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什麼啊?!妳──」

 

羅姊的嘴才一打開,很快地便讓蕭蕙郁摀了住。

她紅了臉,老忘了羅姊是個大嗓門:「妳可不可以不要每次講話都這麼大聲啊?!」要不是她即時阻止,自己鐵定會很快地成為街坊鄰居茶餘飯後的焦點話題!

「不是啊,」羅姊拉下她的手,反倒是皺了一臉的眉頭:「妳不是那天才在說他都沒有打電話給妳嗎?怎麼,才幾天的時間,妳就失身了啊?」

「什麼失身啊?」她指正道:「那是我心甘情願的啦。」

「喂,也太賠本了吧!」羅姊搖搖頭:「都不知道人家倒底喜不喜歡妳耶!妳不是說,他很有可能又回去找他的前任女朋友?」

是沒錯啊!

「可是,」她低了頭:「他說他喜歡我啊……」

「不會吧──」羅姊又刻意地拉長語音:「他才說喜歡,妳就失身了。要是說愛妳的話,妳豈不就整個人都賣給他了?!」

「妳在胡說什麼啊?」

「本來就是啊!」羅姊搭上她的肩笑道:「妳真的很好騙耶!男人說個幾句,妳就不行了。好險這年頭,年輕人把做愛當吃飯,要不,妳就失大了──」

「誰……」蕭蕙郁紅了臉:「誰把做愛當吃飯了啊?」

「妳不是嗎?」看她一臉紅,羅姊消遣似地又是一句:「老實說,妳是不是色慾初開,每天照三餐來啊?」

「妳──」有人問這樣的話嗎?

「多少錢?」

一道聲音斷然地打斷兩個人曖昧的對話,蕭蕙郁趕快整整自己的喉嚨,趕緊推開羅姊後說道:「二十五元。」

這下真是糗大了,玩笑開得那麼大聲,鐵定連客人都聽得一清二楚了。

她抬起頭,才正準備從客人手中接過她遞過來的錢,但卻因為眼前站的人而楞了住。

楊凱娣皺著眉頭不耐煩的表情,還在咕噥兩個店員浪費她的時間的時候,卻在意識到蕭蕙郁的停頓之際,這也擡起了頭……

「是妳?」

她一聲不確定,彷彿也在同時憶起了自己在哪裏見過她。

這麼說……

她剛剛無意聽到的那些對話:這個女人,真的跟韓霽上了床?

蕭蕙郁沒有開口,只是那天讓她賞的耳光,現在似乎又熱騰騰地浮上她的臉頰。

這世界怎麼會這麼小?

竟然會在這裏遇見了她?

只見楊凱娣亮麗的臉龐上只是一抹快速地驚愕,但她很快地便掩去那抹情緒,伸手拿起了剛剛付錢的那罐可樂。

「啪!」

她打開了拉環,而後,面不改色地便將整瓶可樂從蕭蕙郁的頭上整個倒了下去。

「喂──」看到這個反應,一旁的羅姊措手不及地便是破口大罵:「妳這個女人到底是怎麼搞的?怎麼──」

話還來不及說完,就見楊凱娣根本無視於羅姊的存在似的,艷麗的臉上冷冷地一句:「不要以為妳跟韓霽上了床,他就是妳的。跟他上床的女人多的是,妳只不過是他遊戲下的受害者罷了。把妳騙上床,不過是他的目地。等他玩夠了,遲早還是會回到我身邊的。」

說著,頭也不回地便朝門口的方向走了出去。

「喂──」

羅姊才想追上去的身子,沒想倒卻讓蕭蕙郁捉了住。

看她從剛剛到現在一句話都沒有開口,現在又是一身可樂落湯雞的模樣,羅姊不由得關心地問了句:「妳沒事吧?」

「沒事。」

蕭蕙郁撥撥一頭可樂的頭髮,勉強地擠了一個微笑,這才聽見羅姊氣憤地抱怨道:「怎麼搞的!這麼不講理的女人?!她該不會就是妳說的,那個韓霽的前任女朋友吧?」

她點點頭。

羅姊這又一聲:「難怪韓霽不要她!像她這樣的女人,誰敢要啊?」

可是……

望著她消失在門外的身影,蕭蕙郁卻突然有種不明的不安;為什麼,她覺得她所說的話,似乎是真的呢?

她,真的只是韓霽玩玩的女人而己嗎?

 

*       *       *

 

「在想什麼?」

 

韓霽突然從背後環住她的動作,讓蕭蕙郁趕緊拉回自己遠走的思緒。

「沒什麼。」她搖搖頭,說得有點莫名的心虛。

「沒什麼?」

韓霽挑高了眉頭,彷彿是不相信她所說的話似的,順手將她轉身面向自己又是一笑:「沒什麼會想得這麼出神?」

「真……真的沒什麼。」老天啊,為什麼她的心跳會跳得這麼快啊?此刻韓霽這麼盯著她看的黑眸,讓她像極了審判桌上被嚴刑烤打的犯人。

「是嗎?」

他淡淡地一句,如果她沒有回答他的打算,他自然也不會繼續追問下去。

向來,這麼逼問他人就不是他喜歡做的動作;他相信,如果她想說,自然就會告訴他的。

蕭蕙郁轉回了身子,似乎是因為心虛而不敢面對他俊逸的臉龐;她怎麼敢告訴他,今天遇到楊凱娣的事?又怎麼告訴他,面對楊凱娣妖艷的美,她滿是自卑……

唉──

她不自覺地嘆了口氣;真不知道爸媽為什麼不能把她生得優質一點!那麼,現在的她,也犯不著老覺得自己比不上別人!

她放眼望向窗外,這才發現台北的夜景真的很美。

他家的落地窗像是毫不客氣地收攬了整個台北的夜色似的,就連此刻置身在偌大的客廳,都感覺整個城市全讓她踩在腳下一樣。

蕭蕙郁回頭看看他,不要說他有錢到可以在台北市這種寸土寸金的地方買下這種大坪數的閣樓公寓,就連長相也稱得上是她看過的男人的上等品啊。

相信像他這樣的男人,要找個配得上他的女人應該是件輕而易舉的事。

如果是這樣的話,他究竟又是為了什麼會看上她?

她雖然長得不醜,但鐵定也不是個上品,更別提她一事無成,還是個在便利商店打工的工讀生……

「妳準備整個晚上都這樣看我嗎?」

韓霽低沈性感的聲音再度拉回她的思緒,她回了頭,不懂她眼前的他為什麼總是能夠這麼溫柔……

「你……」怎麼感覺話好像在他面前就很難出口似的;「是真的喜歡我嗎?」

她的話讓韓霽楞了一會,隨即挑了眉頭笑道:「妳希望我是假的嗎?」

「不是!」

當然不是,好嗎?

她在心裏嘀咕道;怎麼會有人希望被人喜歡是假的?「我只是……」怎麼那麼難開口啊?「我只是覺得,你的條件這麼好,怎麼會看上我呢?」

「怎麼,妳覺得妳的條件不好嗎?」

「不是!」她搖搖頭「只是……」她暗自咕噥;跟你比起來就差很多:「你的條件真的很好……」怎麼聲音像是不自覺地讓人消音似的,愈來愈小聲了呢?

他沒有回話,彷彿正藉由著注視慢慢地探索她內心的世界。

只見好一會的時間,他伸了手環住她的肩頭,順勢地便將她整個人摟進懷裏,輕柔地將頭靠在她的頭頂上笑道:「也對,」他像在附和她的話似的:「你是長得不太高,胸部也不大,沒什麼錢,又老愛胡思亂想……」

這?!

蕭蕙郁的臉全皺在一起了;那他也沒有必要這麼老實吧?

自己已經夠自卑了,竟然還要這樣聽自己喜歡的人數落她的缺點?

她嘟了嘴推開了他,才準備離開他,卻一把又讓他拉了回來,一股子摟進他的胸口……

「傻傻的,很天真,又老是對自己沒什麼信心……」

這……

「夠了吧。」她終於忍不住抗議道;只怕再這麼聽他數落下去,待會眼淚一定會很不爭氣的!

他輕揚了嘴角,寵愛地將她緊緊地摟在胸前。

「所以,那又怎麼樣呢?」

他的問句讓她不解地抬起頭望向他;為什麼這句話從他的嘴巴裏說出來,竟是如此的無所謂?

她不懂;他是真的不在乎嗎?

只見他一聲輕笑:「你眼中的缺點,在我的眼中是全是優點。我不需要妳有錢,因為我沒缺過。也不需要妳胸部很大,因為妳這樣剛剛好,喜歡你傻傻的,因為我在妳身邊不需要花心機。」

「你是在開我的玩笑嗎?」

「妳希望我是在開玩笑嗎?」

她搖搖頭;不能理解今天的他,為什麼老喜歡用反問句?

他伸手撫撫她的頭髮,喜歡她那雙美麗的黑眸,總是這麼毫無隱瞞地注視著他:「在妳面前,我只是單純的韓霽,跟妳在一起的時候,我可以單純地當我自己。我很喜歡這樣的感覺,而這樣的感覺,只有在跟妳在一起的時候,我才會擁有。所以,我是真的很喜歡妳。」

這──

為什麼她覺得自己眼眶酸酸的,心頭也酸酸的呢?

他口中的那個人,是她嗎?

怎麼可能?

為什麼他的告白,總是這麼地坦白,卻又讓她有種莫名的不真實感?

可是,這片胸膛是溫熱的,這個擁抱是真實的,那他說的話,是真的嗎?

「唉──」

只聽見他一聲輕嘆,隨手便將她整個頭拉進自己的胸口;彷彿要藉由自己的心跳來說服她的不確定……

「我可能要花上很久的時間,才有辦法說服妳;我是真的喜歡妳。」他像在感嘆似的:「不過,如果對方是妳,我願意花這樣的時間。」

好奇怪喔,聽到這樣的話,她應該覺得高興才對啊,怎麼眼淚反而那麼不爭氣地全湧上她的眼眶呢?

他真的沒有在騙她嗎?

他是說真的嗎?

如果不是,那她是真的希望這一刻能一直像這樣持續下去,她是真的希望;喜歡一個人,真的就如他所說的一樣簡單,是沒有任何標準的──

「你會把我慣懷的。」因為他的話,她會開始相信,自己真的配得上他。

「是嗎?」他笑得好溫柔,一雙緊抱著她的手似乎從來沒有鬆過:「那就這樣吧。」

如果可以這樣一直擁著她,他想;他也會成為一種習慣的。

這樣的女人──

他一聲輕笑;真的很讓人捨不得。

 

*      *       *

 

他不在家?

 

蕭蕙郁緩緩地走下了樓梯,陽光透過整面的落地窗,將整個房子照得明亮,但她卻怎麼也看不到韓霽的身影。

是因為她起得太晚了嗎?

她微微地揚了嘴角;不知道是因為自己太喜歡他,還是因為床上有他的味道,每每自己在他家過夜,她就老捨不得離開那張床。

她紅了臉,想起了他愛她的夜晚。

她喜歡靠著他溫熱的體溫入睡,喜歡讓他捧在手心的感覺,喜歡他溫柔地愛她的滋味。

在他的懷中,她總是覺得自己似乎擁有了一切。

她真的開始認為;習慣他的存在,彷彿己成了一種戒不掉的癮。

也因為中毒太深,她彷彿早已情不自禁地愛上了他。

愛……

這個字的出現,讓她不自覺地楞怔了一會。

她愛上他了嗎?

什麼時候開始,愛早己取代了喜歡。

戀眷在他的身旁,成了她最無法自拔的事。

只是,他也有這樣的感覺嗎?

如果,她跟他說她愛他,那他會覺得太快而不能接受嗎?

她傻笑;或許,她最好先將這樣的情感留在自己的心裏吧。

她走到餐桌旁,看到韓霽為她留下的早餐,紙條和一把鑰匙。

她順手拿起了紙條,只看他草草的幾句:

 

看妳睡得很沈,不想吵醒妳,所以我先去上班了。

鑰匙是給妳的,我希望能藉它留住妳。

看到這樣的紙條,她的心裏頭有種甜甜的感覺。

霽……

原來,愛上一個人之後,幸福竟變得如此地簡單。

光看他紙條上條個單名,她就覺得自己好像又更接近他一點。

這種滿溢的感覺,讓她好想跟別人一起分享;可惜羅姊現在不在,否則,她一定會像個長舌婦一樣,不斷地告訴她韓霽的好!

她笑笑,將鑰匙收進自己的口袋,隨手拿起桌上的三明治,習慣性地環望了下四周,卻突然看到工作室內的電腦似乎還開著。

上網去找傑倫吧!

那麼久沒跟他聊天了,她想與他分享此刻的心情。

她不會亂碰韓霽的東西的,如果他的電腦沒有安裝即時通訊的話,那她會努力等回家的時候,再上網找傑倫的!

她如此告訴自己,順手動動滑鼠,等到螢幕的保護程式退下後,她很高興在螢幕右下角看到即時通訊的小圖示。

真好,原來韓霽也玩即時通。

她隨手點了兩下圖示,暗自希望傑倫在線上。

只不過,打開了即時通訊,還來不及重新輸入自己的使用者名稱及密碼,她卻因為即時通裏唯一連絡人的名字而不自覺地蹙起了眉頭。

蕙蕙?

這不是她在即時通訊所用的名字嗎?

有這麼巧的事嗎?

韓霽的即時通訊裏,為什麼會有人跟她用同樣的暱稱呢?

看對方不在線上,她下意識地去查看對方的個人資料,卻看到和她一模一樣的資訊,就連電郵信箱也一模一樣!

韓霽,什麼時候把她加入他的即時通訊呢?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她的即時通訊裏,應該會被通知啊?!可是,她的即時通訊裏,從以前到現在就只有傑倫一個人啊?!

而且,她也從來沒有給韓霽她的電子郵件信箱,那他又怎麼可以將她加入他的連絡人名單呢?

突然間,有種不安的情緒,不斷地在她的心裏竄流。

她不確定地打開韓霽即時通訊裏的個人資料,卻因為暱稱裏的名字而讓她的思緒在瞬間成了空白。

傑倫?

韓霽是傑倫?

不可能吧?

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湊巧的事?

她喜歡的韓霽,怎麼會剛好是傑倫呢?

她跟傑倫,是因為不小心傳錯電子郵件才會認識的。

而韓霽,是她在工作的時候暗戀的對象啊?

為什麼,這兩個人會是同一個人呢?

她點了下即時通訊以往的通話紀錄,看到過去自己所參與的所有對話,她竟不知道該怎麼思考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是老天在跟她開玩笑嗎?要不,為什麼傑倫跟韓霽會是同一個人?!

這麼說……

以前傑倫跟她說的那些辦法,還有她跟傑倫討論過那些難以啟齒的話題,全都是韓霽嗎?

老天啊!那麼說,她計劃要色誘他的事……

光想起以前跟傑倫討論的所有問題,她粉嫩的臉頰就不自覺地熱了大半。

他,知道這件事嗎?

不知道的話,他對即時通裏的蕙蕙所說過的話,是什麼樣的心態?

但,如果他知道的話,那他又為什麼要這麼做?

好混亂──

此刻她的腦子裏,只覺得昏昏漲漲的,一點也沒有組織能力。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韓霽怎麼會是傑倫呢?!

還有,那個女人說韓霽只是想要玩她的事,跟這件事有關嗎?

那個女人知道這件事嗎?所以才會在她的面前說這樣的話?

會不會從一開始,她就只是遊戲下的一個傀儡?

當她在電腦面前跟傑倫說那些難以啟齒的事時,楊凱娣正在一旁笑她?

她沒有辦法再繼續思考下去,只是慌亂地關掉了即時通訊,這便起身離開他的電腦,轉頭朝門口的方向走去。

她需要時間思考,她需要時間理解這一切。

這之中,一定有非常合理的解釋的!

一定有的──

 

創作者介紹

心靈寫真館 | RUOWEN HUANG

駱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