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他真的喜歡去淡水耶!」

 

坐在電腦前面,蕭蕙郁一直到現在都還在驚訝傑倫竟然連第二招也有效!

「我不是說過,只要丟紙條有效的男人,一定會喜歡去淡水的嗎?」只見傑倫不旦不以為意,隨後又傳回一句十分肯定的口氣。

「可是……」她到現在還是一臉糊塗:「從來沒聽過有這種說法的啊!」

「哈!那可能是那個男人湊巧跟我有一樣的喜好吧!」

真的是這樣嗎?

蕭蕙郁的小腦袋瓜子,一輩子還沒有像今天這麼亂過,這真的只是湊巧說中的嗎?

可是,怎麼會剛剛好兩次都有用呢?!

別說喜歡去淡水,就連說街角的那家鐵蛋,也正好是他的喜歡的東西。

這要不是傑倫和韓霽兩個人給她的感覺相差太懸殊,她會認定電腦彼端的傑倫一定就是韓霽!

只不過,世界上沒有真的這麼巧的事吧?

韓霽是她在便利商店裏面看見的夢中情人,而傑倫則是她在網路上無心認識的網友,全球幾億人口,怎麼可能剛好就讓她遇見同一個?!

難到真的是上天有意在幫她?

所以連軍師都找一個跟她夢中情人興趣相投的?!

「哈!台灣小,好吃好玩的東西就那麼幾樣,可能真的是剛好讓我猜中了吧!」看蕭蕙郁一直都沒有反應,韓霽這又安撫似地回了一句。

這倒也讓她一頭的霧水,剎時清理了大半;傑倫說得沒錯,台灣就這麼小,有名的就那麼幾樣,她為什麼只是幾個剛好,就讓自己這麼神經兮兮的?!

「是吧……可能真的是我想太多了吧。」聽他這麼一說,這會兒連她自己都覺得好笑。

韓霽揚了嘴角,有時候,蕭蕙郁的單純,真的讓他覺得又心疼,又好笑……:「如果沒事的話,那我就先下線了……」

「等等!」

一看見軍師說要下線,蕭蕙郁的雙眼剎時又大睜,她……她最重要的事都還沒有問呢?!

怎……怎麼可以就這麼讓他下線呢?!

「還有什麼事嗎?」一看見蕭蕙郁留他,他又問了句。

沒想到原本以為自己都準備好的問題,這會兒讓傑倫這麼一問,她竟然不知道該怎麼開口了……

「我……我……」

因為不知道該怎麼起句,她竟然一連打了好幾個『我』字。

「怎麼了?」

這話要怎麼開口呢?

這要是人在的話,聲音還可以小聲一點,可是面對一台什麼表情都看不到的螢幕,就算她再怎麼不好意思,話遲早都還是要問出口的,不是嗎?!

既然不好意思問羅姊,更不可能去問那個老會調侃她的子毅,那傑倫自然就成了她的唯一人選。

她掙扎了好久,這才終於咬了下唇打了一句很難出口的話:「請問接吻要怎麼接啊?」

這話才一顯示在螢幕上面,隨即就讓電腦彼端的韓霽楞了住,思緒都還沒有在腦子裏過濾,笑聲已不自禁地從他的嘴裏脫口而出。

他韓霽活到了這個年紀,還從來沒有一個女人這麼開口問他這種話,也或許是因為她問話的對象是他,所以才讓他覺得好笑。

他暫時還不能想像,要是她問話的對象是別的男人,他是不是一樣笑得出來?

見話都傳送出去多時了,彼端的傑倫卻一直沒有做任何的反應,害蕙郁忍不住地又打了句:「你是不是在笑我啊?」這麼久不回話,鐵定是笑得說不出話來了,笑到雙手發抖,沒有辦法打字,所以才一直沒有辦法回答她的話吧?!

「沒有。」他撒謊道,但眼角早已因為笑意而半彎,這樣的問句的確讓他很難接口,所以一直掙扎了好一會之後,他才打了句:「為什麼要這麼問?難到是那個男人的接吻技術不好?」

突然覺得自己問這話,好像是要藉此順便試探她對他的接吻技巧做了什麼樣的評分。

「不是,」她那有那個資格打分數啊?光是一想到他溫熱的嘴唇覆印在自己唇上的那種觸感,她的臉頰就己經不自覺地紅了大半:「他……吻得很好。」

該死的電腦!

這樣的話應該是很難出口才對,怎麼一上了電腦螢幕,就讓她像個唐朝豪放女一樣!她……她怎麼會知道什麼叫好,什麼叫不好?

像是故意逗弄她一樣,韓霽這又是一句:「那他都怎麼吻妳啊?」

這……

再說下去,那他們這對話算不算是限制級話題啊?!

可是這問題明明是她自己先開口問他的啊!怎麼這會兒,竟然自己先覺得不好意思了起來?

好險傑倫看不到自己現在的臉,否則現在這張熱紅得像蕃茄的臉,鐵定又讓他笑掉了大牙……

「他……」一想到他吻她時的那種感覺,她腦子裏所有的言語像是在瞬間全都消失了一樣:「他的……舌頭……會……」奇怪,怎麼腦子覺得尷尬就算了,竟然連打出來的字也斷斷落落?!

蕭蕙郁只感覺自己的臉像是讓人燙傷一樣,說得愈多,勇氣竟然也跟著受挫,想才取消繼續問下去的唸頭,就看見傑倫此時又傳回來一句。

「他怎麼吻妳,妳就怎麼吻回去就好了。」天知道此時的他,早己笑得不可自抑;因她過份的單純,而滿溢著一種喜悅的情緒。

吻回去?

又是一個讓蕭蕙郁大眼的字眼,她……她就是有吻回去啊!結果……結果……

「我就是這樣做啊……」又是一陣掙扎之後,她終於坦白招供。因為要不是因為自己從來沒有見過他,這種話,打死她都不會跟任何人說的!

「那他有什麼反應?」

什麼反應?

「他……」想到她就臉紅,又氣又羞:「笑翻了。」一直到現在還不知道他為什麼會笑得那麼快樂?

難不成,她接吻的技術真的差到那般地步?!

可……那是她的初吻耶!好歹也打個鼓勵分數嘛!

 

笑翻了?

看著她傳回來的字,韓霽這才記起來那天自己的確是笑得很開心,他承認那看起來很不給面子,但他會笑,完全是因為覺得她很可愛的原因啊。

「別太介意,」他笑著又按了幾鍵:「他鐵定是覺得妳很可愛才會笑的!」

才不是呢!

蕭蕙郁直在心裏咕噥;要是真覺得她很可愛,才……才不會笑得那麼用力呢!

但那都不是重點,安慰的話她自己也會講給自己聽啊!重點是……「你還沒告訴人家,男人都喜歡怎麼被接吻啊!」

她真的是豁出去了!

就讓傑倫以為她是現代豪放女好了!誰叫她這種話在正常人面前可是說不出口的!

可是,這接吻的事要是再不學會,那……那她下次再看到韓霽,豈不是又要讓他笑掉大牙?!

怎麼接吻?

怎麼這會兒,韓霽覺得自己好像要替她上健康教育課似的,竟然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一個自己約會的女人問他要怎麼跟他接吻?

哈!哈!哈!害他的嘴巴一直到現在都沒有合攏過:「嗯……妳可以,」他自己也想了好一會:「……用舌頭輕輕地舔他的唇,然後慢慢地用舌頭探進他的嘴裏,然後探進去之後先轉個幾圈,再吸吮他的舌頭……」

「鈴!」

他的想像力都還沒有發揮到最高點,一聲突而其來的電話聲卻讓他斷然地按下了發送鍵,接起電話,就聽見電話彼端傳來一聲報告似的聲音:「安德生先生從美國打來的長途電話,你要不要我轉過去?」

他望著眼前的電腦螢幕,似乎在潛意識掙扎了一會後才終於開口:「接過來吧。」說罷,只好順勢地在鍵盤上按了幾個字:「我有公事,得先下去了。改天再跟妳聊。」

說罷,幾乎是半惋惜地下了線;難得有這麼千載難逢的機會!呵……看來,真的得等下次了。

 

可是,他就這麼下了線,卻絲毫沒有讓蕭蕙郁有任何開口的機會。

望著螢幕上剛剛他傳回來的句子,她只能膛大一雙美目,任由思緒在瞬間化成了一片空白!

這……

這描述也……太過大膽了吧!

要她這麼去吻韓霽?!這……一定又是在跟她開玩笑的吧?

 

*      *      *

 

「為什麼那麼安靜?」

 

晚上,韓霽開車載著蕭蕙郁到陽明山上看夜景時問道,可能是因為山上的寂靜更能顯示她的緊張,此刻的她,覺得心跳的聲音幾乎快要跟鼓聲一樣大!

她……她那有安靜?

不過是……不過是因為整個晚上,滿腦子都在想傑倫跟她描述的畫面,所以除了意識力沒法子集中之外,連身體神經也無由地跟著緊張了起來。

一直想到自己要怎麼親他的那個畫面,她……她就覺得自己好像是一個世紀大淫魔一樣,一直在注意所謂的『適當時機』到了沒有,好讓她親自下手、實地操作……

老天啊!她究竟在想些什麼啊?!

「那……那有?」

抿抿一雙乾澀的嘴唇之後,蕭蕙郁終於心虛地開口。

好險夜晚的黑可以多少遮掩臉上的燥熱,否則,此刻這一張紅得不像話的臉蛋,鐵定又會成了他的笑話!

她撇開了臉,試著不去直視他一雙美麗的黑眸,彷彿也想藉由這個動作來緩衝全身那種緊張的情緒,卻沒想到,臉才一轉,他那隻溫熱的大手竟然也順勢地覆上她的額際……

「妳還好吧?怎麼臉這麼熱?」

「啊!」

韓霽好心地一問,竟讓她像是著火般地整個人跳了起來,像是剛剛被電觸到了一般,她反射性地膛大了雙眼望向他,但在意識到自己的唐突之後,她立刻又是一聲道歉……

「對不起,我……」天啊!這下子叫她要怎麼解釋啊?!

怎麼跟他說,她這一整晚都心不在焉的原因,全都是因為,她在計劃要怎麼吻他?!

天啊──撞牆好了!要不然,乾脆挖個地洞鑽進去算了!這麼丟臉的事,叫她要怎麼說得出口嘛!

因為蕭蕙郁過度激烈的反應,讓韓霽很自然地感到一陣楞怔,但只是沒多久的時間,他臉上所有的表情,很快地便又讓一抹性感的笑意所取代。

「我真的讓妳那麼緊張嗎?」

「才沒有!」

一聽到自己的反應竟然讓他產生誤會,蕭蕙郁很快地便急著澄清道。但撇清了誤會又怎麼樣!她緊張的事是事實啊!

尤其在看到他那張微微半揚的性感嘴唇,她更是無法思緒;她之所以會這麼緊張……完完全全是因為……他那張性感的唇辦……

 

韓霽看著她緊盯著自己雙唇的黑眸,感覺就像是得到她視覺讚美一樣。

他迷人的嘴角半彎,在緩緩地將身子傾近了她之後,便以他溫熱的唇瓣,輕柔地覆上她嬌艷的雙唇……

這……

他突而其來的舉動讓蕭蕙郁剎時又是一陣大眼,所有的思緒在他的唇觸及她的那一瞬間,頓時又成了一整片的空白!

怎麼思緒真的可以藉由視線傳達給別人的嗎?

要不然,他又是怎麼知道她想吻他?!

老天啊──

一直到自己再度觸及他醉人的唇瓣,她才發現任何的形容詞,根本都不足以形容他吻她時的這種感覺。

如喝酒微醺般地叫人陶醉。

原以為自己會就這麼醉倒在他濃厚的男性氣息之下,但沒一會的時間,一抹念頭如閃電般掠過她的腦海,她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似地自沈醉中睜開了眼睛。

不對──

她應該要吻回去的!

這一整個晚上,她的腦子裏都不斷地在溫習傑倫跟她描術的招述,怎麼能不趁這個機會好好地示範呢?

可是,等等……

傑倫到底是怎麼說的啊?

他說……要先用舌頭輕輕地舔他的唇……嗯……這個不是問題……

然後……慢慢地用舌頭探進他的嘴裏…疑……怎麼才第二步就有點困難?用舌頭探進去嗎?好!她試試……

然後探進去之後先轉個幾圈,再吸吮他的舌頭……

轉幾圈?

疑……她有點卡住了……指的是用舌頭轉嗎?又要怎麼轉呢……

「噗哧!」

不待蕭蕙郁作下一步的動作,韓霽一聲突而其來的笑便又斷然地結束了所有接吻的動作。

他想笑是因為自己差點忘了曾經告訴過她的事!

老天啊!他笑到天翻地覆;沒想到她竟然真的拿到他身上來試驗?!

哈哈哈──

笑聲像是無法克制一般,不斷地在他的嘴角擴散開來;原來……用手打字是一回事,當自己真成了實驗品之後,竟是這般滋味!

哈哈哈!他笑彎了腰,第一次,他笑到連眼淚都流了出來!

但……

蕭蕙郁可不像他一樣笑得出來!

第一次初吻被笑也就算了,沒想到第二次遭名師指點竟然也被笑成這樣?

難到說,跟她接吻真的很好笑嗎?!要不然,他為什麼兩次都笑成這樣?!

蕭蕙郁漲紅了臉,才想撇開身子決定不再理他,卻沒想到腳都還沒有跨出一步,竟又讓他寬厚的大手一把拉了回去。

「對不起……」在意識到自己的失禮之後,韓霽反射性地便是一聲道歉:「我真的不是在笑妳……」

「我不要理你了啦!」蕭蕙郁嘟了嘴:「以後再也不要吻你了啦!」連續這麼被他笑兩次,她的自信心大大受挫!叫她以後怎麼還會有勇氣靠近他的嘴唇嘛!

卻沒想到,她都還來不及做任何的反應,他溫熱的嘴唇竟又在這個時候壓覆上她半張的紅唇,侍機探進她不及合口的唇瓣裏。

他以一隻手順勢地環上她的腰際,讓她絲毫沒有任何逃脫的餘地,而他靈活的舌,更是放肆地在她的口中探索,試圖攫盡所有的芬芳。

他的舌是那麼地狡猾,每一個蠕動,都能夠輕易地挑起她的感官神經,她只感覺所有的意識像是要讓他這麼給剝奪了,思緒也逐漸地讓加熱的體溫蒸發……

天啊──沒有人告訴她接吻會是這樣的感覺啊?!

為什麼,所有身體的感官像是在瞬間被釋放了某種能量,似乎他的舌在她口中停留的時間愈久,她就愈是變得眷戀。

身體的體溫不斷地加溫,透過他的擁抱,她彷彿渴望得到某種解脫……

這究竟是什麼樣的感覺?

為什麼……她覺得自己好像會因此而燃燒?

「呼……呼……」

一直等到他慢慢地拉開自己的身子,她急促的喘息聲竟然成了空氣中唯一的一種聲音。

她窘紅了臉,努力地試著拉回自己亂無章序的呼吸,卻在這個時候,聽見他傾在耳邊傳來的一聲淺笑。

「接吻……」他的語氣如挑逗般地劃過她的耳際,刻意地在她的頸邊引來一陣酥麻:「……這樣,就可以了。」

他……

原來不只有接吻才會讓人臉紅心跳,就連言語也可以讓人呼吸加速。

此刻這麼看著他英俊的臉龐,她竟然不知道該怎麼反應,真的是戀愛才會讓人有現在這樣的感覺嗎?

要不然,為什麼她明明沒有喝酒,竟也感到一股濃濃的醉意呢?

 

*      *      *

 

「那就是一壘了嘛!」

 

羅姊的笑聲在沒有人的店裏顯得十分響亮,只不過她這麼一笑,反而讓蕭蕙郁的臉又紅了大半。

就算店裏面現在沒有人,但這種笑法也太誇張了吧!

「羅姊!」蕭蕙郁紅著臉,趕緊拉了拉羅姊的衣袖:「小聲一點啦!丟臉死了!」

「幹嘛小聲啊?」羅姊臉上的笑容絲毫沒有因此而減少:「反正店裏又沒人!難得妳又登上一壘,應該好好為妳慶祝才對!哈!哈!跟夢中情人接吻的感覺一定很過癮吧?」

「羅姊!」蕭蕙郁一輩子沒跟任何人接過吻,卻沒想到才告訴羅姊一個人就得來這種被消遺的下場!

早知道會被虧成這樣,那當初就什麼都不說了……

「本來就是啊!」羅姊豪爽地拍拍她的肩頭:「看妳……什麼都好!第一個男朋友就是夢中情人,兩人交往不到幾個禮拜就到一壘!哈!再以這個速度繼續努力下去,相信很快就可以直拚本壘了!」

「羅姊!」蕭蕙郁這輩子還沒有像現在這麼難輒過:「都已經是什麼時代了,那還有人把這事比諭成跑壘包啊!」

「怎麼會沒有?」羅姊反挑了眉頭,一手五指也跟著數數了起來:「一壘是親吻啊,二壘是抱抱啊,三壘是就脫衣服囉!那四壘的話……」

「羅姊!!」

「啊呀呀!別一直羅姊來羅姊去的嘛!」羅姊笑著揮一揮雙手:「人家我才頂多大個妳幾歲,這麼讓妳叫來叫去,都給叫老了!」

「那就別再說下去了嘛!」要不然,她的臉鐵定會給燙傷的啦!

「哈哈哈!」看蕙郁的臉紅得像顆蕃茄似的,羅姊這才稍稍收回了逗弄她的口氣:「好啦!好啦!不逗妳了!不過妳得老實招來啊!他接吻的技術到底好不好啊?」

「他……」一想到他吻她時的那個畫面,蕙郁的話都還沒有出口,臉又燙紅了大半。

這叫她怎麼開口呢?

那樣的接吻技術應該算是好的吧!

除了那股令她昏厥的醉意之外,她幾乎什麼都不記得了。只知道自己即使在離開他溫熱的唇瓣之後,她仍眷戀在他結實的懷抱之中……

「唉呀。」還不待蕙郁開口,就聽見羅姊又開口:「問妳真是永遠都得不到答案耶!光是看妳臉紅成這個樣子,大概就可以猜出一半了!」

那是因為──她不知道該怎麼形容啊!

「哈!哈!」或許是因為羅姊的個性一向豪爽,所以很快地便為她抹去了那股尷尬:「看妳這麼純潔的樣子,實在讓人很捨不得逗妳耶!不過,再問妳一個問題,妳不會到現在還穿那種小花點的棉質內褲吧?」

內褲?!蕭蕙郁瞪大了眼;那有人問這種問題的啦?!

「幹嘛突然這麼問啊?」她低了頭,粉澀的臉還不忘咕噥;自己是的確還穿著棉質碎花褲啊!但那又怎麼樣!這種棉質的底褲的確是舒服多了啊!

「哈!哈……」就說蕙郁的喜怒哀樂都表現在臉上,此刻不用等她說話,羅姊也可以猜出答案:「當然要問啊!以你們這種速度,大概過不久也會玩到床上去吧!現在要不事先提醒,該不會到那個時候還準備穿著棉質碎花褲上床吧!」

「羅姊!!」老天啊!今天的話題是怎麼一回事啊?!怎麼……句句都是限制級啊!

「別老那麼大聲叫我啊!再繼續那樣叫下去,等會兒整個街頭巷尾都要學妳叫我羅姊了!」說罷,她傾身又朝蕙郁壓了近:「不過,說真的啦!有空看要不要去買一條黑色性感小內褲,以防不時之需啊……」

「羅──」

「叮噹!」

蕭蕙郁的話都還來不及出口,自動門的開門聲便斷然地打斷她所有說話的動作。

幾個客人看她張大嘴的模樣,反射性地都轉過頭來,而羅姊則趁著這個時候走出了櫃台之外:「好了,好了!工作囉!照我的話做的話,一定不會錯的啦!」說罷,在朝蕭蕙郁擠個眉頭之後便朝外面走了出去。

這……

蕭蕙郁臉上的溫度,似乎一點也沒有消退的打算,但礙於店裏有客人在,她也不能做任何的動作。

老天啊!這究竟是什麼非常話題啊!

沒事跟她講了這些話,這叫她接下來的時間要怎麼正常工作啊!

創作者介紹

心靈寫真館 | RUOWEN HUANG

駱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