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男人都喜歡女人穿黑色性感內褲嗎?」

 

望著眼前螢幕上出現的畫面,韓霽剎時又落得啞口無言。

男人都喜歡女人穿黑色性感內褲嗎?

他的腦子裏反覆地思索著蕭蕙郁傳回來的問句,一抹性感的笑意不禁地在他嘴角邊擴散開來。

從他的第一個女人到現在,他似乎從來沒有特別注意過女人的底褲是什麼顏色,但性感內褲……

嗯……應該沒有一個男人不喜歡吧?

「應該是吧。」他在螢幕前笑開了嘴,似乎在回答的同時,彷彿也看到了蕭蕙郁那張粉澀的臉龐:「男人不都喜歡性感的女人?」

「是嗎?」

怎麼這樣的回答讓她一點成就感也沒有?蕭蕙郁凝皺了眉頭;男人真的都喜歡性感的女人嗎?

她拉高自己的裙角,偷偷睨了眼自己身上那條還有印著中國娃娃的小底褲,突然很明顯地意識到,自己真的是跟"性感"這兩個字,一點都扯不上邊。

這該不會是為什麼,韓霽每次吻她都笑得那麼大聲的原因吧!

原來,在他的眼裏,她像個戀愛幼稚園的小班學生……

「妳還好吧?」

看著傑倫傳回來的句子,蕭蕙郁理理自己的思緒;還好嗎?她一聲苦笑;如果照這種戀愛智障的情況繼續下去,應該很快就會讓人三振出局了吧?!

初戀耶……

她一聲長嘆;該不會是還沒有開始,就差不多要結束了吧?

「傑倫……」

她突然覺得好沮喪,壓在電腦鍵盤上的手指竟也開始言不知所云了……「你可不可以教我做愛啊?」

「噗──」

坐在電腦前面的韓霽一看到螢幕前傳回來的字,剛吞下口的咖啡在一瞬間竟噴滿了整個螢幕。

他連咳了數十聲,反射性地伸手擦乾了鍵盤和電腦螢幕,一直到清楚地看見螢幕上的字,他竟只能用哭笑不得來形容自己現在的情緒。

「做愛嗎?」

他不確定地又問了次;不太清楚她筆下的意思跟他腦中想的是不是同一件事?

「嗯。」

蕭蕙郁很沮喪地認為;因為男人既然喜歡性感的女人,鐵定也會喜歡“技術高超”的女人吧?

老實說,因為看不到她現在的表情,實在很難讓人想像她會打出這樣的字到底在想些什麼?!

韓霽笑了笑;她大概不知道這樣的也不知道這樣的句子,很容易讓人產生暇想吧?「妳是說……親自教妳做?」

親自……

花了好幾秒的時間,蕭蕙郁這才意識到自己寫錯了什麼;要他親自教她怎麼做愛?!

她的臉在瞬間紅得像顆紅透的蕃茄;她……她那有個意思啊?!

「不是。」她急忙澄清:「我是說,你可不可以在網路上教我……」

要連韓霽她都不敢動手了,那傑倫這個素未謀面的網友,她又怎麼會有那個膽子呢?!

就算她真的讓他覺得自己是個現代豪放女好了,但她也沒有豪放到那種地步啊?!

看她傳回來的句子,韓霽只能一聲無奈的輕嘆;她大概不知道這麼大膽的問題,可以為她招惹來多少的麻煩……

「在線上,我要怎麼教妳做?」

怎麼教她?

蕭蕙郁這也傻眼了;這要是真看他一字一句地寫出來,她鐵定也看不下去吧……

光是想像她和韓霽那種限制級畫面……

老天啊!她摀了嘴;連呼吸都開始變得有點困難!

「不如,」她想了個折衷的辦法:「你可以告訴我,我要怎麼做,才可以讓男人對我有『性』趣?」

這……

所幸自己現在在電腦彼端,所以她聽不到他難抑的笑聲。

要怎麼讓他對她有『性』趣?他揚了嘴角;這似乎不是件很難的事。

「不穿衣服不就有『性』趣了?」

不穿衣服?!

蕭蕙郁瞪大了眼;這是叫她去裸奔嗎?!要不,怎麼有辦法不穿衣服見面啊?!

「你不要耍我啦!」她抗議道;就算脫光了衣服會讓他對她有性趣,那也得需要過程吧?!「我是很認真地在問你問題耶!」

他當然可以想像她認真的樣子,但也因為這樣,才更無法抑制想逗她的情緒……

「知道了啦!不耍妳就是了。」他敷衍地回了聲。

「那麼首先,」他如她所願地擺起了大師的架子,不斷地在腦子裏「妳要穿一套性感又好脫的衣服,然後找個有氣氛的場所,就可以開始挑逗他了啊。」

哈哈哈──第一次笑到不能打字。

韓霽摀著自己的嘴,像是笑聲會讓她聽到似的。

只看她回了一句「有氣氛的場所?」她不懂;指的是賓館嗎?

別說自己要實地操作,現在光是想到那個場面……

天啊!叫她要怎麼開口要求韓霽帶她上賓館啊?!

才認識不到幾個月就那麼開口的話,鐵定會讓他覺得自己是個不折不扣的豪放女!

只見她滿腦子漿糊都還來不及撇乾淨,螢幕上又傳來傑倫的對話:「是啊!最好是你們兩個可以為所欲為的地方!這樣妳就可以為所欲為,剝了他的衣服,盡情地挑逗他了啊!」

..................這不就分明擺明了要她......

「我……我不知道要怎麼問一個男人要不要去賓館啦!」

賓館?

韓霽挑高了眉頭,但沒一會的時間,便恍然大悟般地在電腦彼端大笑出聲。

"有氣氛的場所""賓館"混為一談?!這也太有想像力了吧。

他笑了!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與她在線上聊天成了他每天最大的娛樂之一……

「那就借酒裝瘋吧!」

「酒?」她皺起眉頭;傑倫難道不知道她是從來不喝酒的嗎?

「姊──下來吃飯了啦!」

蕭蕙郁才想再回些什麼話,子毅的叫聲卻突然地打斷她所有的思緒;如果讓子毅看到她在即時通訊裏聊些什麼,然後去跟老媽告狀的話,那她一定就會死得很慘的!

「對不起,我要下線了。改天再聊。」

說著,便急急忙忙關了即時通訊,起身往房門外走了出去。

關於那檔子事……

唉──她捉捉自己的頭;改天再說啦!

 

望著蕭蕙郁怱怱忙忙地下線,韓霽只是一陣怔愕,笑聲隨即自他的嘴角傳開;己經許久不曾開懷大笑的他,彷彿只有在跟她相處的時候,才感受得到真正的快樂……

 

*      *      *

 

她發誓;要是人有透視思想能力的話,此刻的她,鐵定會被人冠上世紀女淫魔的稱號!

 

蕭蕙郁此刻正坐在他家的餐桌上,享用著他為她而準備的義大利麵。

只不過,她現在整個腦子所想得到的,全是昨天與網友傑倫的對話。

為此,她昨天晚上還特地到夜市去買了一條性感的黑色絲質小內褲。

所以今天一接到韓霽的電話,她就急忙拜託羅姊為她撒個謊。

「好啦!」她還記得下午雙手合掌地拜託著羅姊:「只要這一次就可以了!」

「不會吧……」羅姊特地拉長尾音:「妳該不會是才約會幾次就準備好要直奔本壘了吧?!」

「我……」她心虛地否認道:「我那有?!」

「那有?」羅姊一臉狐疑地瞇起了眼,又趁她不注意的時候掀開她的裙襬,而後像是人贓俱獲似地揚高了語調:「說!那黑色小內褲是怎麼回事?!」

「我──」蕭蕙郁的臉在瞬間紅得像顆蕃茄:「那……那是因為……」傑倫說;只要是男人都喜歡性感的女人嘛!

羅姊放聲大笑;她真的是不會說謊的乖小孩……

「好啦!」她揮揮手:「不過妳要是讓人捉到的話,可是跟我一點關係也沒有喔!」

聽到這樣的回答,她喜出望外地握上羅姊的手笑道:「謝謝!我就知道妳人最好了!」

就這樣,羅姊成了她第一次向家人說謊的擋箭牌。

她今天……

可是做了萬全的準備才赴約的!

 

「在想什麼?」

韓霽的聲音剎然地打斷她的思緒,像是做壞事讓人捉到的小孩似的,蕭蕙郁低了頭,心虛地抿抿乾燥的雙唇……

「沒……」怎麼講話還會打結呢?「沒什麼。」

再怎麼大膽也不能告訴他,她今天正準備“攻擊”他的事啊!

看她久久沒開口,韓霽啜了口紅酒後又說道:「妳很緊張嗎?」

緊張?

真是一針見血!蕭蕙郁偷冒了冷汗地回答:「那……那有?」

說不緊張,那是騙人的!天知道她的腦子裏只要一想到她跟網友傑倫的對話,理智便在瞬間全成了漿糊了。

傑倫說要找個有氣氛的場所……

可是,現在兩人這麼正經八百地坐在餐桌上吃飯的樣子,要她怎麼開口約韓霽到賓館啊?!

可能話都還沒有出口,她就會恨不得先找個地洞鑽進去吧?

啊!對了!人家說喝酒可以壯膽……

她隨手拿起一旁的酒杯;或許她得先喝點酒壯壯膽,才不會老像現在這麼上句不接下句的。

想著,她一口便喝盡了杯中的紅酒,隨手又為自己倒了另一杯。

只不過,她如此慌張的舉動卻讓韓霽挑起了眉頭;一般人喝紅酒是慢慢喝的,很少人像她這樣當水喝……

「紅酒的後勁很強,妳應該……」

話還沒有說完,只見她仰頭一口後又是一杯。

眼見她隨手又要為自己倒酒的動作,讓韓霽反射性地一把搶過桌上的酒瓶。

「妳還好吧?」

怎麼會不好呢?

她笑笑;她不過是想借酒壯膽罷了。

喝了酒,全身血液都跟著循環了起來,好像膽子真的也變大了起來!

她深吸了口氣,正準備起身建議兩人一起到賓館去,卻沒想到人才一站起來,一陣昏眩感卻毫不客氣地沖上她的後腦勺,讓她一個重心不穩又跌坐到椅子上去。

「妳沒事吧?」

韓霽反射性地自椅子上站起來,傾身上前握住了她的手臂,老覺得她現在這個樣子,像是隨時會從椅子上掉下去似的。

「我……」

奇怪……蕭蕙郁不懂;明明自己才喝了兩杯酒,怎麼連視線都開始變模糊了啊?

望著此刻正握著自己又站在咫尺近的韓霽,模糊的視線竟讓她突然有種想笑的幸福感……

「有沒有人……」她的手像是沒了骨頭似地搭上他的肩頭,不斷加深的昏眩感,讓她很自然地將頭窩進他的頸肩處笑道:「……有沒有人跟你說過……你真的很帥啊?!」

這……

看著蕭蕙郁此刻的模樣,韓霽突然只有一種哭笑不得的無奈感。

才兩杯酒……

他一聲輕笑,笑聲中多了一抹不捨的愛憐:「妳喝醉了。」

「嗯……」她像貓似地在他的頸肩處猛搖頭抗議道:「才沒有。」

說著,好像要證明他說的不是真的一樣,她很努力地試著用手撐著他的肩膀,想與他面對面的說話……

「我還要問你……」她發誓自己一定沒有醉!可是……為什麼能運用的力氣竟然會愈來愈少啊?!幾乎只要愈想要站起來,身體的重心就會愈往他的身上倒……

「你……」放棄了起身的念頭,她索性將整個人趴在他的身上,任由雙手環上他厚實的頸項;趁著自己的意識還有那麼一點兒力量,這話她再說不出口,可能一輩子都沒有機會了:「……你跟我一起上賓館吧!」

這──

韓霽睜大眼,像是不能消化她所說出來的話似的。

只見她,根本連站的力氣都沒有,反倒像做夢似地開始喃喃自語:「我得先帶你到有氣氛的場所去,你才會開始對我有性趣……」

說著,也不留點神智等他的回答,便迫不及待地向周公報到去了。

望著她己在他胸前熟睡的臉,韓霽只是一陣錯愕,但沒多久的時間,所有的情緒很快地便讓一抹笑意所取代。

「哈──哈──哈──」

他隻手摀上自己的臉,像是從來沒有遇過這麼好笑的事情似的,就這麼擁著喝醉酒的她,逕自坐在地板上大笑了起來!

真的是敗給她了──

她竟然認為他家還不及民間賓館還來得“有氣氛”?!竟然還打算約他上賓館?!

笑聲不斷地在屋子裏的每一個角落裏擴散開來,他韓霽這一輩子,真的還沒見過像她這樣的女人!

他環緊自己的手臂,隨著笑意緊緊地將她擁入自己的懷裏。

像她這樣的女人……

他一聲又愛又憐的輕嘆;叫他又怎麼捨得……

 

*      *      *

 

「嗚──」

 

刺眼的陽光讓蕭蕙郁不情願地自床上睜開眼睛,宿醉讓她的太陽穴產生一種隱隱的痛。

她緩緩地睜開雙眼,視線所觸及的景色讓她久久不能反應。

這裏是那裏啊?

她不記得自己的房間有這麼一整面牆的落地窗……

而且,窗外的景色像是在一零一大樓才看得到的景色……

對了!

整整花了一秒的時間,她像是記起什麼似的,慌慌亂亂地便自床上跳坐了起來。

她沒有做任何的動作,第一件事就是急忙地檢視被單下的她是不是還“完好如初”?

只不過……她皺了眉頭;沒事?

這樣的發現讓蕭蕙郁整個人都成了一個大問號,像是不相信似地又往被單裏看了遍。

如果真有什麼事發生的話,她現在應該沒有穿衣服才對啊?!怎麼身上還穿著昨天的衣服呢?!

會不會是……他又幫她把衣服穿回去了啊?

她抓抓頭;這不可能啊!

有人做完那檔事又幫對方把衣服穿上去的嗎?而且,就算是幫她把衣服穿回去的話,那她多少都應該有點“感覺”吧?

有人的第一次像她這麼毫無感覺的嗎?

不對!不對!她猛搖頭;至少……至少要“有點”感覺吧?

可是,她可是“一點感覺”也沒有耶!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應該是……什麼事都沒有發生吧?

不知道為什麼,這樣的認知並沒有讓她有種鬆一口氣的感覺;因為,如果真的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的話,那是不是也表示,她對他真的一點吸引力也沒有啊?!

唉──

她拉起被單蓋上自己的頭,整個人無力地又倒進了床裏;她乾脆死了算了!

丟臉死了──

她蕭家一世的英名全都被她毀了啦!

想色誘一個男人不成功就算了,竟然還在他的面前醉得不醒人事!更別說自已都己經開口約他上賓館了,他竟然連碰都沒有碰她一下!

她真的──沒臉再見他了啦!

 

*      *      *

 

「啪!」

 

一個巴掌火辣辣地落在韓霽的臉上,清脆的響聲在空氣中劃下一道懾人的寂靜。

韓霽側著頭,感受著臉頰上的灼熱不斷地漫延;彷彿會有這樣的結果,早在他的預料當中似的……

楊凱娣氣呼呼地站在他的身前,一隻手還因方才那一巴掌而懸在半空。

本以為這麼久沒有見到他,這麼突而其來的拜訪應該會讓他有所驚喜的!

卻沒想到他開口的第一句話竟是要和她分手?!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向來只有她楊凱娣跟人分手的份,還沒有人敢跟她提出分手的要求。

而他韓霽卻是一副她的保存期限過期似的,連正眼都不看她一眼?!

最氣的是,他根本連解釋都不想解釋,好像她根本不值得他為她多說些什麼似的……

「你說分手就分手!那我算什麼?!」

算什麼?

他挑了眉,性感的臉龐上看不到憤怒,反而是回給了她一抺難以言諭的笑容;而那樣的五度笑容,總是讓人很難猜透他的心裏到底在想些什麼。

「妳要怎麼想都可以,」他語氣淡然的如同在形容別人的事情一樣:「不過……妳跟我,本來就是兩種不同的人。從一開始在一起的時候,妳應該就知道我們兩個不會在一起太久……」

「啪!」

不等他把話說完,楊凱娣伸手又是用力的一個巴掌。

她楊凱娣好歹也是個有頭有臉的美女,有多少的男人恨不得一親她的芳澤?!而他,竟然對她這麼不屑一顧?!

她長這麼大還沒有人這麼羞辱她!

「韓霽!你不要太過份──」

「過份?」他一聲輕笑:「如果這樣叫過份的話,那妳這些日子以來刷卡下來的金額,或許可以成正比……」

「你──」

 

「對不起。」

 

蕭蕙郁下樓的聲音剎然地打斷兩個人的對話。

在樓上折騰了許久,好不容易鼓起了所有的勇氣下樓來面對韓霽,卻沒想到一下樓所看到的會是這一幕尷尬的場面。

這……

蕭蕙郁一臉糊塗;現在這是什麼狀況啊?為什麼眼前那個像電視明星般的性感女人,此刻看她的眼神好像是要把她殺了似的?

她……做錯了什麼嗎?

「啪!」

楊凱娣的怒氣,似乎在看見蕭蕙郁的出現後便呈現快速的加溫!

這個來路不明的女人,竟然膽敢出現在她和韓霽之間?!

更別提她竟然還是從韓霽的房間走了下來,這只要是明眼人都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所以,她想都沒有想,兩三個跨步便狠狠地賞了蕭蕙郁一個巴掌!

「原來……」她氣得牙癢癢地:「就是妳這個狐狸精!韓霽才會跟我說那種話!妳──」

她舉起手正準備再給她一個巴掌時,剛揮上半空的手卻在這個時候,緊緊地讓韓霽握了住。

「放開我!」

她抽不回自己的手,才正準備回頭罵他時,卻驚訝地在韓霽的眼裏看到了同等的怒氣。就連她剛剛伸手打他時,他俊逸的臉上也不曾出現過這樣的怒氣……

「妳怎麼打我隨便妳,」他低沈的聲音,像在警告她一樣:「但是我不准妳碰她。」

他向來是個不太生氣的人,可是此刻的表情,卻冷峻到讓人不禁打起一陣冷顫。

「你──」

「滾。」他似乎是壓抑了所有的憤怒才說出這個字。

「你竟然為了她──」楊凱娣很不甘心;從認識韓霽至今,從來沒有在他的臉上看到此刻的表情,更不認為他會為任何一個女人動氣。

可是,他竟然為了她……

「滾!」他又提高了音量,彷彿怕她聽不到似的又斥喝了一聲:「不要再讓我看到妳。」

「你──」楊凱娣緊握的手幾乎讓整個指甲陷入了掌心之中;從她有記憶以來,從來沒有像今天這麼讓人羞辱過……

他竟然為了這個女人……

她的視線狠狠地瞪向了蕭蕙郁,眼中的怒火像是要將她活活的吞噬一般……

韓霽竟然會為了這個毫不起眼的女人,而選擇跟她楊凱娣撕破臉?!

「很好!」

她忿忿地甩開他的手,拎起了皮包便朝大步地朝門口的方向走去。

一直到把大門打開時,這才又回頭狠狠地落了句:「你韓霽有種,我楊凱娣也不是好欺侮的!只要是我楊凱娣得不到的男人,她也別想得到!」

說罷,尾隨著一聲甩門聲,便完完全全地消失在門後。

她楊凱娣,一定要讓他韓霽後悔有這麼一天!

連那個女人也是──

 

創作者介紹

心靈寫真館 | RUOWEN HUANG

駱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