不能自抑。

她的身體與他是如此的契合,彷彿是為他一個人所訂做的一般。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她,應該是他的妹妹才對?

那他,又怎麼可以這麼對待她?

不行──

他用盡了所有的理智,強迫自己再度推開她。

他不該做出會讓彼此後悔的事才是……

 

只不過,她環在他頸間的手讓他抽不開自己的身子,她生澀的吻,更是殘忍地奪去他僅有的理智。

「志薰,」他發現自己的語氣幾乎像是哀求:「再繼續下去,妳跟我都會後悔的……」

但她是那麼地肯定:「我不會後悔。」她的吻落上他的唇哀求道:「只要你,不要現在離開我。」

她蠕動著身軀,不斷地挑逗他最原始的渴望。

衣衫早己在情慾中半落,裸露出她不曾有人觸碰的渾圓。

喔──

他一聲低吟;再也管不了那麼多了。

他吻上她的唇,以雙臂環緊她纖細的腰,將她整個人毫不費力地抱起,朝房間的方向走去。

剩下的,留到清醒後再來面對吧……

 

* *     *

 

原來,愛戀一個人,真的可以讓人感到如此地心痛……

 

在他溫熱的擁抱下,邵志薰第一次感到自己的情感終於找到了歸宿。

雖然對不起孫鈺彤……

但是,這個時候的她,再也無法違背自己的情感,欺騙自己。

「志薰……」

子壐的聲音再度拉回她的思緒,望見她眼中的淚水,他的心裏再度產生遲疑。

他,又越距了嗎?

「我們……」

不等他開口,她的吻再度印上他半開的唇。

「不要再開口問我對不對、該不該做,」她只想一輩子這麼擁有他:「我不會後悔自己的決定的。」

即使,她只能擁有他這麼一刻……

 

為什麼?

江子壐不懂;為什麼身下的這個女人,竟能夠讓他如此地不捨?

這種感覺,在與其他的女人在一起時,是從來沒有過的。

從什麼時候開始,他不再當她是自己的妹妹了?

又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自己開始無法將她排擠到思緒之外?

第一次,他想小心翼翼地珍惜一個女人……

第一次,他想好好地保護身下的這個女人。

他溫柔地傾身吻上她的唇,以愛憐感受她身體的每一寸肌膚。

向來感覺過度擁擠的床,第一次覺得有足足夠夠的空間。

他技巧地褪去她身上所有的衣服,卻粗野地撕去自己身上的障礙,彷彿與她分離的每一刻,都是一種折磨似的。

他很快地再度回到她的身邊,以他結實的胸膛,磨蹭她細緻的渾圓。

他知道這是她的第一次。

因為,從認識她到現在,從來沒有看過她的身邊有任何一個男人。

他一聲輕笑;是因為這樣,所以她的存在對他來說,總是如此地理所當然嗎?

他的吻,技巧地挑逗她僅有的感官神經,每一個觸碰,都精準地勾起她最深的渴望。

該是這樣的感覺嗎?

為什麼,她覺得整個身子都會因此而燃燒似的?

她弓起身子,渴望得到更多,但他的每一次觸碰,總是如此地輕柔……

「子壐──」

她幾近呻吟的聲音得來子壐低沈地一聲低喃,所有的理智,似乎都在她的每一個生澀的觸碰中剝落。

「我……」他極盡可能地抑制那股急欲爆發的慾望,豆大的汗珠不難看見他的壓制:「不想要傷到妳。」

而她,只是以雙手環住他厚實的臂膀,將他更加地往自己的身子拉近。

「你……」她很確定:「不會傷到我的。」

「喔──」

他一聲低吟,彷彿所有的意識力,在這一刻再也無法克制。

他以腰身支開她修長的雙腿,以他滿滿的情慾填進她緊窒的體內。

「啊──」那股撕扯般的痛從下腹傳上心頭,讓她不自覺地引頸而叫。

因為害怕傷到她,所以他停止了所有的動作。

努力地以低語安撫,試圖撫平他對她所造成的傷痛……

「一下……」他嘶啞的低語,努力地強忍住那抹一觸即發的慾望。

改以雙臂環緊她削瘦的身軀,緊緊地將她鎖在自己的胸前,努力地試著讓她適應他的侵入。

此刻心中對她的愛憐,他從未對任何一個女人施捨過……

「就會過去的。」他安慰道。

對於邵志薰,他如同對待玻璃製品般的溫柔。

「子壐……」

她微喘的低吟得來他熱情的吻,他在確定她的身體己經完完全全地接受他之際,熟練地以律動帶領著她攀向情慾的高峰。

此刻在他身下的邵志薰,是個完完全全的女人。

不再是他妹妹的身份……

 

淚水,落下她細滑的臉頰。

心中激動的情感,她再也找不到合適的句子。

這樣就夠了吧?

這十六年來的愛戀,只要能擁有這一刻,應該就夠了吧?

她伸手緊緊地擁住他,弓起身子將自己全部交付給他。

在感動與激情不斷地交錯之下,她不斷地告訴自己;這樣,就夠了吧……

創作者介紹

心靈寫真館 | RUOWEN HUANG

駱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