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他有沒有打電話給妳啊?」

 

一早上班,羅姊就忍不住地問道,昨天見蕭蕙郁那麼有勇氣地把電話丟進那個帥帥男的塑膠袋裏面,她當然會很好奇那個男人到底有沒有打電話給蕙郁!

其實,她這個人啊,說大膽是一回事,真要叫她做這種事,她還做不出來呢!卻沒有想到搞半天,蕙郁比她還勇敢……

只不過,蕭蕙郁卻不像羅姊那麼興奮,昨天等了一整個晚上,別說那個帥帥男沒有打電話給她,她根本連一通女的電話也沒有!反倒是找子毅的電話響了一整個晚上!

害她的心情沮喪到最高點,到現在都還快樂不起來……

「沒有,」她沮喪地低頭:「根本沒有人打電話來……」

「沒有?!」羅姊像是不能置信般地睜大了眼睛:「怎麼可能?!這要是我的話,早就好奇地打電話問問看那個號碼是誰的了!」

「可是他又不是妳……」蕙郁一個白眼,又不能什麼事都老拿自己的標準來衡量……

「難到他一點都不會好奇啊?」羅姊還是覺得很奇怪。

「我怎麼知道?」她要是知道他會不會好奇,那她昨天晚上就不用等電話等得那麼辛苦了……「我又不是他肚子裏的蛔蟲……」其實,咕噥是一回事,說不定真當了他肚子裏的蛔蟲,還比她現在像個白癡來得好。

「會不會是丟塑膠袋的時候沒看見,」羅姊安慰似地又猜測道:「不小心弄丟了吧?!」要真是這樣的話,說不打電話給蕙郁還說得過去。

「可能吧。」除了這句話,蕙郁也不知道該怎麼接口;昨天自己還不是這麼猜了好幾個鐘頭,假若他真的是不小心弄丟了,那不打電話給她,她還覺得不會那麼在意,可是若是看見了,卻很不屑地丟掉呢?

那叫她以後怎麼還有臉去見他啊……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羅姊笑道:「那就再寫一張放進去啊!給他一連放個一兩百張電話號碼,鐵定會看到一張的嘛!」

「拜託!」蕙郁聽到這樣的話簡直就快沒昏倒:「妳還以為是幸運大抽獎啊!一連放個一兩百張?!」她就算臉皮再厚,也沒厚到那種程度啊!

「又有什麼關係?」羅姊傾近她的肩頭,有點曖昧地開口笑道:「反正妳做都做了嘛!再做一次有什麼差呢?!沒聽過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無三不成禮嗎?」

這……這種話怎麼可以用在這種地方啊?!

蕭蕙郁紅了臉,光是想到自己還要再這麼丟臉一次,她的心跳便不由自主地又加快了好幾倍!

這叫她……叫她怎麼還做得出來嘛?!

昨天這麼一做之後,整個晚上根本都睡不著覺,老覺得蕭家祖宗八代的臉全都讓她給丟光了!現在竟然還要叫她再丟一次?!她……她怎麼做得出來嘛?!

可是……

羅姊的話這又在她的腦海裏劃過;要是他真的不小心丟了,沒看到呢?

是啊,她不也一直問自己這樣的問題,要是他真的沒見到,當然不會打電話給她啊!問題是,就算真的看到了,他會打嗎?

這下子究竟該怎麼辦嘛?難不成真的叫她再寫一張電話號碼,丟進他的塑膠袋裏面嗎……

「叮噹

一聲門鈴聲的聲音,剎時地打斷蕭蕙郁所有的思緒,她猛抬頭,就見那個男人的身影這又從門的彼端走了進來!

慘了啦!她的心裏頭又是一陣慌亂;怎麼她都還沒有替自己理出一個答案,他就這麼出現了!

那……那她現在究竟該怎麼辦……

「咳!咳!」羅姊輕咳了兩聲,便傾身在蕙郁的耳邊輕道:「這裏先交給妳了,我到裏面點貨去。」事實上,只不過是不想在這裏當電燈炮罷了,說不定她這麼一走了之後,那個男的還會來跟蕙郁說個一兩句呢!她到最後再出來打聽最新行情就好了。

「羅姊……」蕙郁根本還來不及留她,就見她只是一溜煙的時間,便躲得不見人影,獨留她一個人站在櫃台後面,和店內韓霽高大的身影……

他什麼特別的動作也沒有,仍如往常一樣到冰箱前拿了罐咖啡,和一個三明治,便準備到櫃台前付帳。

反倒是蕭蕙郁自己一個人,像是作賊心虛似的,壓根子不敢抬頭看他。

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怕什麼,好像是怕他的眼睛會電到人似的,要不然,就是怕自己從他的眼裏看到那抹嘲笑的眼神,所以,她始終都壓低著自己的頭,連開口說話都莫名地變得結巴了起來……

「一……」她己經很努力地試著鎮定自己的情緒了:「一共是三十五元。」一雙烏溜溜的大眼,也只敢直盯著桌上的咖啡和麵包。

然後,她看見他的手伸進了自己的口袋,如往常一樣,掏了枚五十元硬幣放在櫃台桌上之後便等著找錢。

蕙郁拿了那枚五十元硬幣,很快地找了十五元的零錢想要放在桌面給他,卻沒有想到自己的手才一放下來,他那隻溫熱的大手竟順勢地壓了下來,嚇得蕙郁的膽子差點全沒了,反射性地便睜了一雙大眼,抬頭望向他那張過份性感的臉龐。

只見他朝她還以一抹超迷人的微笑之後,緩緩地便從自己的另一個口袋裏拿出了一張紙條──也就是蕭蕙郁昨天丟進他塑膠袋裏的那張紙條!

這……

蕙郁簡直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他竟然還留著?!

那,這會兒這麼壓著她,是不是……她連想都不敢想;是不是要找她來興師問罪的啊?!

慘了!慘了!她這下要怎麼辦?整個店裏面又只有她一個人,有誰要來救救她啊?!

「對不起啦──」人家都還沒有開口,她就急著先道歉:「我……我不是故意的啦!下次不敢了!!」

她這麼一叫,反讓韓霽楞了一下,但沒一會的時間,他英俊的臉上又是那抹極具魅力的笑容,就連開口說話的聲音裏,都有抹叫人軟化的低沈溫柔:「我沒有要罵妳啊,為什麼要道歉?」

「嗄?」

他的話讓蕭蕙郁抬起頭來,腦子裏還在過濾他的話;他不是來罵她的?!那……那他拿這張紙條來這裏幹什麼?

看她的眼珠子,從抬頭看他,到低頭看向自己手上的那張紙條,韓霽臉上的微笑也不自覺地增添了幾分……「我只是來告訴妳,」他將手中的紙條又遞前了幾寸「妳留的號碼沒有寫名字,我該怎麼打電話給妳?」

「嗄?」又是一個讓她聽了變大嘴的答案!

他……他說什麼?!他……要打電話給她?!

見她有所猶豫,韓霽只好無奈地又接了句:「還有,」他著實愛剎眼前這個小女人臉上那抹多變的表情:「我還不知道妳的名字。」

事實上,大部份便利商店的店員都會掛著名牌的,但這間便利商店的規模顯然是太小,所以並沒有這種制度。

「蕭……」完了!完了!蕭蕙郁直在心裏頭低喊,怎麼一到了這種緊要關頭,她的舌頭竟然打結了?!「蕭……」她花了好久的時間,才把這簡單的三個字擠出了自己的喉間:「蕙……郁。我……我叫蕭蕙郁。」又怕他聽不清楚,她最後又整個組合起來說了句。

「蕙郁?」只見男人的眼角半彎:「很美的名字。替我寫下來好嗎?」說著,他又遞近了紙條。

「好……」蕙郁連回答都不自覺地變得發抖,她怎麼做夢也沒想到,他竟然會來問她的名字啊!這下害她連拿著筆的手,都跟著神經一起發抖了啦……

一直等到她好不容易把自己的名字寫完,男人拿著她的紙條望了眼,這又肯定加讚賞地說了句:「果然是個很美的名字。」然後,他摺起了紙條,放進了自己的口袋:「我會找個時間打電話給妳。」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但也先得等他手上的事情告一個段落之後再說。

沒法子,誰叫他長得好看是一回事,這些年來,大把的光陰都耗在工作上面,怎麼也不是風流倜儻的花花公子!

只不過……他暗自一聲淺笑,他對眼前這個女人真的非常的有興趣……

「等……」一看見他似乎轉頭就準備離開,蕭蕙郁這又急急忙忙地開口說了句:「你……還沒有告訴我你的名字!」這幾個月來都叫他帥帥男,總不能像現在都開口說話了,還繼續叫他帥帥男吧?

韓霽回了頭,只是半挑高了眉頭,那抹低沈得令人著迷的語調才又緩緩地開口:「韓霽。」他耐心地又為她說了遍:「雨齊霽,是個單名。」

韓……霽……

光是這兩個字,就像是要在她的心裏頭印下烙印似的,不斷地在她的腦海中自動重覆。

老天啊!他簡直就像是小說裏面才會出現的男人嘛;那有人長得這麼帥,竟然還有一個這麼美的名字啊?!

上帝造物,也造得太不公平了吧?

「就這樣,」她的思緒還來不及告一個段落,就見他揮揮手一聲:「明天再見。」說著,轉身便朝自動門的方向走了出去。

反倒是她,小腦袋瓜子裏還是一大片的空白……

「怎麼了?」羅姊一聽到自動門的門鈴聲響起,便急忙地自店員室裏頭探出頭來問道:「現在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他到底有沒有收到妳的紙條啊?!」

怎麼盡看蕙郁一個人站在那裏發什麼呆啊?

而她,根本什麼動作也不能做,就只能傻傻的點頭;有沒有收到紙條……呵,呵,她連神經都在傻笑;他還問她的名字呢……

「點頭是有啊?」看蕙郁一個字也沒開口,羅姊只好瞎猜:「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嘛?!」看她這種蕭氏傻笑法,看得她羅姊都糊塗了。

現在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嘛?害她現在這麼好奇,蕙郁真要再繼續這麼給她笑下去,那她鐵定就沒轍了……

可是,現在的她哪還能說什麼話呢,滿腦子裏全是他那張笑起來好迷人的臉,和那個聽起來好美的名字韓霽。

 

*      *      *

 

蕙郁一回到家之後,便急著上網找網友傑倫道謝。

本來還不存什麼希望的她,真的沒有想到他這一招這麼有效,竟然讓暗戀三個多月的男人來跟她說話?!

老天!她現在光是想到他聲音裏那抹低沈性感的語調,一張粉臉又不禁地羞紅;他不但人長得好看,名字取得好聽,竟然連聲音都那麼地性感?!

有……有誰還可以比他更百分百啊?!

這下子他連她的名字都有了,害她也不得不在心裏頭暗喜道;他會不會真打電話來給她啊?!

所以她一上了即時通訊,想都不想地,隨手便打了句:「謝謝!」

只見隔一會的時間,螢幕上傳送回來的,是傑倫疑惑的字眼:「謝什麼?」

「謝謝你的方法啊!就是教我把電話丟進塑膠袋的事……」她等不及地向他報告戰果:「我真的把電話丟進了塑膠袋呢!他今天早上還來問我的名字呢!!」

原來……

電腦彼端的韓霽一看見她所傳回來的字,心裏頭不禁一陣暖意;原來,世界真的這麼小……

一開始還在心裏頭有所質疑的韓霽,這會兒是百分之百的確定了!

透過電話線的電腦傳輸,讓人看不見他臉上此刻那抹誘人的笑容:「既然是我的方法,當然有效啊!」他還大言不慚地寫道。

誰叫他就是那個被試驗者呢?!

如果連他這個被試驗者所給的方法都沒效,那他不知道還有誰會比他更了解自己了……

「是啊!」蕙郁的心情到現在還處在興奮狀態:「既然第一招有效,那以後還要多多向你請教呢!」但她怎麼也不可能想到,此刻坐在電腦彼端與她聊天的傑倫,原來就是她心裏頭暗戀己久的韓霽……

或許是因為自己對她還有那麼一點興趣,透過網際網路反而可以更加清楚地知道她的想法,再加上現在難得又處在這麼有利的狀況,讓韓霽暫時決定不向她透露自己的身份。

「男人其實都是一個樣!」他暗自偷笑:「妳以後要是還有什麼問題,就來找我吧!我保證我給妳的每一招,一定招招有效!」

廢話,既然是他出的招,用在他的身上,當然會有效!

連他自己坐在電腦前面,都有種想笑的衝動……

「真的嗎?!」天真的蕙郁還欣喜若狂地回了句:「那以後還要請你多多幫我了呢!」至少,他給的第一招就很有效啊!

「那有什麼問題!」這下子,韓霽真的忍不住地笑了:「我一定會幫妳的!」

其實,與其說是在幫她,倒不如說是自己對她那顆小腦袋瓜子裏想的東西,十分的有興趣吧!

若這麼一直偽裝傑倫的身份,是否可以清楚地知道她對自己究竟是怎麼樣的想法,也可以第一次不用透過金錢的背景,去認識一個女人……

「那……」蕙郁似乎又有所猶豫地寫道:「如果他真的打電話的給我話,那我要怎麼辦啊?」電話給了,名字也給了,要是他真的打電話來,那她是不是還要有下一步指示啊?!

怎麼辦?

電腦彼端的韓霽半挑了眉頭:「那就約他去淡水好了!」

淡水?

蕭蕙郁輕蹙了眉頭,為什麼傑倫建議她帶韓霽去那種地方?

「我以為……男人都不喜歡去那種人擠人的地方?」

卻沒想到話才一傳過去,就得來傑倫一句開玩笑似的話:「如果是那種丟紙條有用的男人,一定會喜歡去淡水!」

有……有這種理論的嗎?

看著電腦前的字,蕭蕙郁只能張口結舌,女性雜誌上常常看到各式各樣的男人,但從來沒看過一種男人叫"會收紙條的男人就會喜歡淡水啊"?!

傑倫到底是說真的?還是跟她鬧著玩的啊?

「你不是在開我的玩笑吧?」因為他寫的句子實在太叫人質疑了,害她不得又半信半疑地問了句!

「我的第一招不都有效了嗎?」彼端的韓霽此時再也掩不住臉上的笑,只能暗自慶幸此刻看不見對方的聲音或影像便利:「所以約他到淡水一定沒錯的!最好還記得帶他去吃街角那家的鐵蛋!」

「鐵蛋?」

這下子,她又真的搞糊塗了,怎麼這下子又提議要吃鐵蛋?

有……有人約會特地到淡水吃鐵蛋的嗎?

「一定不會錯的!」傑倫又是肯定的一句。

「可是……」

正當螢幕前的蕭蕙郁還在猶豫不決的時候,卻看見傑倫在這個時候突然冒出一句:「我臨時有點事,得先走了。要是約他去淡水沒有效,那妳再回來找我好了!再見。」

根本還不等她再回下一句話,即時通訊裏己顯示他離線的狀態。

這……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望著眼前殘留的電腦畫面,蕭蕙郁這下子全都搞胡塗了!

他一定是在甩她的吧?

要不然,那有男人喜歡到人擠人的淡水吃鐵蛋的啊?!

 

*      *      *

 

「我很喜歡淡水……」

 

疑?

韓霽突而其來的一句話,讓蕭蕙郁一張小嘴剎時大開。

本來還以為這個主意鐵定會讓韓霽對自己的印象大打折扣的她,萬萬沒有想到他竟然會說出這樣的一句話!

周末的淡水一向是人擠人的地方,無計可施的她,在韓霽打電話來的時候,只好斷然地採用了網友傑倫的建議,與他相約到淡水。

先別說光找停車位就浪費了一個小時,這擁擠的街道根本一點也不符合浪漫原則裏的任何一項標準,而他,竟然就在這個時候說他喜歡淡水?!

她到底有沒有聽錯啊?

還是傑倫那套丟紙條有用的男人鐵定喜歡去淡水的理論,真的有效?!

還以為一向喜歡白色系穿著的他,鐵定喜歡去那種消費頗高的高級場所呢!

害她整整花了幾分鐘的時間,才好不容易找回自己的聲帶,連開口都無由地感到尷尬了起來:「呵……呵……」她覺得自己好像白癡似的只能乾傻笑:「真的嗎?」怎麼覺得尷尬就算,竟然還跟著心虛了起來。

要是他發現,這個建議還是出於一個網路軍師的話,不知道會是什麼想法喔!

只見身旁的韓霽在輕揚了嘴角之後才又開口笑道:「淡水的夕陽一向有名,就算不是來這裏看海,這裏的小吃也都不錯。」

「呵呵……」她還是只能傻笑:「是啊。」她怎麼會說不對呢!要她的話,也很喜歡吃淡水的小吃啊,只是從來沒想過,韓霽也會喜歡吧!

可能是暗戀得太久,潛意識會不知不覺地將他聖人化吧!

「……還有,」韓霽笑了一會後又接口:「這裏的鐵蛋也很好吃。尤其是……」

「街角的那家?」

好像是碰運氣似的,蕭蕙郁順口便是一句。

沒想到得來的卻是韓霽不可置信的眼神,在望了蕭蕙郁好一會之後,竟然像是遇到同好般地還了一抹溫柔的笑意:「妳也喜歡那家的鐵蛋?!」

天啊……

那個傑倫該不會是靈媒吧?!要不然,怎麼樣樣都讓他說中了?!

「是……」她回答得好尷尬:「是啊。」天知道她根本不知道街角的那家鐵蛋是那家。

「那就走吧!」

沒想到她的話都還沒有說完,韓霽早己自然地握上她的手,帶著她朝街角那家鐵蛋的方向前進。

就在他炙熱的體溫覆滿她的手掌之時,沒想到她原本還算平靜的臉頰,竟在瞬間像是著火般燙熱了起來。

管他這種世界級俊男是不是真的喜歡吃鐵蛋,只要這一刻,他能夠一直這樣握著她的手,那就夠了……

 

*      *      *

 

「哈!」

 

逛完了淡水著名的市集,兩個人便一同到了附近的海邊。

蕭蕙郁站在岸邊,任著海水掠上她的腳,喜歡那種說不上口的清涼感,她轉頭望向身後的韓霽,半彎了眼角後才半開玩笑地開口:「……聽說國外的海都比較藍,也不知道是真的還是假的?」

韓霽半挑了眉頭,輕笑了一會之後才慢慢地朝她的方向走近,自己倒是從來沒有聽過這種理論:「妳沒有出過國?」

「有啊,」她又轉頭望向那片遙遙無際的海面:「不過每次出去,我媽都忙著購物,自然就不會把時間浪費在海灘上!」看著海波又朝自己的腳前推了上來,蕙郁很下意識地便退後了一步,卻不知道韓霽是什麼時候走到她身後的,竟讓她這麼一退後,就不偏不倚地跌進了他的懷裏……

「啊!」

一意識到自己的背碰到他結實的胸膛,她便像著火似地跳了開:「對不起……」她紅透了臉,心裏頭還在低吟;怎……怎麼會碰到他呢?!

只不過,沒等她跳得多遠,韓霽一個伸手便將她的手腕拉了住,他沒有開口,反以他深邃的眼眸牢牢地鎖住她所有的視線。久久,低沈的語調才半開玩笑似地接道:「妳準備一直這樣子躲我嗎?」

躲……

讓他這麼一問,蕙郁剎時又是一個愕然,她……她哪有要躲他?!他沒躲她,她就要偷笑了,她……怎麼可能躲他?

「沒……」她花了好大的勇氣才將喉間的話擠出口:「沒有。」

她只不過是……只不過是暗戀得太久,只要一碰到他,身體就像是讓人燙到般的發熱罷了!

「真的沒有?」他不相信地又問了句,跨開了一步,剎時與她又是咫寸的距離……

「當……」奇怪,怎麼他愈靠近,她就愈說不出話來似的,音量竟然也愈變愈小聲……「……當然沒有。」

「那麼,」他又是一聲淺笑:「我要是想吻妳的話,妳也不會躲了?」

吻?

當然不會……

她在心裏頭很反射性地答了句,但在意識到他在說些什麼的時候,她的雙眼也不自覺地大睜;什麼?!

蕭蕙郁才正準備要搖頭,可這個字才剛劃過她的腦海裏,便讓她的所有動作成了暫停動作!

什……什麼?!

她還是遲遲無法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剛剛說了什麼?!他……他竟然說要吻她?!這……

她睜大了一雙眼睛,抬起頭滿不置信地望向他一張極具魅力的臉龐,就見他的手撫上她的臉,身子緩緩地低下,在她還來不及做任何的反應之前,他厚實的唇瓣早己輕覆上她驚愕得半張的紅唇,攫取她來不及出口的話。

這……

蕭蕙郁的腦海裏剎時形成一大片的空白,這究竟是什麼樣的感覺,為什麼一顆跳動不安的心在觸及他雙唇的那一瞬間,竟全都變得靜止不動似的。

腦子裏也像是失去了思緒能力一樣,只能睜著一雙大眼,楞楞地任著他一張溫熱的唇,從唇瓣暖到她的心裏頭。

她雖然常看小說裏女主角讓男主角吻得昏厥,但卻不知道竟然是這種感覺。

就像是……要將她整個靈魂連根拔起似的……害她不得不在心裏頭自問;這種感覺正常嗎?要不然,為什麼她什麼也不能思緒?

還有,她現在究竟該怎麼辦?她該吻回去嗎?

所謂的吻回去,是不是照著他動作做啊?

慘了啦

要像她現在這個樣子,連動都不知道該怎麼動,他是不是會發現這是她的初吻?!如果真讓他發現了,又笑她幼稚不成熟的話怎麼辦?

不成!她肯定地在心裏頭重複道;鐵定要給他吻回去的!至於要怎麼做,那就依樣畫葫蘆好了……

可是,她的舌頭才剛學著他要伸出來,卻沒想到韓霽竟然噗哧一聲,在她眼前笑了起來。

他……

蕭蕙郁的粉臉,因他的動作滿是一片燥紅;難……難到她又做錯了嗎?要不然,他為什麼要笑成這個樣子?

韓霽不能言語,但一張英俊的臉龐卻在這個時候笑得好開心。

他長這麼大以來,還沒有見過哪一個女人像她這般逗趣,別說她生澀的樣子讓人一看就知道這是她的初吻,就連她的每一個反應,都讓他覺得好有趣,若說自己一向不是個調情聖手,那麼在這個女人面前,他簡直就成了世界級高手了。

望著他這麼半低著身子猛笑的樣子,蕭蕙郁先是一陣莫名,但沒一會的時間,一股咕噥似的抱怨便取代了她所有的情緒。

好吧……

就算他笑起來真的很好看,但他也不能這麼笑她啊!這……這可是她的初吻耶,沒掌聲鼓勵也就算,用不著笑得這麼用力吧?

蕭蕙郁紅了臉,一張小嘴也不自禁地半噘:「有……那麼好笑嗎?」問句裏多了抹不平衡的口氣。

好笑?

韓霽也說不上來,其實只要是這個女人的一切,全都讓他覺得有趣,但不是在笑她啊,不過是心裏頭那抹情緒,讓他情不自禁地想笑……

「不理你了啦!」

初吻都獻給他了,還讓他笑得像個白癡一樣,蕭蕙郁再怎麼丟臉,也不會像此刻這麼難輒了。

轉個身,才想自他身邊走開,卻沒想到一股力量又將她拉了回去。

他一個拉扯便將她緊緊地擁進了懷裏,又愛又憐地將頭埋進她的髮中,愛剎她未經世事的羞澀,愛剎她的半賭氣的小嘴,也愛剎她依樣畫葫蘆的吻。

一直到這一刻,韓霽才發現自己,自己老早讓她這副惹人疼的模樣,牢牢地吸引住了。

從第一次見到她,到三個多月後的今天,在現實生活裏,在彼此見不到面的網際網路上,他的注意力,在不知不覺中全都讓這個小女人給吸引去了……

「叫我怎麼捨得像妳這樣的女人……」

他輕嘆地在她的頭上輕語,但話才一出口,便又讓蕭蕙郁變得不知所措;

他……他說這話是什麼意思呢?

雖然這應該才算她們第一次的約會,可是為什麼在那麼一瞬間,她卻感覺彼此早己認識了很久呢?

這樣的感覺究竟是什麼?

為什麼到了這一刻,她再也無法用言語來形容了呢……

創作者介紹

心靈寫真館 | RUOWEN HUANG

駱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