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我受整個埃及訊息之苦, 在我準備要離開台灣的當天,老公竟然問我:要不要催眠我?

這個問話讓我睜大眼睛, 從開始替人家做心靈咨詢至今,

老公從來沒有問過我這樣的話, 一方面,可能也因為他知道,我並不是特別喜歡自己這樣的能力,

所以,他並不會我任何奇怪的問題.

而今被他這麼一問, 我皺了眉頭問:為什麼?

他:一直很好奇那些被你催眠的人是什麼感覺,而且, 搞不好埃及那一世我也有參與,可以幫你回答些問題.

我:可是目前為止, 在埃及的訊息裏, 我沒有看到你. (除了那個看不到臉的祭師之外)

他:搞不好,我就是你看不到臉的那個祭師.

我:可能嗎? (自己也很好奇)

所以, 我讓他在椅子上躺了下來, 就像對待其他的客戶一樣.

只是, 我注意到他的氣場開始混亂了起來...

我:你為什麼那麼緊張啊?

他:我沒有啊?你為什麼這麼問?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但從他混亂的氣場來看,的確是緊張時候會有的啊!

沒有嗎? 我裝作沒看到似地繼續做我的動作, 但不知怎麼搞的, 卻遲遲沒有辦法讓他進入狀況,

甚至做到一半的時候, 還看到他的靈往門外走了出去. 害我隨即開口又問:你現在要走到那啊?

他說:正走到街角的SUBWAY上.

我:我知道你走到那!只是問你, 為什麼要走到那?

他:我不知道為什麼, 但,你要我想像的景像,我一點辦法也沒有.

我:我知道. (不過,我也不知道他為什麼什麼都看不到?) 告訴我,你現在四周的顏色是什麼? (只是想確認他是不是在我所看到的第五空間)

他:我看不到任何的顏色.

我:你的高等靈魂在身邊嗎?

他:我不知道.

我:我現在會問你,是或不是的問題. 你只要靠直覺回答我就可以了.

他點點頭.

我又問了一次:你的高等靈魂在身邊嗎?

他:是.

我:你看不到的原因, 是不是你還沒有準備好?

他:是.

我:那我...是不是也沒有準備好?

他:是.

彷彿在潛意識裏, 我很清楚這是為什麼,我和他什麼都看不到的原因.

所以,我立刻拍拍老公的肩膀說:起來吧.

他花了好一會的時間睜開眼睛問:為什麼?

我:沒聽到嗎. 咱們兩個都還沒有準備好.

他:為什麼?

我:我怎麼會知道?!搞不好會是一個讓咱們兩個都不能置信的結果吧.

他:那會是什麼?

我:你沒聽到嗎?他說我也沒準備好啊. 搞不好,你是那個我看不到臉的祭師喔.

他:可能嗎?

我:不知道啦. 反正.等到時候到了, 我自然就會知道了吧.

不過, 心裏還是不禁懷疑,為什麼會什麼都看不到呢?  這還是第一次呢? 該不會, 他真的是那個害死我, 卻又讓我看不到臉的祭師吧?

 

創作者介紹

心靈寫真館 | RUOWEN HUANG

駱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