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他竟然吻我耶!噁心死了!」

 

現在想起來,江子瑜還一身的雞皮疙瘩。

原來,出國這五年,她老哥對女人沒興趣了,反將目標放在她的身上?!

原以為志薰會跟著她一起唾棄老哥這種惡行,卻沒想到,她的臉上竟是一抹不確定……

「他吻妳?」

「是啊!」她猛點頭,還在考慮要不要大義滅親地去報警呢!

「你們……」邵志薰遲疑了好一會才又接口:「平常很習慣接吻嗎?」

一個差點沒讓子瑜從椅子上摔下來的問話。

「妳瘋了啊?」子瑜大吼:「誰習慣跟他接吻啊?!」

老哥瘋了就算,沒想到連志薰也變成這樣?!難不成,世界真的在亂……

這天下,有哥哥那樣吻妹妹的嗎?!

「沒有嗎?」她問得很不確定。

如果子瑜回答得如此地篤定,那麼……

子壐又為了什麼吻她?

「志薰!」子瑜開始懷疑:「怎麼搞的啊?!怎麼妳今天跟老哥的反應都一個樣啊?!你們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啊?」

「沒有。」她反射性地回了句:「我己經……」她不知道該怎麼跟子瑜解釋子壐吻她的事……「好幾天沒看到他了。」

對不起……

她在心裏頭暗自向子瑜道歉;她不是故意選擇說謊的。

「是嗎?」子瑜相信她的話,只好把她的反應解釋成被嚇到了,轉頭又喝了口啤酒壓壓驚:「我說志薰啊……」真的不是她在說:「妳還是早點放棄我哥吧!像他今天這麼不正常,要是真的有亂倫傾向,我才不會讓妳跳進火坑呢!」

「不會吧……

她很清楚,江子壐沒有那種傾向。

「算了,」子瑜嘆了口氣:「我當他今天壓力太大才會做這種奇怪的事!不過,要是改天他對我有越距的舉動,我鐵定去警察局告發他。」

邵志薰輕笑;子瑜還是像以前一樣,很有想像力。

「對了,」她試著轉開話題:「妳的未婚夫呢?」

才說到未婚夫,子瑜一張氣臉竟然在瞬間紅了大半。

真是標準的幸福佳人……

「本來是要一起回來的!」她解釋道:「可是,他公司臨時出了點事,所以等他處理完之後,才會過來。」

「看妳,只要說到他就一臉的幸福。」志薰調侃道:「妳家裏的人,可以接受他是個外國人吧?」

「不接受,那我只好私奔囉!」她像是老早就做好了萬全的準備:「誰叫他們要把我送到巴黎去學設計啊?!」

說得像是她會有外國老公,全都是爸媽的錯似的。

「真好,」志薰羨慕地一句:「在巴黎的街頭相遇,鐵定很浪漫。」

子瑜微微地一笑,笑容中己說明了滿載的幸福。

「志薰……

「嗯?」

「妳也該為自己找個對象了吧。」她是真心地希望她最好的朋友能有個好的歸宿:「雖然,我是真的很希望妳能成為我家大嫂!但一直這麼等子壐,還有多少時間可以浪費?」

「我知道。」她回了抹牽強的微笑。

不懂……

為什麼,所有的人都開始勸她放棄子壐?

難到,真的該是時候了嗎?

「對了,」子瑜的聲音再度拉回她的思緒,只見子瑜雙手合掌地拜託道:「在薩維爾來台灣之前,我可不可以先在妳這麼住一陣子啊?」

「子壐那呢?」

「那個死變態,」一說到子壐,她又是一臉厭惡:「太不保險了!我還是住在妳這比較安心點。」

她該不會真的以為子壐會偷襲她吧?

她笑道:「那好吧。」子壐跟子瑜才真的是十足十的兄妹:「如果妳不嫌小的話,那就先跟我窩一陣子吧。」

反正,子壐短時間內,應該不會再過來了。

「我就知道,妳最好了。」子瑜抱上她的肩頭感謝道。

不知怎麼地……

志薰的心頭好像少了什麼似的。

現在子瑜回來了,是不是也代表著,她這個代理妹妹的職務,也該下任了呢?

 

* *          *

 

「那天的事,真的很對不起……

 

跥著緩慢的腳步,邵志薰為江子壐那天的舉動而道歉。

「沒關係。」羅昕傑俊秀的臉上揚了抹諒解的笑容:「我想……妳哥哥應該很保護妳才是。」

「是……是啊。」她回答得有點尷尬。

天知道江子壐根本就不是她哥,而是她暗戀的對象。

一想到這,她又不禁想起那天的事……

從那天之後,他就像消失一樣地沒有打電話給她。

現在到底是怎麼樣?

她還是理不清,那個吻,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其實……」羅昕傑的聲音再度拉回她的思緒,她抬起頭,就看見他帶笑的眼睛:「我很高興妳打電話給我。」

「我……」她打電話給他並沒有任何的意思:「只是對那天的事,真的感到很抱歉。」除此之外,她對於羅昕傑,沒有特別的情感。

「至少,是個讓妳打電話給我的藉口。」

他的話,總讓她的腦子成了短暫的空白。

這個男人……

究竟為了什麼會喜歡她啊?

而且,他的告白,為什麼總是如此地直接?

「羅昕傑,我……

「我會說服妳哥喜歡我的。」

嗄?

邵志薰還來不及開口,就見他彎了眼角接道:「我可以理解,為什麼妳一直遲遲不肯回答我的問題。」

他知道?

她皺了眉頭;此刻的她有種作賊的心虛。

「有那樣子的哥哥,應該很難找到男朋友吧?」

「是……是啊。」她回答得很牽強;應該說,有天天跟自己的暗戀對象混在一起,所以才很難交到男朋友吧?

「我是很認真地想跟妳交往!所以……」他握緊拳頭,一副必死的決心:「我會努力說服妳哥來接受我的!」

這個場面有點爆笑……

這天下,怎麼有像他這麼可愛的男人啊?

她不自覺地輕笑了聲;這一刻,她覺得羅昕傑或許會是個好的對象……

「第一次看到妳笑。」

他的話讓邵志薰急忙收起了笑容。

「我……」怎麼搞的?怎麼換她在尷尬了?

「雖然是很短暫的笑容,」他似乎很滿足了:「但以後,我希望自己能成為讓妳笑的男人。」

這個男人……

怎麼此刻邵志薰好像在他身上看到了自己。

「咳、咳……」她急忙拉回自己的視線,佯裝地咳了幾聲:「或許……我們……可以試著交往一陣子……

她的話,讓羅昕傑楞了會。

笑容,很快地又盈上他溫柔的臉,他傾了身,原讓志薰以為會落在唇上的吻改啄在她的額上。

「謝謝。」他一聲輕笑:「我不會讓妳失望的。」

……奇怪。

她幹嘛覺得尷尬啊?

對於羅昕傑沒有吻上她的唇,她像是鬆了一口氣似的。

只希望,他沒有注意到……

「那……」她抿抿乾澀的嘴唇:「我先進去了。」

不知不覺,己經在自家門外站了好久。

此刻這種難尷的場面,她有種逃之夭夭的衝動。

也不等羅昕傑再度開口,她開了門鎖,便將自己關在門後。

……

真的該強迫自己去接受另一個男人,才有辦去忘記子壐吧?

 

* *          *

 

「你不要過來喔!」

 

一開門,就聽見子瑜威脅似的叫聲!

看到志薰像是看到救星似的,直拿著手中的菜刀往她的方向跑來,把她當盾牌似地半躲到她的身後。

「喂!」差點沒讓菜刀劃到的志薰叫了聲:「太危險了吧?幹嘛拿菜刀跑來跑去的啊?」

只不過,話才剛落,子壐的聲音這便斷然地搶走了她所有的思緒。

「聽到了沒有?」她聽見子壐的聲音忿忿地說,整個高大的身子幾乎佔滿了她所有的視線,臉色像大便一樣地站在她的眼前:「在人家家裏不要拿著菜刀跑來跑去的!」

「要不是因為你這個變態──」子瑜這又揮了揮手中的菜刀:「我幹嘛拿菜刀啊?」

「妳說誰是變態?」子壐的臉又沈了幾分。

「你啊!」站在志薰後面,子瑜的膽子就大多了:「不然還有誰?!動不動那樣吻我,誰知道你會不會侵犯我?!」

「侵犯妳?」子壐看起來很火大:「我看起來像是那種會搞亂倫的人嗎?」

「誰知道?」子瑜撇了臉,一想到昨天他吻她,她就一肚子反胃:「那天你都敢吻我了,誰知道你下一步會做什麼?」

「那是因為──」他要出口的話,在看到志薰之後又收了回去,急忙撇開自己的視線:「我就算是真的想搞亂倫,妳也不是我喜歡的那種女人!」

「笑死人了!」子瑜揚了下巴:「你以為我會喜歡你啊?!人家我可是有未婚夫的人耶?」

這話,又拉回了子壐的注意力:「妳什麼時候有未婚夫啦?」

「本來就有啦!」她吐個舌頭:「人家我這次回來,就是準備介紹給爸媽的啦!」

「妳──

子壐上前,一把想將她整個捉起來審問的模樣,好在她身手夠靈活,捉著志薰擋去他的魔掌,讓他又氣又惱地叫道:「有妹妹像妳這樣的嗎?!」

「你才是!有哥哥像你這樣的嗎?一天到晚想向你自己的妹妹下毒手!」

「誰要對妳下毒手啊?」

「現在不就是?!」

「妳──

「喂──」當盾牌的邵志薰終於開口,這才暫時平息了這兩個兄妹間的爭執。

第一次,她覺得自己像個十足十的裝飾品,這麼站在他們倆個兄妹之間,好像完完全全不存在似的。

「你們鬧夠了吧?」她轉身從子瑜手中拿下菜刀,無奈地笑道:「我敢跟妳保證,子壐沒有那種喜好!」

而後,嘆了口氣又轉頭望向眼前的子壐說道:「還有……子瑜,真的有未婚夫了。」說著,便走向廚房的方向,將手中的菜刀放回插座。

天知道刀子這麼甩來甩去,什麼時候會出人命?

「妳──」趁志薰離開,子壐一把便勾住子瑜的脖子:「有未婚夫的人,到志薰這裏來做什麼?」

「你才是!」子瑜伸手試著掙開他環在頸間的手臂,又踢又踹的叫道:「你一個大男人,跑到志薰這裏做什麼?!」

「妳管我?」又是那種霸道的口氣:「都己經快要結婚的人,自己哥哥家不去,跑到志薰家裏來跟她擠什麼床位?」

「要不是你像個變態一樣,誰要來跟志薰擠床位啊?」

「妳又叫我變態?」他一定要讓她死得很慘!

「本來就是!」子瑜一點也沒有讓步的口氣:「你才是奇怪吧?!我一個女人還可以過來跟志薰擠床位!你一個大男人來這裏做什麼?!」

「我高興!不行啊?!」

「當然不行!」子瑜罵道:「人家志薰就算一身清白!這麼讓你三天兩頭地跑來,男朋友也別想交了吧?」

「憑什麼妳可以跟她擠床位,我不能來跟她一起睡啊?!」

「你是個男人耶?!」真是沒大腦的大哥:「怎麼跟她睡啊?!」

「誰說不行啊?!我──

「夠了!」

還不等子壐開口,志薰赤紅了臉吼道,這又打斷爭執中的兄妹!

真是夠了!

這兩個人,到底有沒有把這裏當她家的自覺啊?!

「我的床位誰都別想擠!我自己睡!」真要是讓子瑜知道子壐三不兩時跑到她家來跟她睡,鐵定又會大驚小怪一番!

她朝兩兄妹白了眼,這便憤憤地走進自己的房裏,用力地將門甩上!

真的不知道,自己究竟為什麼,會跟他們兩個兄妹扯上關係?

「都是你啦!」

看見志薰關了門,子瑜起身推了下身旁的江子壐。

「我又怎麼了?」他顯然不覺得自己有做錯的地方。

志薰這一陣子,總是像現在這樣,情緒不穩定!

那跟他有什麼關係啊?

「笨────

這樣的話,讓子壐又皺起了眉頭:「幹嘛連妳都叫我笨蛋啊?」

「本來就是笨蛋啊!」才會有人暗戀他十六年,他還一點感覺也沒有!「原來,有人比我更早發現啊?!」

「妳──」志薰的名字還沒出口,他便整個人啞住。

怎麼子瑜和志薰都叫他笨蛋?

難到……他真的很笨?

「走啦!」

不等他開口,子瑜拎著子壐的領口便往門外的方向走。

「去哪?」他還沒回過神。

「出去啊!」果然是笨蛋一個:「沒看到咱們把人家氣到下逐客令了喔?」

逐客令?

他望向那扇深鎖的門;指的是志薰嗎?

她,還在生他的氣嗎?

為什麼,他的心似乎不能因此而釋懷?

 

* *          *

 

「什麼?!你跟鈺彤在一起?」

 

對於這個消息,子瑜瞪大了眼睛,仍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

「嗯。」子壐點點頭,啜了口咖啡;會跟子瑜談起鈺彤的事,純粹只是想證明,她真的沒有特別的喜好。

「什麼時候的事?」

什麼時候?

他自己也不太知道:「大概一兩個月了吧。」

「她不是去洛杉磯了嗎?」

「嗯。」他又像是例行公事般地點點頭:「又回來了。那天去夜市不小心遇到的。」

「那也不表不她回來,你就要跟她在一起啊?」

她還記得子壐曾經被她傷得多深……

當初為了她的演藝事業,她對子壐的情感根本是一屑不顧,甚至連決定去洛杉磯的事,也是她一個人決定的,就連離去也不曾說過一聲再見。

「為什麼?」她真的是愈來愈搞不懂子壐了:「為什麼還要跟她在一起?」

對於這個問題,就連他自己也不知道。

只知道,這一切好像是理所當然的事。

他並沒有去思考太多。

現在想想,他似乎也好一陣子沒看到鈺彤了……

 

真不知道子壐的腦子裏到底在想什麼?

看著這個想什麼都沒人知道的老哥,子瑜滿肚子的疑惑……

「你還愛她嗎?」

愛?

一個讓子壐楞了會的字眼……

「應該吧。」

「應該?」真是讓她大眼的回答:「有人愛一個人像你這麼不確定的嗎?」

「志薰說,我應該還愛著她。」他說得理所當然:「所以,我應該還是愛著她的吧?」

「志薰說你愛她,你就去跟她在一起?」真是沒聽過這麼白目的答案:「那我叫你去死,你為什麼不去跳河?」

「那不一樣。」他反射性地應了句。

「那裏不一様?」

「總覺得,志薰很了解我。有時候,我自己都不知道的事,她似乎比我還清楚……」

話是這麼說沒有錯!

那是因為,那個笨蛋志薰整整暗戀他十六年的緣故啊!當然他所有的事她都知道!

可是……

那也不代表他的愛情,可以因為志薰說的一句話就做決定的啊?!

那個笨蛋志薰……

子瑜一聲低咒;到底在想什麼?!

有人會勸自己暗戀的對象去跟別的女人在一起的嗎?

可是……

仔細想想,好像又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她老哥向來不是那種人家說什麼就做什麼的男人啊!

為什麼志薰的一句話,他就聽得這麼徹底啊?

「老哥,」她狐疑地瞇起了眼睛:「你老實一句話……」

「什麼事?」難得看子瑜這副狐狸眼。

「你……」她決定替志薰探探敵情……「你喜歡志薰嗎?」

喜歡?

又是一個讓他一楞的字眼。

「廢話。」他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從她十二歲的時候認識到現在了吧!早把她當自己的妹妹了!這跟我喜不喜歡妳是同樣的問題吧?」

「真的只有這様?」

「不然還能怎麼様?」

老覺得事情不只是這樣……

現在想想老哥和志薰最近的反應,總感覺他們好像還瞞著她什麼似的?

她鬼靈精怪的腦袋左轉右拐地,一會,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似的,傾身邪邪地一笑:「那你老實說,那天你會吻我的事,是不是跟志薰有關?」

這一問,子壐整個人楞了住。

沒辦法答話,只能睜大雙眼望著眼前的子瑜。

這事,他沒有跟子瑜開過口。

光是看她今天在志薰家的反應,也知道志薰鐵定也沒跟她提過。

那她,怎麼會知道?

根本不用等子壐開口,子瑜像是得到她要的答案似的,整個人仰身躺進椅背裏大笑:「果然……」

果然?

一個讓子壐莫名奇妙的答案:「什麼意思?」

望著眼前長得很帥的老哥,卻一臉的不解。

「原來……」豁然開朗的子瑜只有一句話送給他:「你真的是個笨蛋。」

怎麼又是這句話?

「怎麼連妳也叫我笨蛋?」

「是嗎?」子瑜笑了笑:「那讓我猜猜……另一個叫你笨蛋的人,一定是志薰!對不對?」

真是……一針見血。

子壐沈了臉,性感的臉上寫滿不悅:非常地不喜歡有人將這個名詞硬冠在他的頭上。

他抿了嘴,不想再繼續這種無聊的對話。

只不過看他這個表情,子瑜就快笑到不行了……

這世上,怎麼會有像她老哥神經這麼不發達的男人啊?

「老哥,」她突然很同情他的立場:「你,真的不是普通的笨耶!」

「再笑,小心我揍妳喔。」他警告道,順手喝完杯中的咖啡。

為什麼……

他真的愈來愈搞不清楚了;子瑜和志薰都叫他笨蛋?

他,到底那裏做錯了?

創作者介紹

心靈寫真館 | RUOWEN HUANG

駱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