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之後, 雖然腦子裏有很多的疑問,但是卻沒有再接受到任何訊息了.

原以為,關於埃及的事應該是告一個段落了.

但是,卻在這一天又起了波動...

 

這一天, 朋友來找我做催眠,主要是因為她很想知道在埃及那一世,她跟我有沒有任何關聯,

如果有的話, 搞不好可以藉此找出謀殺我的人是誰...

本來, 我不會為了人的好奇而替她做催眠,但看她的高等靈魂指示,

再加上自己也很想知道的答案之下, 我順勢地讓她躺了下來.

記得, 我做的催眠不是深層催眠,在是潛意識集中,原因是我也看得到他們看得到的畫面...

在帶她進入狀況之後,我很驚訝在她的記憶裏也有埃及的記憶.

但從她一開始的畫面是置身在大街上, 再加上她的穿著來判斷.

我以為她只是個平民,更別提接下來的畫面,都是她在河邊漫步的景像.

所以, 我潛意識地認定,她應該是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的人才對.

但,卻在她漫步地當中,我突然看到一個只有在那段被遺忘的埃及才看得到的圖案時,

Aten.gif

自己也因此而嚇了一跳.

我拉回了自己的理智,面對還閉著眼睛的她,記錄了以下的對話.

我:你可以進去宮殿裏面嗎?

她:我看看...(她停頓了十秒) 可以.

我:有人阻止你嗎?

她:沒有.

我:你可以自由進出嗎?

她:可以.

我:那你看到了什麼?

她:花園.

我看到有個人從長廊朝她走來:是誰來找你?

她停頓了會:他們叫我去準備,要開始了.

我:去哪裏?

她:不知道,但我該去準備了.

我:現在妳準備好了,到達你要去的地方了. 你看到了什麼?

她:好多人.

我:這裏面有讓你不舒服的人嗎?

她皺起眉頭:有.

我:長什麼樣子.

她:他胖胖的,沒什麼頭髮,很像祭師,但不是.我不喜歡他的眼睛.

(從她的記憶裏,我看到我父親的影像.)

我:你的父母親在嗎?

她:在.在台階上. 我現在不能過去,負責照顧我的是一個年約五十歲的老者.

我:你的父親是法老王嗎?

她質疑地點點頭:應該是.

我:母親在嗎?

她:在.坐在父親旁邊.

我:你有其他兄弟姊妹嗎?

她:有

我:妳是第幾個?

她:6.第六個.

我:你有辦法看到我在那裏嗎?

她:我沒有辦法分辦出你是誰.

我看到她此刻六歲的外表,理解她的腦子不能以邏輯來回答我問題的原因.

沒有關係:我說:在這輩子裏,有發生對你影響深刻的事, 你可以告訴我是什麼事嗎?

(她的高等靈魂這麼指示)

但接下來的她卻遲遲沒有開口,不管我同樣的句子重覆了幾次,她都沒有回答,

反倒是眼眶旁開始落下眼淚.

我:你為什麼在哭?

她: Joanne......這是從她進入狀況以來, 第一次以她現在的身份跟我說話:我想,我一定瘋了.

我:為什麼?

她:我不能確定這是我的幻想還是真的.但是,我竟然看到你跟我說,你在石室裏被謀殺的那一幕.可是,如果這是我想像出來的,為什麼我會覺得好難過?

我嚇了一跳. 在那段記憶裏,我記得自己在石室裏看到一個躲起來的小女孩在哭,我因為有感覺自己應該在這一輩子裏認識這個小女孩,

所以,在跟朋友述說這段記憶裏, 我總是刻意地不提到這個小女孩.可是,現在竟然從朋友的口裏聽到這句話...

我有點遲疑地開口:告訴我你躲在哪裏? (如果只是她的想像,那她絕對不可能知道我看到的那個小女孩的位置)

她:我躲在門後面,石階上.我可以看到你的臉,你前面的兩個人背對著我. 我可以看到那個準備割你背的人,正拿著一把雙邊利的小刀...

我嚇了一跳,驚訝她竟然有辦法描述出所有的細節.

我:你可以離開那個地方.那不是你需要待著的地方.

她的氣息因此而平穩了許多.

我:妳有回去告訴你的父親嗎?

她:我不敢回去. 我父親不會相信我說的話,(她只是個年約六歲的小孩)如果他們發現我知道,他們會殺了我.

我:那你去那?

她:我找了一戶願意收留我的人家.

我:那你沒有回過宮殿了嗎?

她:沒有.但我可以透過姊姊那得到父親的消息. 慶典的時候,我看得到他,他變了好多,身邊也多了一個人.

我:那個人是誰?

她:我不認識.

我為了印證自己的感官,私自地問了以下的問題

我:當你母親在世的時候, 民不潦生嗎?

她:不會. 感覺每一個人民都可以掌控自己的生命,每一個人的權力都是同等的. 感覺很太平...

我:跟現在有什麼不一樣?

她:人們活在害怕裏. 他們的生命決定在神對他們的主宰.

我:在離開宮殿之後,你過得好嗎?

她:很好,平凡但充實.

我:但還少了什麼...

她點點頭:我應該回去告訴父親,我看到了什麼.

我:但是你沒有.

她:沒有. 因為我會害怕.

我:或許,這是你那輩子的功課.

她:嗯.

 

你們或許不相信,但我這個朋友跟我一樣,對埃及一無所知.

她很驚訝自己看得到的東西.

她甚至跟我說:我還有看到他們的鞋子.是一條寬寬的皮橫在腳背上. 這到底是真的還假的啊?

真的假的,我沒有辦法回答她.

但是,發生在兩個不同人身上的巧合,不會太令人不能思索了嗎?

而且, 我不得不問:我從來沒有跟人提過石室裏看到的小女孩,你又怎麼會知道的啊?

不但位置符合,細節符合, 就連年紀也相符.

這段被遺忘的埃及,會不會有太多的巧合了啊?

創作者介紹

心靈寫真館 | RUOWEN HUANG

駱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